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晚上,灯刚亮起来的时候,教父朵谢梅又来把那个故事对孩子们继续说下去。
 

  “碧丽波的妈妈是一个王后,所以碧丽波一出世就是一个公主。
 

  “现在你们知道了,”教父朵谢梅第二天晚上对孩子们说,“为什么王后要用这许多女卫兵护卫那个漂亮的公主碧丽波。她真的害怕那个老鼠王后会回来,说得出做得到地把碧丽波公主咬死。
 

  玛丽舍不得离开那张放圣诞树的桌子,因为她在那上面发现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小人。这时候弗里兹把她那一队排列在圣诞树旁边的骑兵,已经检阅完毕,领着他们离开了这个阵地。那一班穿着军服、佩着军刀的家伙走了之后,人们才开始注意到这个一声不响的小人。他很耐心地等在那里,完全没有抢着要出风头的心思。
 

  “那个和我同名字的技师和那个天文专家,到处找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足足找了十五年,但是连踪影都找不到。他们到过什么地方,看见过哪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孩子们,如果你们要我说出来的话,我可以说它四个星期,但是我不打算从这方面说起。我现在便要直截了当地对你们说,朵谢梅技师到了最后,一天到晚都不开心,因为他犯了很严重的思乡病,这就是说,他非常思念他的故乡纽伦堡。
 

  “国王看见这个躺在摇篮里面的公主,欢喜得跳起来。他用一条腿站着,转了好几圈。他大声说:‘你们曾经看见过比我的碧丽波还要漂亮的小姑娘没有?’
 

  “朵谢梅技师的机器,对于那个非常机警的老鼠王后,始终不能够发生什么效用。还是那个晓得看天文的顾问出了一个好主意,要借助那一班公使参赞的力量,使得老鼠王后不敢走近公主的摇篮。是什么样的公使参赞呢?是那个做宫廷顾问的大公猫的一班儿子,因为它们晓得刺探夜里的一切动静,所以封它们做公使参赞。它们承担起这样重大的国家任务,不让老鼠王后走近公主的摇篮。为了酬劳它们的功劳,要那一班女卫兵好好地顺着毛摸它们,使它们舒服得叫起来。
 

  论外表,这小人的确有些经不起批评的地方,他的上身太粗、太长,和他那两条瘦削的腿实在是配不起来,尤其是那个大头,看来好像不是他的头一样。但是看见他穿的衣裳,你便知道他是一个很有见解,特别是一个很有艺术眼光的青年。他穿着一件紫红色的上衣,象骑兵军官的军服一样,挂着一些用白丝线结成的穗子,衣服上没一个钮子都是这样好看。他那条裤子的裤脚管上,也装饰着一些好看的扣子。尤其他那双靴子,看起来好像那个是大学生穿的,不,那简直是军官们穿的靴子。这双靴子穿在他脚上,妥帖得好比是画上去的一样。只是他背后拖着的那块窄窄的木板,画成外套下摆的样子,这倒是有些古怪。他头上戴的那顶矿工帽子,也有些不伦不类。但是玛丽心里想,教父朵谢梅身上穿的那件外套,和头上戴的那顶帽子,也不见得怎样高明。尽管是如此,他还是一个可爱的教父。玛丽同时又有了一个见解,就是教父朵谢梅穿上了像这个小人身上这样漂亮的衣裳,他也不见得会像这小人这样可爱。
 

  “那天他和天文专家在亚洲的一个大树林里抽旱烟,思念着家乡,几乎要发狂了。他说:‘啊,我漂亮的──漂亮的纽伦堡故乡,谁还没有看见过你,就算他到过伦敦、巴黎和多瑙河右岸那个小城彼得瓦带,他也不见得会真的开心,他必定会时常想看见你──你,纽伦堡──漂亮的纽伦堡,你有着很多开着窗子的漂亮房子。’
 

  “所有他的部长们、将军们、局长们和军官们都和国王一样,每一个人都用一条腿站着,一边转,一边回答:‘没有,绝对没有!’
 

  “那是一天夜里十二点钟的事情:一个守卫在公主摇篮旁边的女卫兵忽然从睡梦中惊醒。她睁开眼一看,四周的女卫兵和那些公猫都睡着了,丝毫没有猫叫的声音,简直是死一般的沉寂,只听见木头里面的虫咬木头的声音。
 

  玛丽把这小人看了又看,觉得他实在是太可爱。他那一双海水一般的眼睛,闪烁着和蔼的目光。他那个用棉花做成的下巴,表示他刚刮过胡子,配合着他那两片鲜红的嘴唇,显得他特别讨人喜欢。
 

  “朵谢梅说得这样伤心,不但是他自己熬不住要哭出来,连那个听他说话的天文专家也感动得哭起来,而且哭得这样响以至于住得很远的亚洲人民都听得见他的哭声。后来他决定不哭了,他揩干了眼泪之后,对朵谢梅技师说:‘我亲爱的找克拉卡图克的同事,为什么我们坐在这里哭个不休呢?为什么我们不到纽伦堡那边去?我们东奔西跑,为的是要找那个讨人厌的克拉卡图克核桃,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到纽伦堡那边去找呢?’
 

  “凭心说来,象碧丽波公主这样漂亮的姑娘,自从开天辟地以来,真的还不曾有过。她的脸好像是用百合花和红玫瑰花织成的;她的眼睛像闪着亮光的海水;头顶上自然卷起来的头发,看来象一条条的金丝线。最稀奇的是碧丽波出生的时候,嘴里已经有两排珍珠般的牙齿。她出世刚两个钟头,国王的宰相摸着她的脸,细细地看。不晓得怎样一来,宰相的手指被她咬得紧紧的。痛得那个宰相不停地叫着:‘我的妈呀!’
 

  “这个女卫兵一转眼便看见一个非常丑恶的老鼠象人一样站在摇篮里面,它的头紧贴公主的头。这个老鼠当然就是那个老鼠王后。那个女卫兵当下便吓得叫起来。
 

  “啊,爸爸,”玛丽现在忍不住要问。“圣诞树旁边那个小人,他是谁的?”
 

  “‘你的话说得对。’朵谢梅技师说。他们两个当下便站了起来,把烟斗里的烟灰敲出来之后,便由亚洲正中心的那个大树林,一条线笔直地来到纽伦堡。
 

  “另外一些人说:那个宰相那时是叫着:‘哎唷哇’。究竟他叫什么,一直到今天还调查不出来。
 

  “由于她的一声叫,所有的女卫兵和那些公猫都醒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鼠王后对着一个角落里直逃。那些公猫立刻追上去,但是已经太迟了,老鼠王后已经钻进地板的一条裂缝里面去了。由于这一片闹声,碧丽波公主也惊醒了,非常凄惨地哭起来。
 

  “那个小人吗?”她的父亲回答。“他是替你们大家服务的,他把那些硬的核桃咬开来给你们吃。他是洛伊哲的,同时也是你和弗里兹的。”
 

  “他们刚到了纽伦堡,朵谢梅技师第一个要找的,就是他那个叫做查哈里阿士的堂兄弟,这个查哈里阿士是一个晓得做小娃娃的漆匠,同时也是一个镀金师傅。他和朵谢梅已经十多年没有见面了。
 

  “无论如何,那个宰相的手指头被碧丽波公主咬了一口,这是事实。那时候全国的老百姓都知道,碧丽波公主年纪虽小,但她真的象天使一样,有的是理性,有的是情感,有的是聪明。
 

  “‘谢谢上帝,’那些女卫兵们同声叫起来,‘并没有把公主咬死。’但是她们一看公主的面孔,真的吓倒了:原来漂亮的碧丽波公主已经变成了一个奇丑的怪物。那个又红有白的、披着金丝发的脸不晓得到了哪里去。她们看见的,是一个臃肿得非常难看的大头,,接连着一个小得不像人样的、弯起来的身体。原先那一双闪着亮光的、海水一般的蓝眼睛,变成了一双凸起來的、不会转动的绿眼睛。尤其那个大得怕人的嘴,简直是由这一个耳朵边开展到另一个耳朵边。王后看见这样子,真是悲伤得人都不要做了。为了保存国王的性命,人们连忙在他那间书房的四堵墙上面装上了好几寸厚的棉花垫在后面的花纸上,因为他不停把自己的头向墙上撞去,一边撞,一边哀叫:‘我这个不幸的国王!’
 

  他的父亲现在把那个小人拿到她面前,把他背后那块木头外套向上一扳,那个小人的嘴便张得大大的,露出两排又白又好看的牙齿。玛丽遵照她爸爸的吩咐,把一个核桃塞进那小人的嘴里去,克拉一声,那小人把核桃咬破,核桃的壳掉在桌子上,放在玛丽掌上的,是又香又甜的核桃肉。
 

  “朵谢梅把碧丽波公主和那个老鼠王后的事情对查哈里阿士从头说了一遍,最后说明他们是来找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的。查哈里阿士惊奇得不停地在那里拍手,并且说:‘啊,我的堂兄弟,有这样奇怪的事情!’
 

  “国王有了这样一个公主,全国人都觉得非常高兴。只有王后一个人很特别。她虽然也非常高兴,但她同时也非常害怕,非常担心。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了什么缘故。人们都觉得奇怪,为什么她把碧丽波公主那个摇篮守卫得这样严密。除了守门的卫兵之外,还有两个女卫兵守卫在摇篮两旁。这还不够,每天夜里还有六个女卫兵坐在摇篮的周围。最令人费解的,就是这六个女卫兵的大腿上又要放着一只公猫,而且还要每一个女卫兵,一夜到天亮,顺着毛摸那只公猫,摸得它非常舒服地叫起来。当然啦,你们这一班年轻的读者们,是不会想得出碧丽波公主的母亲为什么要这么严密地防卫的。这里面的道理我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们。
 

  “现在他应该懊悔,懊悔不应该把老鼠王后连同她的本家赶出宫廷,不应该为了香肠里面太少熏肉发这么大脾气。但是他一点都不懊悔。他要把一切罪过推倒那个纽伦堡技师身上。朵谢梅技师是在那个纽伦堡古城里面长大的,所以人们也把他叫做纽伦堡技师。
 

  现在玛丽知道了:这个小人是从核桃夹子那一族人里面跑出来的,他的职业,就是替别人咬核桃。玛丽有了这样一个小朋友,她真的是说不出的欢喜。她的爸爸对她说:“我的乖女儿,我刚才说过,这小人归你和你的哥哥、姐姐三个人共同使用。因为你这样喜欢他,所以我要你好好地把他保护着,这就是你的责任。”
 

  “朵谢梅继续说他在外面十五年找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的经过,怎样在那个枣子国王那边住了两年,怎样被那个杏仁国王驱逐出境,又怎样在松树窝里面遇见一个调查自然生物的旅行团。他们真的走到哪里,问到哪里,但是到处都得不到关于那颗讨人厌的克拉卡图克核桃的半点消息。
 

  “碧丽波的父亲非常喜欢热闹,时常都有别的国家的国王们和王子们来拜望他,在他的宫廷里面尽情跳舞,并且举行各式各样的游戏。有一次,他要表示他的国库里面有的是金银,还要他的客人们承认他不是一个吝啬鬼。碰巧他的厨师告诉他,看天文的大臣,已经选定了一个屠宰的日子,他就决定要举行一次盛大的香肠宴会。他对那一班国王和王子们说:‘请你们来喝一勺羹汤。’他心里想,你们看见我那些妙不可言的香肠,你们一定会做出各式各样惊奇的样子,给我欣赏,到时候我好不开心。
 

  “他宣布了一道他认为非常聪明的命令;他限纽伦堡技师四个星期内回复碧丽波公主原来那个样子,最低限度也要他找出这样一个靠得住的方法,否则便要斩他的头。
 

  玛丽现在把那个小人接到自己手上来。她觉得把嘴长得太大是不怎样好看,所以她总是选出一些最小的核桃,塞进那小人嘴里去。洛伊哲现在也走上前来,要那小人把核桃咬开来给自己吃。那小人好像很原意替洛伊哲服务,因为他咬核桃的时候,脸上总是露出欢天喜地的笑容。这时候弗里兹统领这他那些骑兵,演习一次之后,便对着敌人冲锋,冲锋一次之后,又重新演习,玩来玩去,已经玩得有些腻了。忽然听见这一边连续不断的咬核桃声音,他连忙跳过来,看见这个咬核桃小人做出这样一个滑稽的样子,他也觉得很好玩。他当然也是喜欢吃核桃,所以那个咬核桃的小人也要替他服务。他们三个孩子轮流着吃核桃,那个咬核桃的小人便由这孩子手里,传到另一个孩子手里,完全得不到休息。弗里兹和他的妹妹相反,总是把那些最大、最硬的核桃,塞进小人嘴里去。忽然间,克拉一声,掉下来的是那小人的三个牙齿,那小人的下巴也东摇西摆地垂下来了,他的嘴再也合不拢来。
 

  “查哈里阿士在听朵谢梅说话的过程中,时常用自己的两个手指头,对着朵谢梅啪的一声弹起来,并时常用一个脚跟站着打转,有时还用舌尖在嘴里做出一种清脆的声响。‘唉,唉,’最后他大声叫了出来,‘世界上会有这样奇怪的事情!’
 

  “王后当然知道他要用怎样不平凡的香肠款待他的客人。这就是说,这种不平凡的香肠,要王后在厨房里面亲自动手,才可以做出来。
 

  “这个命令真的把朵谢梅技师吓坏了。他对于他自己的本领和命运是有信心的。为了要找出碧丽波公主忽然变成一个丑鬼的主要原因,让他好计划怎样恢复她本来的美貌,他决定先对碧丽波公主施行解剖。他使出了他的最精巧的手法,把公主的一双手和一双脚,象转螺丝钉一般取下来,然后细细检查她的身体的内部构造。想不到他检查的结果,碧丽波公主的丑怪,是没有方法可以消除的,只有越大越丑怪。现在他要承认是没有方法可想了。他很仔细地重新把碧丽波公主拼凑起来。他垂头丧气地站在摇篮面前。国王命令他:在他没有把靠得住的方法想出来之前,不准离开摇篮一步。
 

  “我心爱的小人啊。”玛丽一边叫着,一边把他从弗里兹手里抢过来。
 

  “查哈里阿士现在把帽子脱下来向上面一甩,接着又把头顶上的假发拿下来向上面一甩。甩了假发之后,他来势汹汹地抱着朵谢梅的脖颈大声说:‘我亲爱的堂兄弟,真的是上帝指引你们到我这里来的。你们找了十五年都找不到的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原来在我这里。’
 

  “到了那天,那个替他管理国库的财政大臣,便要把那些用来做香肠的金锅、银锅,拿到厨房里面来,让王后使用。
 

  “很快到了第四个星期了──那天是星期三,国王提起了他那根指挥杖,怒目地看着他对他说:‘朵谢梅,如果你不把公主治好,就要你的命。’
 

  “这个蠢家伙,”弗里兹说。“没有像样的牙齿,也要学人家咬核桃,他根本不懂得怎样才能把核桃咬破。玛丽,你把他交给我吧,我要他继续替我服务。就是他那些剩下的牙齿通通掉下来,甚至全个下巴都掉下来,我们也用不着可怜他。”
 

  “他现在把一个盒子拿出来,盒子里面装着一个镀了一层金的,中等大小的核桃。他指着这个核桃对朵谢梅说:‘你看,我刚才说的就是着颗核桃。为什么这核桃会落到我手里来呢?你听我说吧!这已经是好几年以前的事了。事情发生在一个圣诞节之前。一个男子背着满满一大袋子核桃到城里来卖。他刚好走到我这个娃娃铺子前面,这里的核桃贩子拦着他闹,不许他这个外来贩子到城里卖核桃。他刚回答了一句话,这里的核桃贩子便动手打他。他把那一大袋核桃放在地上,准备迎战。就在这时,一辆载满了货物的马车从他那一袋核桃上面压过,所有袋里的核桃都被压碎了,只剩下一个核桃原封不动地在那里。那男子手拿这个核桃笑嘻嘻地对我说,如果我原意出二十分钱,他可以把这个核桃让给我。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缘故,居然原意出这样骇人听闻的高价钱,把那颗核桃买过来。那时我口袋里刚好有一个上面铸着十字架的、1720年铸成的银币,它的价值刚好是二十分钱,这也是很凑巧的一回事。这个核桃到了我手里,我还把它镀了一层金,非常珍重地收藏起来。在这许多日子里,我为什么这样宝贝这个核桃,我真是莫名其妙。’
 

  “不要说香肠本身,单是那些用来煮香肠的柴火,已经是珍贵得吓人了。原来大灶里面烧得都是檀香木啊。王后围着一条白绫子围裙,站在大灶旁边。大灶上面那个金锅,散出一阵阵香得稀奇的香肠汤气味。那时候国王正和一班大臣在会议厅里面商议国家大事。他一闻到那些香肠汤的香气,便没法子静坐在那里。
 

  “朵谢梅伤心得哭起来。这时候碧丽波公主正在咬一个核桃。朵谢梅看她咬破了核桃壳之后,便非常得意地吃核桃肉,又想起她一出世的时候,便已经有了两排非常整齐的牙齿,他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原来当碧丽波公主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便开始叫起来,不管人们怎样哄她,逗她,她总是没命地叫。偶然间她看见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核桃,她一手抢过来,放在嘴里一咬,核桃的壳子破了,她便一边笑着,一边吃核桃肉。那些女卫兵看见这情形,不停地拿核桃给她吃。她有核桃吃,便不哭了。朵谢梅看见这情形,细想了一会儿之后,便大声叫起来:‘啊,不可思议的自然的秘密。对于世界上任何一样东西,总可以找到另外一样东西把它制服,不过人们还没有把它的神秘的道理想出来。我无意中已经发现了那一扇神秘的门。我现在便要敲起门来。门呀,你一定要打开来,让我进去。’他现在请求国王,许可他和那个晓得看天文的顾问商谈。他得到国王的许可之后,一大队士兵便押着他去找那个天文专家。
 

  “我不给你,”玛丽哭着说。“我再不把我热爱的小人交给你。你看,他多么可怜地望着我,叫我看他那个受了伤的嘴。你实在是太狠了,你时常打你的那些马,你甚至还叫人枪毙你的兵。”
 

  “他们现在把那个天文专家也叫了进来。这个天文专家把核桃外面那一层镀金刮干之后,发现核桃上面用中国字刻着克拉卡图克这五个字。这颗核桃就是他们找了许久还没有找到的那颗核桃,现在谁也不怀疑了。
 

  “‘我要出去一趟。’他说着跳了起来,离开了会议厅,来到厨房里,把王后抱了一抱,便用他那枚金的指挥杖在金的大锅里面搅了好几搅。他很满意,就很放心地回到会议厅里面去了。
 

  “朵谢梅和那个天文专家本来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他们一见面便流着眼泪相互拥抱起来。朵谢梅说明了他的来意之后,他们两个便走进一个闲人免进的密室里去,凡关于怎样互相感应,和互相排斥的东西,以及关于其他各种神秘问题的书,都被他们翻遍了。到了那天夜里,那位天文专家把天上的星斗望了一回之后,忽然想出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即是说,只要他在朵谢梅的帮助之下,知道了公主出世的时辰,然后把这个时辰里天上主要星斗的位置找出来,他便有办法破除那个把碧丽波变成一个丑怪的魔法,即是说,恢复碧丽波公主原来的美貌。朵谢梅把公主出世的那个时辰告诉了天文学家之后,他们两个便开始工作。因为距离碧丽波公主出世,已经有相当的时间,天上那些主要星斗的位置,变动得非常厉害,所以他们的工作是非常困难的。他们不怕困难,终于把碧丽波公主出世时天上主要星斗的位置给找了出来。根据天上这些星斗的主要位置,他们把解决问题的方法也找出来了。这就是说:只要碧丽波公主能够吃到那颗名叫克拉卡图克的核桃的肉,便可以破出那个魔法,立刻恢复她漂亮的原型。
 

  “马非打不可,兵非枪毙不可,你不懂这些道理。”弗里兹大声说。“这咬核桃的家伙不单是你的,他也是我的,快些给我!”
 

  “朵谢梅和那个天文专家真是说不出的欢喜。他们对查哈里阿士说,据他们的猜想,国王除了给他一份养老金之外,那些用来镀金的金粉,他需要多少,国王就会送他多少。他听了这些喜出望外的话,真是幸福极了。
 

  “国王走出了厨房之后,制造香肠的紧要关头便到了。要把肥熏肉切成象骰子那样大,在银格子上面煎熟,依照一定的分量,塞进一根根的香肠里面去。依照国王的意旨,这工作要由王后自己来做,不许别人动手。
 

  “克拉卡图克核桃是怎么样的一颗核桃呢?他们知道:那是一颗硬得要命的核桃,一门四十八磅重的炮在它上面经过,它丝毫都不破裂。必定要一个还未曾刮过胡子,还未穿过长靴的男子,在碧丽波公主面前,把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的壳子咬破了之后,闭着眼睛把那核桃肉递给碧丽波公主。要等到他向后面走七步,都没有跌倒在地上,才许他把眼睛打开。
 

  玛丽现在大声哭起来了,她一边哭,一边用她的手帕把那个受了伤的小人轻轻地裹起来。她的爸爸和妈妈连同教父朵谢梅也走过来看她。教父朵谢梅真的要使他失望,因为他承认弗里兹说的话有道理。幸亏她的爸爸还肯说公道话:“我刚才对玛丽说过,这个咬核桃小人归她负责保护。现在这小人正需要她保护,所以不许别人提出异议,她可以全权处理这个小人的一切事情。我真不懂,弗里兹怎么可以教一个在执行职务时受了伤的小人继续执行职务呢?弗里兹要做一个好的军人,他应该知道,一个受了伤的兵,是不可以编入作战队伍里面去的。”
 

  “朵谢梅和那个天文学家已经把睡觉戴的帽子戴在头上,准备上床。那个天文学家忽然对朵谢梅说:‘亲爱的同事,幸福的事情,历来都是两桩同来,决不会单独之来一双。我相信我们不单是找到了那颗讨人喜欢的核桃,而且把核桃壳子咬开,把里面的核桃肉递给公主的那个男子,我们也已经把他找到了。这并不是别人,就是你堂兄弟的那个儿子。你把他的出世年月和时辰告诉我,我今天夜里便要把他命里带来的福气查出来。我现在还不睡觉。’
 

  “王后现在开始煎那些熏肉了。忽然间她听见一个很细的声音对自己说:‘好姐姐,你把那些熏肉分点给我吃吧!我也是王后。我很想吃你的熏肉。分点给我吃吧!’
 

  “朵谢梅和那个天文专家足足做了三日三夜连续的工作,真的是没有休息一眨眼的功夫。朵谢梅欢天喜地,回到国王的宫殿里面,把这个恢复碧丽波公主漂亮原型的方法告诉国王,这时国王正坐在那里一边吃午餐,一边想:‘今天是星期六,明天一早便要剁朵谢梅的头了。’
 

  弗里兹当下觉得很难为情,他不但不要那小人,连核桃他也不要了。他一声不吭地逃到桌子的那一边,又和他那一队轻骑兵在一块。他那一队轻骑兵除了放出来的那些哨兵之外,通通到临时的露天兵营里面睡觉去了。
 

  “朵谢梅的那个侄子真是一个非常清秀、十分讨人喜欢的青年,一直到现在,他还未曾刮过胡子,也未曾穿过长统靴子。他小时候,一天到晚,总是蹦蹦跳跳的,象一个活动的木偶,由于他的父亲督促得严,现在完全没有这种毛病了。到了圣诞节的时候,他穿着一件镶着金线的红色上装,佩着一把宝剑,膀子底下夹着一顶帽子,把那些从头上垂到后面去的水波纹的头发装在一个十分好看的头发袋子里面。人们看见他这样站在他父亲的那间铺子里面,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他有着两排不但十分好看,而且十分结实的牙齿。不管怎样硬的核桃,一到了他嘴里,他的嘴稍微一动,那核桃的壳子便碎了。他时常咬核桃给那一班女孩子们吃,所以从小便得到了一班女孩子的欢心。人们都叫他咬核桃的小先生。
 

  “王后马上知道,这是那个老鼠王后说话的声音。这个老鼠王后在她的宫殿里面,已经住了不晓得多少年。据老鼠王后自己说,她是老鼠王国的王后。她的老鼠王国就在这个宫殿里面。她的老鼠宫殿就在这个大灶底下。她还说,她和这个宫殿的主人有亲戚关系。她说的主人就是指国王和王后。
 

  “朵谢梅话刚说完,便被那个非常高兴的国王拥抱住了。国王答应送他一把镶满钻石的宝剑,另外还答应送他四颗宝石和两件星期天穿着出游的新式上装。国王还说:‘吃完午餐之后,马上动手工作。朵谢梅,我喜欢呢。你叫那个没有刮过胡子的,穿着短统皮靴的小伙子,好好地拿着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你要注意,他吃午餐的时候,不要让他喝酒,免得他象螃蟹那样后退七步的时候跌倒在地上。等公主恢复她的原型之后,他要喝多少,你让他喝多少好了。’
 

  玛丽把他心爱的那个小人掉下来的三颗牙齿拾起来之后,又用那条从自己衣裳上解下来的白带子,把那个小人的下巴绑牢,然后用原先那块手帕,把那个惊骇得脸无血色的小人裹成一个小毛头一样,抱在自己的膀子上,一边摇着,一边看那些连环画册。玛丽平时是一个非常和蔼的小姑娘,现在因为教父朵谢梅在那里笑话她,说她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丑怪的小鬼,把他抱在膀子上摇个不停,她真是生气,好像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天文学家足足看了一夜的星象,第二天清早一看见朵谢梅,便抱着他的脖颈说:‘一点都不错,那个能把克拉卡图克核桃咬开的男子,我们已经找到了,他果然就是你的侄子。亲爱的同事,我们现在要注意两桩事情:第一桩,你要在你的侄子的背后打一条结实得象木头一样的辫子,这条辫子要和你的侄子的下巴联在一块;他的辫子一动,他的下巴也跟着动起来。第二桩,我们回去见国王,不要说起我们已经找到了那个能把克拉卡图克核桃咬开的男子。固然你的侄子需要相当的时间,才可以适应我们那边的生活。但这还不是最要紧的一着。天上的星象告诉我,等到好些到来试咬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的男子,咬破了自己的牙齿都咬不开的时候,国王最后会下命令,谁能咬开那颗核桃,恢复公主昔日的美貌,他原意把公主嫁给他,而且还指定他继承他的王位。’
 

  “王后的性情是非常柔和的。她不愿意使得老鼠王后面子上过不去,所以她虽然不承认她是跟她同等的王后,尤其不承认她是她的姊妹,但是,在今天这样一个好日子,她还是原意分一些东西给她吃。她说:‘老鼠王后,你出来吧,你可以尝尝我的熏肉。’
 

  “朵谢梅听完国王这一番话,着急得连回报国王的话都说不清楚。他的意思是说:方法虽然是有了,但是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和那个能把它咬开来的男子还没有找到。究竟能不能找到,还是个极大的疑问。
 

  我们上面已经说起过,当玛丽第一次看见那个咬核桃小人时,她心里曾经把他和教父朵谢梅做了一个比较。现在她把她的这个见解毫不客气地当面对教父朵谢梅说:“教父,假如你打扮得象我这个咬核桃小人这样漂亮,你还穿上我这个咬核桃小人的靴子,恐怕你也不见得会像他这样讨人喜欢。”
 

  “查哈里阿士听说自己的儿子将来会做国王的驸马,而且还会做王太子,最后还可以做国王,当然是说不出的心满意足。他当下便把他的儿子交给朵谢梅技师和那个天文专家,随他们怎样把他儿子摆布都可以。朵谢梅在他侄子的背后打了一条很结实的辫子,他们找到了一颗非常硬的核桃,放在他嘴里,接下去他们便把他背后那条辫子向下一拉,那颗核桃便克拉一声碎了。
 

  “老鼠王后听见王后这一番话,高兴极了。她从大灶底下钻出来,一跳便跳到大灶上面,用她的小爪子拿着王后放在她面前的一颗颗熏肉,向嘴里送。但是,你们看,老鼠王后的一家人,连她的那一班亲戚,不管是亲的、疏的,男的、女的,现在都出来了。他们由老鼠王后的七个最调皮的儿子率领着,把台上那些熏肉风卷残云一般地向嘴里塞。王后看见这情形,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更不用说把他们赶走。
 

  “国王非常动气地把那根指挥杖在自己头上一挥,狮子吼一般地说:‘那只好砍你的头。’
 

  玛丽不了解为什么她的爸爸的妈妈忽然大声笑起来,为什么教父朵谢梅的鼻子忽然好像涂了一层红的颜色,而且他笑起来的声音,并不象刚才那样清脆。这一定有一些特别原因。

  “朵谢梅技师和天文专家写的那份报告,上面说明已经找到了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到达国王手里之后,国王马上叫那一班要把那颗核桃咬开的男子报名。到朵谢梅技师、天文顾问、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和那个暂时不说出来的咬核桃小先生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有许多漂亮的男子和王子等在那里。他们都相信自己的牙齿十分坚固,可以咬开那颗核桃,用来打破那个使公主变成丑鬼的魔法。
 

  “幸亏这时候那个非常能干的内廷女总管偶然从这里走过。那一班老鼠一听见她的声音,又看见她的一双手对着他们摇过来,一眨眼的功夫,便抢着一些可以拿走的东西,通通跑光了。可是剩下来的熏肉,已经没有多少了。王后叫人把那个非常精明的内廷数学专家请来。由于这个数学专家非常巧妙的设计,总算每一根香肠都分到了一些熏肉。
 

  “幸亏那一顿午餐很合国王的口味,所以他还是很高兴。王后听见他说,还是要砍朵谢梅的头,熬不住要说出一些有理性的话。他对于王后这一番有理性的话,居然还听得进。
 

  “朵谢梅技师和天文专家一看见公主,真是吓得话都说不出来。矮小的身体和细得象灯草一样的手脚,几乎承受不住那十分丑怪的大头。嘴和下巴还长满了象白棉花一般的胡子,所以那张脸更加显得奇丑。
 

  “现在一片鼓声和喇叭声响起来了。穿着礼服的国王们和王子们,有些骑着马,有些坐在水晶做的马车里面,都兴高采烈地到来做客。国王头戴着王冠,手拿着指挥杖,亲自出去欢迎他们,并且引他们来到餐台前面,让各人在各人的座位上坐下。他坐的当然是餐台最上头那个主人的位子。现在开始把各式各样的香肠端上来了。最先端上来的是一种以猪肝为主的香肠。这香肠刚进了国王的嘴里,他的脸色就开始惨白了。接着他的眼珠朝上面翻了几翻,又叹了好几口气,好像他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痛苦。随后端上来的是那种以猪血为主的香肠。他刚吃了一口,就哭着叹了一声,整个人倒在椅子的靠背上。他的一双手遮着自己的面孔。他真的伤心极了。
 

  “朵谢梅鼓起勇气来对国王说,国王似乎不应该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医治公主的方法,还要砍他的头。
 

  “现在宫廷里面发生的事情,果然是和那个天文专家在看天上的星象时所看到的一样。一个个未曾刮过胡子的、穿着短统靴的男子,他们的牙齿一接触到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便一连好几个牙齿同时掉下去。这还不够,连他们的下巴也变得七歪八扭的了。到那一班预先叫来的牙医们把这些把牙齿和下巴都搞垮了的男子们抬出去的时候,他们异口同声的说:‘这真是一颗硬核桃!’
 

  “所有的人们都吓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那个御医连忙按他的脉搏,但是说不出他是害了什么病。人们只从他得到这样一个印象,好像他伤心得连人都不要做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不晓得费了多少唇舌,所有想得出的方法,都试过了,也不晓得用了多少根点起火来的鸡鸭毛的烟,熏他的鼻子。最后他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这样一句话:‘熏肉太少了。’
 

  “国王虽然指斥朵谢梅的话是搪塞的胡说,但是他喝了一杯平肝火的矿泉水之后,就命令朵谢梅连同那个天文学家,立刻动身去找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关于那个咬开这颗核桃的男子,他接受了王后的建议,希望在本国和外国的报纸上面一连登它好几天广告,这样是可以把他找到的。”教父朵谢梅说到这里,把话停下来。剩下来的,明天晚上再说。

  “国王急得没有办法,只好当众宣布,谁能破除公主身上的魔法,他把公主和王位都让给他。这时候那个漂亮的、柔和的朵谢梅小先生才把他的名字报上来,请求国王也给他一个试咬核桃的机会。碧丽波公主一看见这个朵谢梅小先生,心里便爱上了他。她手按着自己的胸口,非常诚恳地祈祷:‘但愿这位小先生有本事咬破那颗核桃;但愿我未来的丈夫就是这位小先生。’
 

  “王后一听见他这句话,便跪倒在他面前哭着说:‘我的国王丈夫,原来你是为了香肠里面太少熏肉,所以伤心到这步田地的。这都是我的罪过。我现在跪在你的面前,听从你把我重重处罚。啊,那些熏肉是被老鼠王后和她的七个儿子以及她那一班本家亲戚抢去吃了……’王后说到这里,昏迷不省人事,跌倒在地上。
 

  “朵谢梅小先生在国王和王后面前行过礼之后,又对着碧丽波公主行了个礼。那个担任司仪的部长现在把那颗克拉卡图克核桃交到他手里。他把这颗核桃摆进嘴里去,接着他把后面那条辫子用力一拉。人们听见克拉一声,又听见克拉一声,那核桃壳子已经分成好几片。他非常精细地把这些壳子弄干净之后,便右脚放后一步,对着公主行了一个深深的鞠躬礼,然后十分恭敬地把这整个核桃肉递到公主手里。现在他闭着眼睛准备后退了。
 

  “国王非常生气地大声问那个内廷女总管,事情是怎样发生的。
 

  “碧丽波公主把整个核桃一口气吞了下去。唉,真是奇迹,她那个丑怪的样子马上变得十分美貌:在那张百合花那样白的脸上,铺着一些浓淡适意的玫瑰红颜色,配合着那一双海水一般的眼睛和水波纹一般的金丝头发,真的十足是一个天使的美貌。
 

  “女总管就把她所知道的报告国王。国王当下便决定要把抢着吃熏肉的老鼠王后和她的本家亲戚重重地惩罚。
 

  “在所有的人们欢呼喝彩声中,喇叭拼命地吹,铜鼓拼命地敲。国王和那一班大臣们,十足象碧丽波公主出世那个时候一样,每一个人都用脚跟站着团团转。王后欢喜得昏过去,人们只好拿最好的法国香水,在她的脸上拼命地洒。
 

  “国王马上召集御前会议。会议的结果,决定对老鼠王后提出控诉,并决定没收老鼠王后的一切财产。但是国王认为尽管如此,老鼠王后还是可以出来偷吃他的熏肉。他于是决定把这桩事情交给他那个多才多艺的自鸣钟技师处理。这个多才多艺的自鸣钟技师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一样,也叫做朵谢梅。他当下向国王负责声明,要用一个政治家的手腕,把老鼠王后和她的本家亲戚永远从宫殿里面赶出去。他于是发明了好些非常精巧的小机器,机器里面的小绳子绑着熏肉。围绕着老鼠王后住的地方都放着这样的小机器。
 

  “在这样发了狂一样的欢天喜地的环境当中,朵谢梅小先生要闭着眼睛后退七步,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现在把自己所有的精神都拿了出来。他刚把右脚向后退了一步,一个戴着一顶王冠的母老鼠忽然出现在地上。朵谢梅小先生一脚向后面踏下去,刚好踩在这个老鼠王后的身上。那时候朵谢梅小先生整个身体都摇摆了一下,差一点跌倒在地上。
 

  “老鼠王后是非常聪明的,她才不会上自鸣钟技师的当。但是她的一切警告都没有什么用处。她的七个儿子和她的许多本家亲戚,一闻见熏肉的香气,都走进那些小机器里面去。他们刚想吃熏肉,机器的小门便忽然关了起来。人们便在厨房里面把这些关在机器里面的老鼠一个个弄死。老鼠王后只好率领她那些剩下来的本家亲戚,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她是说不出来的悲痛,她决定要报仇。
 

  “真的会有这样的怪事:这个眉清目秀的朵谢梅小先生忽然变成了碧丽波公主那个丑样。他的身体弯起来缩成一团,看样子是承受不住那个丑得奇怪的头,头上突出来两个怕人的眼睛,下面裂开了一个阔得怕人的嘴。他背后那条辫子也变成那高了一块窄窄的。象外套一般的木板,这木板支配着他的下巴。
 

  “这时候所有宫廷里面的人们都非常欢喜;只有王后一个人非常担忧。她知道老鼠王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会替她那些被杀死的儿子和她的本家亲戚报仇。
 

  “他的叔叔和那个天文专家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他们看见老鼠王后,满身都是血,在地上打滚。她已经得到了她应得的刑法;朵谢梅小先生的鞋跟好像踩中了她的脖颈,而且把她伤得这样厉害,她已经没有活的希望了。是的,当这个老鼠王后快要死的时候,她还吱吱地叫了好几声,唱出一首十分凄惨的歌:

  “有一天老鼠王后忽然出现在王后面前。那时候王后正在厨房里为她的国王丈夫做一样小菜,把猪肺切成丁子。老鼠王后对她说:‘我的儿子和我那些本家亲戚都被你们弄死了。王后,你要当心,当心老鼠王后把你那个公主咬死,你当心好了。’老鼠王后说完这一番话,忽然不见了。王后被她吓得昏头昏脑的,连手里那碗猪肺丁都翻进炉火里面去了。这样她弄国王喜欢吃的东西时又闯了一个祸,国王当然非常生气。
 

  啊,克拉卡图克,你这硬核桃,
  你今天要了我的命。
  但是,咬核桃的小先生,
  你今天也不要高兴。
  我那戴着七顶王冠的儿子
  会替我报仇,
  不把你弄死,
  决不罢手。
  啊,生命,你是这样鲜红,
  我今天离开你,我好不苦痛!
  叽!──

  “孩子们,今天就说到这里为止,下一次才继续说下去。”
 

  “老鼠王后叫完了这一声叽之后,便断了气。她的尸体由那个在宫廷里面担任生火炉的执事官用铲子铲走了。
 

  玛丽一边听故事,一边想她的心事。她请求教父朵谢梅继续说下去。但是朵谢梅哪里肯依从她,他说:“一次说得太多不好的,明天继续说下去就是。”
 

  “这时候变成了一个丑鬼的朵谢梅小先生已经静悄悄地离开了王宫,简直没有一个人理睬他。还是那个恢复了本来美貌的碧丽波公主忽然想起了他。她在国王面前提起国王要招他做女婿。国王马上叫人四处找他。
 

  当朵谢梅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弗里兹拦住他问:“教父朵谢梅,你说吧,那些捉老鼠的铁丝笼子当真是你发明的吗?”
 

  “到他来到公主面前,公主看见他那个丑怪的样子,立刻用手遮着自己的眼睛大声说:‘快把他带走,这个丑得怕人的咬核桃的小伙子!’
 

  “你少跟教父朵谢梅罗嗦吧。”弗里兹的母亲大声的教训他。朵谢梅笑嘻嘻地对弗里兹说:“难道像我这样一个连自鸣钟都会制造的技师,不晓得发明捕捉老鼠的铁丝笼子吗?”

  “宫廷里面那个执事长一手抓牢了他的肩膀,向宫门外一甩,这桩事便算完结了。
 

  “国王想起朵谢梅技师和那个天文专家想举荐这样一个丑鬼做他的女婿,他气得要命。他立刻下了一道命令,把他们两个永远从京城驱逐出去。他们两个会得到这样的惩罚,是那个天文专家在纽伦堡看星象的时候没有看到的。他现在重新看天上的星象,据他说,他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变成怪样子的朵谢梅小先生虽然被甩出宫门之外,但是他将来还是会做王子和国王的。如果他有本事把老鼠王后那个现在继承了王位的、有七个头的儿子打死,如果同时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姐爱上了他,他也可以恢复他原先的美貌。过了多少年之后,人们真的在一个圣诞节的晚上在他父亲那间卖小娃娃的铺子里面看见过他。他虽然和过去一样,把一个个核桃咬开来递给那些女孩子们吃,但是他是以一个王子的身份,做这样一桩讨女孩子们欢心的事情。
 

  “这就是那个硬核桃的故事。孩子们,你们现在知道,为什么人们遇到一桩难办的事,嘴里总是说:‘这是一颗硬核桃。’尤其你们现在可以完全明白,为什么咬核桃小人总是一个丑怪的样子。”
 

  教父朵谢梅说完这个故事之后,玛丽批评碧丽波公主事一个忘恩负义、没良心的东西。弗里兹也有他的一番见解。他说,如果朵谢梅小先生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他当然很快便会解决了那个有七个头的老鼠国王,重新恢复他本来的美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