原标题:一个女人最苦能有多苦?她说:我不能倒下,我身后空无一人

那天早上我刚到公司就接到金娇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她就开始哭。

图片 1

凡事须敏于言而慎于行。在别人面前滔滔不绝,看似是展示自己,其实是你赤身裸体暴露在他人的目光下。话不在多,在于份量,有时沉默是一种自我保护,言多必失,别让心中的那些隐私无处遁形。事前必三思,事中要坚韧,事后莫悔恨,只有眼光看远些,脚步坚实些,人生方多些圆满,少些遗憾。

作为一个女人,最苦能够有多苦?

图片 2

我不能倒下,因为我身后空无一人。

缘来是你,缘去是空,这世间原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永恒,前世今生,都只不过是你我各自的修为罢了。所谓惜缘,不是紧紧去抓住爱恨不放,而是:相遇时,彼此善待;相别时,亦勿伤害。如是而已。

或许在众多女星中,讨论度最高的大概就是她——

她说:“我撑不下去了。”

多久了,扯着平凡的大旗理直气壮的不努力,躲在懦弱的阴影下,悠然自得的没心没肺。

图片 3

惠英红。

金娇是我的同乡,她们姐妹三个,她是家里的老幺,两个姐姐都嫁到了重庆。

时间很快,快的来不及思考现在愚蠢的自己,快的让人忘记了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而不应该做什么。不好意思,你不用再责备我,我已经给自己判了刑,如果有期限,我希望是无期。

人生不易,珍惜拥有,感谢经历!命运有一半在你手里,另一半在上帝的手里。不要因为困境就低下了头,只要我们拿起梦想的剪刀,用坚强去剪碎它的网,就能冲出心中的迷惘,到那时,你会发现,那时的天空格外的美!

图片 4

毕业后她跟同班同学结了婚,孩子生下后她老公就跑了,说是要追寻梦想。

可是,我不能倒下,因为我身后空无一人。

不要让爱成为一种伤害。有一种爱明明是深爱,却表达不完美;有一种爱明知道要放弃,却不甘心就此离开。如果你不爱一个人,请放手,好让别人有机会爱她。如果你爱的人放弃了你,请放开自己,好让自己有机会爱别人。

摄影圈的人都说,最考验演员与摄影师的就是大红色。浓烈张扬的颜色一定要相当的阅历和经验才能镇得住。

一个女人带个孩子,难免被人指指点点。

感性的迷茫的活了二十几年,一直活在自己营造的堡垒中,团团包裹着脆弱敏感的心,不敢随意碰触,也就不曾受伤。曾经,我以为我会一直很冷淡的处理任何事,任何人,我以为我的心已经冷冰。你偶尔的哭泣和闷闷不乐,我权当视而不见,也未曾起身安慰,因为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无能与逃避,我的堡垒太小,只容得下我自己一个人。

图片 5

惠英红拍的这一套就是大红色。

第二年,金娇的父亲在村里的人议论声里去世了。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同时,我的玻璃心,也破碎了。

人生要学会知足,但是不要轻易满足。我们这一生,要走很多条路,有笔直坦途,有羊肠阡陌;有繁华,也有荒凉。无论如何,路要自己走,苦要自己吃,任何人无法给予全部依赖。

图片 6

她的母亲身体也不好,而且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身边更是离不了人。

碎了就碎了,本来就是肮脏龌龊矫情的,让人反胃,让人恶心。撕去伪善的面具,揭下千疮百孔的内心,第一次坦露在你的眼前,或许你早已看穿,只是为了保护我,迎合着我那可怜的自尊。而我沾沾自喜,为自己成功的伪装喝彩,像一个小丑,一个让人深恶痛疾却又失望透顶的小丑。

心灵安顿了,平衡了,丰盈了,我们的人生也就快乐了,美好了,无憾了。日出东海落西山,富也一天,穷也一天;月缺月圆到年关,忧也一年,喜也一年;痛也一天,乐也一天,何不快快乐乐过一天;生活不钻牛角尖,人也舒服,心也舒坦。

少了明星追求的润泽,平滑。惠英红的时装大片都和她这个人一样,充满了岁月拳拳打磨的颗粒感。

金娇虽然有学历,有能力,但只能牢牢锁在乡下,锁在母亲身边,锁在几亩田地上,哪里都去不了。

我在生活的沼泽地,越陷越深,喝再多鸡汤,也不能使我有力气挣脱。

图片 7

图片 8

金娇是个很要强的人,纵然晚上蒙头痛哭,白天也照样笑脸迎人。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烦恼,明知有些事不能做但就忍不住会去做,而且给自己找一个合情合理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做。我就是这样的人,明知抽烟会让我更糟糕,会让人讨厌,还是忍不住去抽;明知朋友聚会没那么重要,也想着法的出去聚,好像一群失意的人在一起发癫就能找到安慰似的;明知未来那么多必须要完成的诸多“不可能的”事,现在还是选择怎么舒服怎么过,期待着明天会更好;明知会让女人伤心,还忍不住发泄自己失败者的怒气,就像蛮不讲理的流氓。

做人越简单,生活就越宁静。心有多宽,人生的路就有多宽。生活就是如此,它不断地将礼物送到你的手中,而接不接受就在你自己。当然,机会也不是靠等来的,总是等待机会,就会失去机会。

同样是经历岁月,有的人幸运地像是水里的鹅卵石,被静流冲刷得光净圆滑。而惠英红则是像被时间一拳又一拳地重击,被迫地去自我锻造,将自己这块真金一次次放进火里锤炼。

给我打电话这天,是她父亲五周年的祭日,日积月累的委屈一股脑涌上来,她几乎快崩溃了。

如果我是我的女人,我会打死这样的男人;但是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时候,宽恕总会来的轻而易举。失败者的劣根性是那么根深蒂固,自我救赎的道路是那么漫长,认清自己的过程是那么艰难。

踏踏实实做人,实实在在办事。人生总是充满讽刺,让人费解。总要伤了心,才明白什么是快乐;总要喧哗后,才懂得宁静难得;总要有些人不在了,才发现TA在身边有多珍贵。

图片 9

她说,“那个男人跑了之后我只是恨他,但父亲走了之后我感到天都塌了。为什么所有的不幸都降到了我的头上?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担子都落到了我一个人的肩上?人跟人的命怎么这么不一样?”

事到如今,除了自责与责骂,我想更需要一个清晰的计划,一个有希望看到未来的规划。我很庆幸,我并不孤单,即使我曾经疏忽了,而你一直在我身边,还未离开,谢谢你的不离不弃,谢谢你还愿意给这样的我一个机会。你那么努力的在前行,而我怎么可以当你的包袱,总有一天,我会与你并肩奔跑,在那充满希望的道路上,迎着光亮。

图片 10

去年凭借《幸运是我》中扮演的患有脑退化症的孤独老人“芬姨”,惠英红一举拿下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但我却无法安慰她。

再一次告诫自己,我不能倒下,也不能停滞不前,倒下和停止的代价需要我的家人去承担,需要我的爱人去承担,他们已经做的够多了,已经做的够好了,给了我一个风雨不侵的成长环境,给了我一副还算健康的皮囊,给了我许多受之有愧的关爱,而且一切显得那么理所当然,更可恶的是,我也觉得理所当然,想想是多么不成熟,多么讨人厌,这种人在电视剧里面,最多也活不过两集吧?

人生匆匆,转瞬就是几十年,一路走,一路聆听。人生,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何必用这一颗不平的心,作践了自己,伤害了岁月。生活中,不妨养成”能有,很好;没有,也没关系”的习惯,便能转苦为乐。活着,就是一种修行!

发表获奖感言时,惠英红句句不离自己的母亲,在颁奖之前的几个月,惠英红的母亲因为患有和“芬姨”一样的认知障碍症,离开人世。

我知道,到了一定年龄,别人的帮助都是杯水车薪,除了靠自己死撑,别无选择。

一直用自己的标准判断这个世界的人和事,遇到不同的标准总是下意识的反驳与争论,总是一副老夫子的自以为是给别人建议,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在别人的人生中指手画脚,这是习惯了吗?还是为自己不信心找一个恰当的自我安慰?仿佛告诉自己,“哝,你看,还有人过的比你更不如意,你还算不错了。”

我怎么能倒下,我身后空无一人

图片 11

电话挂了之后,金娇发了一条信息给我:别担心,我不能倒下,我的身后空无一人

失败者总是喜欢找一些别人的失利来安慰自己,满足自己可怜的优越感。

人生如梦,不是梦,因为太真实;人生如水,不是水,因为太苦涩。人生的路,总有几道弯,几道沟,几道坎;生活的味,总有几分苦,几分酸,几分涩。重要的是懂的调解,路不通时,试着拐弯;压力大时,学会排解;心不快时,找个角落发发呆;要的得不到,选择知足;求得不如意,试着妥协。

母亲在惠英红的一生中,扮演了当之无愧的女主角。

我不奢求未来能富可敌国,造福人类,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我只希望在几十年后,再次回首往事,能做到无愧于心,无愧于家人,无愧于爱人,无愧于给我鼓励给我希望的人。

惠英红出生在山东诸城的大户人家,幼时生活无忧无虑,富贵闲适。但文革期间全家遭到清算,祖母被活活打死,父亲只能带着妻儿逃亡香港。

-end-

香港的日子并不好过,惠英红的父亲从家里带出来的几箱黄金被人骗走,其他的小妾也都散的散,跑的跑。

图片 12

唯独惠英红童养媳出身的母亲不离不弃,当惯了大少爷的父亲拉不下脸面外出做工,家里的哥哥姐姐被卖去学戏,惠英红和妹妹就被母亲带上街乞讨,或者跑到湾仔卖口香糖。

这时候惠英红不过三四岁。

图片 13

“那时候,睡街上,没学上。每天在街上跑十几个小时。”惠英红后来如此回忆。在这段艰难时光里,惠英红一家人居无定所,住在临时搭建的木屋里,但是木屋也被台风吹塌。

“每次下雨都叮叮当当的,但那一天突然就看到天空了,所有东西都给吹走了,当时我们一家四口从山区一路往下走,在湾仔的一处楼底躲了起来。”惠英红一家在那一躲就是一个多月,每天吃的是客人的剩饭剩菜。

图片 14

后来惠英红被妈妈带着走出了桥洞,来到了湾仔的红灯区。

当时越战爆发,美国加入南越阵营攻打北越,所以有不少美国大兵来香港度假,惠英红就给这些人卖口香糖。

“我嘴巴很甜,会逗别人开心,所以赚得最多,别人八个小时卖不到100
块,我四个小时就卖了200 块。”

图片 15

但是惠英红自己清楚,不能一辈子都混在红灯区里卖口香糖,天天看着那些妓女,嫖客,大兵酗酒,打架,甚至嗑药致死。

她要走出湾仔,就像当初母亲带她们走出桥洞一样走出去。

当时有个术士给惠英红看手相,说她是公主命,可惜是落难的公主。

当时惠英红的反应很奇妙,她说“落难的公主也是公主啊,挺好的。”

图片 16

然而从四岁到十四岁的她,是不是公主不知道,反正一直在逃难就对了。

就算是要从湾仔“走出去”,也只能选择去舞厅跳舞这种“不入流”的方式,不过所幸惠英红当时跳的舞还是京戏居多,教她的老师,正是甄子丹的母亲麦宝婵。

图片 17

十四岁那年,转机突然来临。在惠英红跳舞的那家舞厅,有一天迎来了一位叫张彻的导演,他看着惠英红,眼前一亮,当即就叫坐在旁边的午马去问惠英红,有没有兴趣试个镜。

惠英红当然是万分愿意的,但是家里人不同意。文人出身的父亲就不必多说,母亲也对当演员收入锐减有些想法。

毕竟当时跳舞一个月可以赚1500,足够养活家里一家老小,但是当演员就只有三分之一不到,区区的五百块确实难以维持生活。

但惠英红当时就是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成功,一定可以。

图片 18

惠英红顺利地进入邵氏,演了《射雕英雄传》里的穆念慈。张彻带她入行,随后的几场戏又让李翰祥对她印象颇深,惠英红在邵氏的日子越发滋润。

但是真正让她事业跃升的则是另一位贵人,刘家良。

图片 19

刘家良做过张彻的动作导演,对动作戏很有一套。当时在拍《烂头何》,惠英红原本的角色就是个没几场戏的妓女。

但是当天一场女主角和烂头何对打的戏,只打了几下,女主角就觉得太苦,当即落妆回家了。

刘家良只能现场重新挑人,惠英红之前在舞厅和麦宝婵学习京戏的功夫正巧全都排上了用场,刘家良发现这个靓女不仅长得好看,还能打,就直接用了她。

图片 20

当时的香港电影正是武打片的天下,太缺少女性武打演员了,尤其是惠英红这种长得漂亮又敢打的女孩。

惠英红有多敢,有多拼呢?

当时开拍《八宝奇兵》需要惠英红的角色直接从十六楼跳下来,不是十楼,不是六楼,是十六楼啊。

图片 21

替身当时死都不肯做。惠英红直接就说,“好吧,不要耽误了,我自己上”

当时那个楼是老式的旧房子,往下跳时,惠英红擦到了晒衣服的架子。当时只穿了一件像背心一样的保护壳的惠英红,很多铁圈都擦到了硬壳子,壳子磨断了,碎片就直愣愣地插进骨头里,而惠英红咬了牙,一条条地接着拍。

为了武打戏这么拼,男演员是成龙,女演员就是惠英红了。

图片 22

当年惠英红在香港影坛可以说是风生水起,但一旦人红了,尤其是女人,看客们谈论着她的优秀,但更喜欢用旁门左道揣测惠英红那些用血用泪换来的优秀。

人们首先怀疑的是刘家良,直指刘家良“宠爱”惠英红,两人的不正当关系才是惠英红称霸武打片的关键。

这种言论惠英红装作充耳不闻,但后来被媒体逼急了的她,直接态度明确的回应“没有,我们真的没有。他老婆每天都在旁边的,拜托!”

和恩师刘家良无中生有,但是和当时小她七岁的黄子扬倒是真的。

图片 23

这段恋情不仅是姐弟恋,还是女强男弱。

惠英红当时是影坛的大姐大,武打片第一女星,而黄子扬呢,基本就是查无此人的状态,提起他都是“哦,惠英红的小男朋友啊。”

但是当时的惠英红却到处为黄子扬牵线搭桥介绍资源,还嘱咐各位导演,制片不要告诉黄子扬,但次数多了,黄子扬还是知道了。

但是黄子扬并没领情,反倒说了一句“你是大明星,你强过我,你根本瞧不起我”。

不知道是不是黄子扬一语成谶,当年他眼中的大明星惠英红在1988年,失业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功夫电影走向了没落,没人再看那些大大杀杀的武打戏,提到影坛第一“红”,也不再是刚硬做派的惠英红,而是另一个人间富贵花,钟楚红。

图片 24

当年惠英红才28岁,手里捧着22岁那年凭借《长辈》拿下的金像奖奖杯,和一杆无处安放的长枪,她再一次感到了无所适从。

她是演惯了女主角的人,也习惯了各种荣誉与褒奖,除了帮自己的男朋友,她从来没有自己上门找导演约戏,戏都是自己找上门来。

当时的惠英红好像再次回到在湾仔卖口香糖的时光,命运一拳打过来,怎么办?

唯有变,唯有反击。

图片 25

惠英红决定去巴黎自费拍一套全裸写真,这个决定在当时可以说是极其大胆。当时的男朋友听到这个消息甚至连原定好的聚会都不让他参加,后来更是直接分手。

但惠英红后悔了吗,并没有,还酷的很。

“我敢说,人人都想做,只差够不够胆,可能个个都有在家中拍,不过我更好,有钱收。”

图片 26

几十年后惠英红回忆起这段故事,“以前大家都把我当男生看,我想说,我也是女孩子,所以拍了这本写真,把青春留下来。”

但当时如此豁达乐观的惠英红,在拍了写真的巴黎行之后,还是没有从“失业”的失败中走出来。

她无法接受巨大的落差,日日沉溺忧郁,甚至把自己关在家中一个多月,不出门,甚至脸也不洗头也不梳。

所有的衣服都觉得不好看,照着镜子只觉得自己是“没用的”,“丑陋的”。

惠英红选择了自杀。这是她日后回忆起来,最错的一件事。

图片 27

不过万幸,惠英红被抢救回来了。

鬼门关走一遭的惠英红意识到,这不是真正的自己。

“我惠英红一向都很强,不管腿断掉还是受多重的伤都直接开拍,不该是这样,肯定有问题。”接受抑郁症治疗后,她开始尝试改变,开始主动联系老友为自己争取演戏的机会,主角配角都无所谓。

后来《无间道2》里的黑帮教父之女是她。

图片 28

《心魔》里控制欲极强的母亲是她。

图片 29

《僵尸》里的无家可归的神经病也是她。

图片 30

惠英红挨过了命运的这一记重拳,还给了一次漂亮的反击。

从原来的的直接女主戏,到现在什么戏都可以演,只要角色,剧本突出。

惠英红也极爱扶持新人导演。《幸运是我》、《血观音》都是小成本电影,惠英红就自降片酬,《血观音》只拿了四十万的片酬。

图片 31

“好多戏是收正常价,不过对新导演会不计成本支持。”

而这两部电影,一个让惠英红拿下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一个拿下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

至此,惠英红手里集齐三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金马奖,长春电影节,澳门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俄罗斯海参崴国际电影节,马来西亚金筝奖,亚洲电影大奖等诸多国内国际大奖。

图片 32

而且这里除了22岁那年拿到的一个金像奖,所有的奖项都属于49岁以后的惠英红。

当年拿下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的那个小女孩,这次又杀回来了,同样的美丽,却更加强大迷人。

图片 33

生活两个字很有意思,有的人是身体力行一口一步讨出来的生活,有的人生来优渥,是蜜罐泡出来的生活。而惠英红则是一拳一拳打出来的生活,你给我一记重拳,我就狠狠还回去。

或许在惠英红身上,那句烂大街的“杀不死我必使我更强。”才真正成立。

图片 3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