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倪出生在一个贫困的村庄,在他10岁之前,他没离开过村庄一步。

  宋光辉在车里将事情的进展向殷雪涛们通报。

  晨练的音乐结束后,居委会主任弯腰关录音机。当她拿着录音机转回身面对练友们时,人群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居委会主任的头变成了一只哈巴狗的头!尽管本小区的居民已然经历过昨天殷静变异的磨练,但他们还是结结实实地大惊小怪了一回。

  金国强复制了<鬼斧神工>离开殷静家后,他明白自己现在最需要的东西是数码照相机。可是他没有钱。

  杨倪10岁时,哥哥杨照带他进了一趟县城,那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县城在杨倪眼中无比豪华,他惊叹摞在一起的房子,惊叹全包的拖拉机。杨照告诉杨倪,那不是拖拉机,是小轿车。杨倪还从哥哥口中得知,摞在一起的房子叫楼房。杨倪在对县城目瞪口呆的同时,还对哥哥的见多识广目瞪口呆。那次,哥哥给杨倪买了一根冰糕,杨倪从那根冰糕的甜中吃出了自己生活的苦。他当时就想,自己如果能经常吃冰糕,住楼房和坐小汽车多好。

  殷雪涛惊讶:“金国强和蒙面人同住一间宿舍?会有这么巧的事?”

  “出了什么事?”居委会主任发现大家都看她。

  金国强想到了辛薇。

  杨照当年读完小学后,家中无力供他继续上中学,他就开始帮父母种地。弟弟杨倪8岁时,杨照对父亲说,应该让杨倪上小学。父亲说钱呢?杨照说起码得让杨倪认字。父亲说一有闲钱就送杨倪上学。两年过去了,家中没有出现闲钱。

  宋光辉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金国强。”

  “你的头……”一个年龄相当于6个少女的练友指着居委会主任的头结结巴巴地说。

  金国强到辛薇家时,辛薇正在网上和牛肉干聊得火热。母亲告诉辛薇那个金国强来了,在客厅等她。

  从县城回来后,杨倪老发傻。一天,王志柱和杨倪躺在小土坡上。王志柱比杨倪大1岁,是杨倪的玩伴。

  殷雪涛说:“我对找金国强有信心。我们连一张磁盘的线索都能找到,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我的头怎么了?就算变成狗头也不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呀!”居委会主任一直对昨天电视台不因殷静的事采访她耿耿于怀。

  “叫他来我这儿。”辛薇说。

  “你咋啦?王志柱问杨倪。

  宋光辉说:“如果需要我继续帮忙找金国强,我必须向我的头儿汇报。”

  当居委会主任的手接触到自己的脸时,她的声带发出了压过所有人的声音。

  金国强进来,他看了一眼电脑屏幕问辛薇:“你也上网?”

  “都是人,城里人咋就能老吃冰糕?”杨倪说。

  殷雪涛说:“那就暂时不用你了,如果到了我们的力量达不到的紧急关头,我会请你帮助。”

  “快报警!”有人说。

  辛薇说:“我这样的人,不上网,谁理我?有进展?”

  “我妈说,想过好日子就得上学。”王志柱说,“不认字的人进城等于瞎子。”

  宋光辉说:“刚才我听到杨倪对若君说,他想见小静。我认为现在让他见小静对于促使他抓紧找金国强有益。我马上告诉若君让他带杨倪去你家见小静。我觉得有杨倪参与找金国强,找到金的系数就大多了。”

  孔若君的房间窗户距离晨练的花园不远,他在按下“确定”键不到5秒钟后清清楚楚听到了居委会主任的嚎叫声。

  金国强说:“我有重大发现。但还需要证实,我急需5万元资金。顶多两天后,告诉你真相。”

  回家后,杨倪对父亲说他要上学。

  殷雪涛说:“蒙面人叫杨倪?让他来吧。不会引狼入室吧?”

  孔若君不顾一切地冲出家往楼下跑。

  辛薇让母亲拿5万元给金国强。

  “有钱了我就送你上学。”父亲说。

  宋光辉说:“以我这双辨别过上百名国际间谍的眼睛观察杨倪,他可能就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目睹变成哈巴狗头的居委会主任,孔若君成为花园里的一尊石雕,他没有了思维,没有了呼吸,只剩下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居委会主任的狗头。

  金国强走后,母亲对辛薇说:“我不喜欢这个人。”

  杨倪说:“哥哥8岁就上学了”

  殷雪涛说:“我们在家等他们。”

  这回,电视台的车是和警车一起感到的。

  辛薇说:“喜欢的人替你办不了正事。”

  父亲说:“就是因为他上学,你姐姐生病没钱治,死了。”

  宋光辉对孔若君说:“你答应他的要求,现在带他去你家见小静。我已经同你继父通过话了。我们撤了。我装在你身上的仪器这几天不要摘下来,它们能保证你和家人的安全,我会随时注意你们。”

  还是那位警长,他见到居委会主任后说:“又一个!”

  金国强拿着5万元离开辛薇家时回头看了看这座别墅,他料定自己不会再来了。他在心里说我得感谢你辛薇是你让我成为神通广大的白客。还倒贴我10万元。

  一边的杨照对杨倪说:“哥挣钱供你上学。”

  孔若君咳嗽了一声,表示他知道了。

  警长和电视台的记者同时向居委会主任发问。摄像机疯狂摄取一切能摄取到的镜头。

  金国强到商店买了一台数码照相机,他现在急于要做试验。拿谁开刀呢?最好是仇人,一举两得。

  父亲撇嘴。

  宋光辉命令他的组员:“行动结束。”

  目击者争先恐后向警察和记者描述事件的经过。

  金国强首先想到了高中马老师。

  晚上,杨照将杨倪拉到外边,说:“你想上学,咱家没钱,咱们得自己想办法。”

  孔若君对杨倪说:“我带你去我家见我妹妹。”

  一位记者从摄像机里拿出录像带对同事说:“你先把带子送回台里发消息,我们在这儿继续拍,你随时来拿!”

  金国强从小学到高中考试成绩不软,在考试成绩代表学生一切的国度里,自然不应该有老师和金国强过不去。事实上在金国强从小学到高中的12年学生生涯中,只有高中教英语的马老师贬损过他一次。马老师对金国强并无成见,也许那天马老师家里有事不痛快,比如妻子不让他给农村的父母汇钱什么的。金国强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识时务地对马老师今天脸上的阴云敬而远之,他竟然提了一个马老师没能回答出的问题。于是马老师将不能孝敬父母的火气撒到了金国强身上。他使用尖刻的语言挖苦金国强自以为了不起,其实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对于马老师对他的贬损,金国强始料未及,他不能反抗,只能任凭马老师继续往他身上泼脏话。越是没有受过老师贬损的学生越在乎老师的贬损。对于那次屈辱,金国强一直铭刻在心。金国强多次做过这样的梦:他去瑞典领取诺贝尔奖后,回国后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马老师,他对马老师说,终于有一个绣花枕头拿了诺贝尔奖。

  “咋办?”杨倪问。

  杨倪说:“谢谢你。”

  没人注意变成石雕的孔若君。

  决定拿马老师做试验后,金国强拎着数码照相机去自己就读过的高中,正当金国强在学校大门外徘徊发愁如何找到恰当的理由重返母校给马老师拍摄数码照片时,该着马老师在劫难逃,金国强看见马老师骑着自行车从校门里出来。

  “满天说,城里的井盖能卖钱。”杨倪说。

  孔若君又说:“其实不用我带,你认识路。”

  孔若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金国强迅速举起拥有高倍数变焦镜头的数码照相机给马老师拍照。可怜马老师竟毫无察觉。

  满天是杨照的朋友,比杨照大3岁,也住在本村。满天进城当过民工,是正宗的见多识广。

  杨倪说:“我不得好死。”

  正准备出门上班的范晓莹和殷雪涛看出孔若君神色不对,殷雪涛问:“若君,你不舒服?”

  在回大学的途中,金国强到一家电脑软件店买了一张<动物图库>光盘,该光盘里收有500种动物的照片。

  “城里也又井?”杨倪问。

  杨倪开门叫侯杰近来,他对侯杰说:“如果你看见金国强,马上打我的手机。”

  孔若君摇摇头,他的泪水顺着鼻子两侧流下来。

  金国强回到大学宿舍时,已是下午5点了。宿舍里只有杨倪愁眉苦脸地看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屏幕。

  “城里的井不是喝水用的,城里的井是装粪尿的。”

  侯杰说:“怎么弄得跟电影里似的。”

  孔若君想说是我害了殷静,但他没有勇气说出来。

  “失恋了?”金国强一边往他的上铺爬一边问杨倪。

  “城里人喝粪尿?”

  孔若君说:“比电影电影多了。”

  “你这是怎么了?”范晓莹见儿子这个样子,慌了。

  “网上恋人失踪了,已经3个小时了。”杨倪说。

  “人家喝矿泉水,才不喝粪尿。他们住楼房,拉的屎尿从管子里下到污水井里,井口有盖,是生铁做的,能卖钱。”

  杨倪在孔若君家的楼下站了几分钟,他抬头看孔若君家的窗户,看那些由杨安装的众多已经生锈的护窗。

  电话铃响了。

  这3个小时中,有1个小时殷静和金国强在一起。

  “井盖能随便拿?”

  孔若君以大舅子的身份责怪杨倪:“你确实死有余辜。”

  殷雪涛接电话,是宋光辉打过来的。

  金国强坐在自己的铺位上接通笔记本电脑,他一边将数码照相机里的马老师的照片输入电脑一边对杨倪说:“你要抓紧找她,据说网上女孩儿变心特快,比芯片升级换代还快。”

  “咋会随便拿。不能让人看见。”

  杨倪叹了口气。

  “你们看电视了吗?”宋光辉问。

  电话铃响了。杨倪接电话。殷静找金国强。

  “偷?”杨倪吓了一跳。

  当杨倪出现在殷静面前时,两个人片刻都没有犹豫,紧紧拥抱。家人用复杂的眼光注视着他们。

  “没有,怎么了?”殷雪涛问。

  “请稍等。”杨倪对金国强说,“你的电话,女的。”

  “城里人有的是钱,他们才不在乎破井盖。满天说,弄10个井盖就能卖不少钱,你就可以上学了。”

  杨倪对殷静说:“就算你的头变不回来,我也一定娶你!”

  “你快打开电视!”宋光辉说。

  “问她是哪儿?”金国强小声说。

  “算了……”杨倪虽然才10岁,但他知道不能偷。

  殷静对杨倪说:“答应我,找到金国强后,你就去自首。不管你蹲多少年监狱,我都等你!”

  殷雪涛打开餐厅里的电视机,屏幕上是长着狗头的居委会主任。

  “你贵姓?”杨倪问对方。

  “不上学,你这辈子想经常吃冰糕是不可能了。”杨照叹气。

  杨倪说:“我答应你,找到金国强拿回磁盘后,我就去自首。只要不判我死刑,我就要争取提前释放,出来和你白头到老!”

  “快去叫殷静!”殷雪涛对范晓莹说。他觉得这对殷静来说是好消息。

  “我姓殷。”殷静说。

  “拿井盖被抓会坐牢吧?”杨倪犹豫了,他想经常吃冰糕。

  孔志方说::“一般来说,去自首不会判死刑。”

  殷静还在睡觉。范晓莹叫她快起来。

  “她姓殷。”杨倪告诉金国强。

  “抓不住,满天干过好几次了,他家的收音机就是卖井盖买的。”杨照说,“满天说了,他去搞马车,你去给望风,我和他拿井盖。”

  殷雪涛问准女婿:“你是团伙还是单干?”

  “干什么?”殷静问。

  “说我不在。”金国强摆手。

  第二天夜里,杨倪和杨照坐着满天“驾驶”的马车到县城里偷井盖,杨倪担负望风的任务,有人来了他就吹口哨。

  杨倪说:“……团伙。”

  “又有一个人的头变了,电视上正在报道,你快去看。”范晓莹说。

  “我听见他说话了!”殷静大怒。

  他们偷了8个井盖。

  孔志方说:“揭发检举同案犯,是戴罪立功。”

  “真的?”殷静一越而起。

  “他真的不在。”杨倪挂断电话。

  杨倪上了村里的小学。

  杨倪说:“我不会这么做,我会动员他们都和我一起自首。现在我还要发动他们帮我找金国强,他们都是有能量有本事的人。金国强逃不出我们的手心。”

  全家人包括贾宝玉都看电视。电视台的记者说,就在昨天出现人体异变的那个住宅区,今晨又出现了一例人体异变。异变者也是变成了狗头,只是这回是哈巴狗。记者还特别说,该居委会主任从不养狗。电视台采访了有关专家,以为专家分析说,很可能该住宅区的建筑中使用了放射性建筑材料,导致人体异变。另一位专家反驳说,反射性物质只会导致白血病什么的,决不导致质变头。还有一位专家甚至推测这是外星人的恶作剧。

  “谢谢。”金国强在杨倪的头顶上说。

  上学的第一天,杨倪就向老师提问:“农村人怎么才能像城里人一样过好日子?”

  殷静抱杨倪抱得更紧了。

  孔志方也打来报喜电话。范晓莹说我们已经看到了。

  “你的马子?脾气不小呀?”杨倪模仿下作港台电视剧里男混混对女友的称呼。

  老师用手指擦自己眼角的眼屎,然后说:“只有上大学一条出路。上了大学,你就是城市户口了。”

  孔志方点头,他觉得发动犯罪团伙找金国强是以毒攻毒事半功倍的事。

  范晓莹看了看表,对殷雪涛说:“咱们该上班去了。”

  金国强没说话,他专注地在上铺使用<鬼斧神工>切换马老师的头。

  杨倪惊讶:“城里人的户口和咱们不一样?”

  杨倪对殷雪涛说:“伯父,我会很快将骷髅保龄球还给您。对不起。”

  殷雪涛问孔若君说:“你身体没事吧?”

  杨倪看见狗头忽然在网上露面了,他立即全身心投入和狗头网恋。

  老师说:“咱是农业户口,人家城里人是非农业户口。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娶城里人当老婆,咱国家的政策是,生了娃随母亲的户口。母亲是非农业户口,生了娃就是天生的城市户口。母亲是农业户口,生了娃只能是农业户口只能当农民。”

  “还有我们家的钱。”范晓莹提醒准继女婿。

  孔若君说:“刚才有点不舒服,已经好了。一会儿宋智明和王海涛来。您放心吧。”

  金国强顺利将<动物图库>光盘里的一颗马头安在了马老师的脖子上。看到马首人身的滑稽图案,金国强忍不住笑了。

  杨倪觉得用娶城里女子的方法使自己的后代拥有城市户口的方法不现实,

  “加倍还。”杨倪红着脖子说。

  范晓莹和殷雪涛走后,殷静对孔若君说:“这世界上怪事越来越多。”

  杨倪抬头看金国强:“有什么高兴事?”

  他只有上大学。

  “你喜欢打保龄球?”殷雪涛问杨倪。

  “是……”孔若君心不在焉。

  金国强说:“看到你和马子联系上了,为你高兴。”

  杨倪从此发愤学习。他发现学习好并不难,只要死记硬背就行。杨倪开始暗中和城里娃竞赛记忆力,杨倪的大脑虽然没有脑黄金什么的支援,但他有新鲜的空气和有机肥料养育出来的食物。

  杨倪尴尬:“没打过。我当时觉得这个骷髅挺好玩……就想送给一个杀人不眨眼但还没杀过人的朋友。。就拿了。”

  “……我如果对你说……。是我把你弄成这副模样的……你会原谅我吗?”孔若君对殷静说。

  杨倪正色道:“你再管她叫马子我会捅死你。”

  城里的井盖供杨倪读完了小学和初中。杨倪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中了该县的重点高中。

  孔志方提醒大家:“咱们还是抓紧找金国强吧,以后有的是时间聊。”

  殷静哈哈大小:“别逗了,你要是真有这本事,你可就值大钱了!”

  金国强说:“得,真爱上了。我以后管她叫弟妹。”

  随着井盖的急剧减少和竞争偷井盖者的增多,随着高中学费的猛涨,杨倪靠井盖上学已经开始捉襟见肘了。

  杨倪说:“我马上召集我的哥们儿,撒大网找金国强,你们也去找。”

  “如果是真的呢?”

  杨倪说:“好象我比你大吧?”

  杨照对杨倪说:“3年后你上大学,咱们手中没有10万块钱,你是读不完的。咱得想办法。”

  殷静说:“我有金国强父母家的地址和电话。”

  “我喜欢幽默!那居委会主任也是你弄的?这样吧,你再帮我弄一个人怎么样?我的小学数学老师,她对我特不好。”殷静笑着说。

  “那就叫嫂子。”金国强说。

  当时城里的一层住户开始往窗户上安装护栏,杨倪家所在的村子里有很多人家给城里人制作和安装护窗,以次牟利过活。

  杨倪记下来。

  孔若君叹了口气,没人会信他的话。

  金国强的手指放在笔记本电脑的自带鼠标上,他不完全相信自己只要按下“确定”键,马老师的头就会变成马头,但他还是拿出10分钟来回忆当年那次马老师羞辱他的场面。

  “哥,我估计城里人装护窗的会越来越多,人有了钱,最怕被人偷。咱也做这生意吧?”杨倪建议。

  孔若君警告杨倪:“你不要伤害金国强的父母。”

  殷静和孔若君一起吃早餐。殷静吃完饭后竟然用舌头舔盘子。

  “恶有恶报。”金国强在心里说完这句话,他不是用鼠标而是用报复心直接点击“确定”。

  “得买一辆机动三轮车。”杨照说。

  杨倪说:“希望他们能配合我。”

  门铃响了,孔若君从门镜往外看是两个小伙子。

  金国强将笔记本电脑和数码相机塞到辈子下边,他到宿舍楼外的公用电话亭往母校打电话。

  这回是害怕学费跟不上的杨倪启发哥哥了:“叫上满天和王志柱,去搞一辆不就妥了?”

  孔志方说:“他们不配合,你也不能动人家。你要答应我们。”

  “你们找谁?”孔若君问。

  “请找高二教英语的的马老师。”金国强说。

  王志柱早已加盟满杨盗盖团伙。

  孔志方看殷静。

  “我是宋智明,他是王海涛。”外边说。

  “请你等一下。”对方说。

  果然,4天后,满天,杨照和王志柱“搞”到了一辆蹦蹦三轮车。

  殷静对杨倪说:“你要答应我。”

  孔若君打开门,4个人都做自我介绍,他们立刻就成了朋友。王海涛和宋智明没有对殷静的头表示任何惊讶,这使殷静感到欣慰。

  金国强的心嗵通地狂跳。

  杨照分工进城揽活,满天和王志柱在村里制作护窗。杨照每天半夜驾驶三轮车进城,天亮后他在车前竖个“承做各种防护窗”的牌子。揽到生意后,他返回村里将尺寸告诉满天。制做好护窗后,3个人一同进城给人家安装。

  杨倪说:“我答应。”

  “你俩先陪殷静玩,我和网友有点事。”孔若军对王海涛和宋智明说。

  “马老师出事了!”对方气喘吁吁的说。

  杨倪清楚学费来之不易,他玩命死记硬背,回回考试全年级第一。

  范晓莹说:“一定要尽快找到金国钱,他拿着《鬼斧神工》不定怎么折腾呢!不知有多少人会倒霉!”

  孔若君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他同时打开电脑旁的电视机,电视台正在直播在医院接受检查的居委会主任。

  “出什么事了?”金国强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到高二结束时,杨照愁眉苦脸地告诉弟弟,由于竞争激烈,由于市场趋于饱和(城里的一层住户基本安装完毕),护窗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杨倪忽然问:“你们有没有金国强的照片?咱们现在把他的头先换了!”

  有两件事,孔若君需要进一步证实:一,既然头能换过去,为什么不能换回来?二,别人编辑的图片切换软件也能做这事儿吗?

  “马老师的头……”

  杨倪问哥哥已经为他上大学存了多少钱,哥哥说还只有两万。

  大家都兴奋,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被换了头的金国强,行动肯定受限制,找他也就易如反掌了。

  孔若君在电脑里将居委会主任的头换了回来,他一边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一边按下了“确定”键。

  “你说呀!”

  那天晚上,住校的杨倪彻夜失眠。他开动所有脑细胞想能使自己顺利上大学进而变成城里人的办法。

  众人看殷静。

  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专家检查的居委会主任的狗头突然不翼而飞,居委会主任的原装头完璧归赵。在场的人大惊。电视台记者急忙向观众报道事态的新进展。

  “他的头变成马头了……”

  苍天不负有心人,智商不低得杨倪柳暗花明。

  殷静摇头:“我爸反对我和金国强,不敢在家里放他的照片。”

  孔若君兴奋之余又纳闷:居委会主任的头能换回来,殷静的头为什么不行呢?

  金国强将手中的电话听筒扔向天空。

  次日,杨倪对哥哥说:“我有办法了,我给你们当托儿。”

  大家失望。

  孔若君决定趁居委会主任在电视上,先试试别的图片切换软件能不能换头。孔若君使用市场上出售的图片切换软件嫁接居委会主任的头,电视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无动于衷。

  金国强跑到校园里的湖边,他不顾一切地用双手捧起湖里脏的面目全非的水,大口大口地痛饮。

  “骗城里人的钱?”哥哥问。村里有干这行的,拿5元钱的金佛像骗城里老太太5万元。

  孔志方说:“咱们也要注意,不要被金国强偷拍了去换头。特别是杨倪。”

  “只有我的<鬼斧神工>拥有这种功能。”孔若君终于明白了。

  喝够了后,金国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整理自己的思绪。湖对面是一座校领导使用的办公楼,其中三层的一个窗户下边的室外空调机和室内机连接的管子上包裹的白色带子脱落了一截,那一截一端尚受束缚的带子在微风的作用下做着各种舞蹈动作。金国强注视着空调机的带子的舞姿,思索已经成为白客的他应该如何抓住这个机会昂首挺胸走人生的路。

  杨倪说:“偷和偷不一样。一种是傻偷,一种是精偷。傻偷的结局是杀头。咱们不能干,咱们要利用我的智力精偷。我现在学习成绩全县第一,这说明什么?说明全县我最聪明,我只要稍微把这聪明用在偷上一点儿,咱们就不会再为钱发愁了。哥,从前咱是抱着金碗要饭呀!”

  杨倪说:“我去部署哥们儿找金国强,咱们随时联系。”

  有人敲孔若君的门。

  “我现在能干的事太多了。”这是金国强在心里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杨照问:“你快说你的主意。”

  杨倪留下他的手机号码,记上殷静家的电话号码。

  孔若君一边通过鼠标掩饰电脑屏幕一边说:“请进。”

  “今后谁得罪我谁倒霉。”这是金国强想的最多的另一句话。

  杨倪说:“马上就放暑假了,放暑假后,我和王志柱进城,我们踩着已有的护窗进入楼上的人家佯偷,当然,碰到好东西和钱我们也会顺手牵羊。然后你们就去那座居住区揽护窗生意,报准生意兴隆。咱们就这么一个一个小区干。”

  “我也该去上班了,有情况随时联络我。”孔志方说。

  王海涛推门进来说:“殷静哭了,你快去看看。”

  晚上,金国强在宿舍里从电视上看到了变成了马头的马老师。室友们对此事大加评论时,金国强很是享受。

  杨照说:“绝了!”

  杨倪和孔志方走后,孔若君赶紧回自己的房间上网联络辛薇。辛薇已经急疯了。

  “为什么?”孔若君问。

  入睡前,坐在上铺的金国强无意中瞥见下铺的杨倪在一次关闭笔记本电脑时出现的桌布竟然是殷静的照片!

  满天和王志柱获悉杨倪的主意后,满天对杨照说:“你弟是个宝,他的智力能让咱们发大财。”

  阿里巴巴:你怎么失踪了这么多个世纪?

  “她从电视上看到那个居委会主任的头变回来了,就哭了。”王海涛说。

  金国强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又怎么可能看错殷静的形象呢?!

  一个暑假,杨倪和王志柱在钱当妥,杨照和满天在后手订单,他们盈利8万元。

  牛肉干:也是为了你。

  孔若君跟着王海涛来到殷静的房间,殷静正在抽泣。

  杨倪就是盗窃殷静家的贼?决定殷静命运的那张磁盘在杨倪手中?金国强绞尽脑汁。

  光阴似箭。高考前后,杨倪也没闲着。当他进入孔若君家盗窃兼当托时,看见了电脑和骷髅保龄球。杨倪喜欢电脑,在学校有电脑课,他还经常到县城里的网吧上网,但他还没自己的电脑。杨倪已经想好,上大学后,买一台笔记本电脑。因此他顺手拿走了孔若君的一盒磁盘。杨倪没有见过保龄球,但那颗内含骷髅头的透明物件引起了杨倪的兴趣,他决定把它送给满天当生日礼物。

  阿里巴巴:考验我?

  “她刚变成狗头就变回来了,我怎么不行?”殷静问孔若君。

  金国强通宵失眠。他作出了两个决定:一,退学。他已经从殷静处得知,殷静家的人在全力以赴找这张磁盘。金国强明白自己必须离开杨倪,免得殷静家的人万一找到杨倪时搂草打兔子找到他金国强。金国强相信殷静家的人会找他的。二,窃走杨倪保留的有殷静照片的磁盘,如果他还保留着的话,删除杨倪的笔记本桌布。此举对金国强有“人质”作用,金国强确信殷静家的人不会放过她,但当他们知道他金国强手里攥着事关殷静命运的磁盘时,他们还敢动他一根毫毛吗?

  杨倪以612分被清河大学法律系录取。住进校园的第5天,杨倪给自己买了一个最酷的笔记本电脑。3位室友很羡慕。由于大学扩招,宿舍不够,学校将两座办公楼腾出来做学生宿舍。学生也无法做到以班为单位住宿,甚至跨系跨年级同住一室的都有。杨倪的3位室友就来了3个不同的系。

  牛肉干:以后你会知道。

  孔若君说:“你很快也能变回来。”

  次日上午,当宿舍里没人时,金国强开始搜查杨倪的物品。他第一个打开的是杨倪的抽屉,他将抽屉里的所有磁盘都插入电脑检查,当他找到了他想要的磁盘时,他删除了杨倪电脑的桌布。

  “现在农村比城市有钱。”一位有原装城市户口的名叫侯杰的室友看着杨倪的笔记本电脑说。

  阿里巴巴:有时你挺神秘。

  “我不信。”殷静还哭。

  室友侯杰回来时,金国强告诉她,他退学了。侯杰问为什么,金国强说没有原因,就是不想上了。侯杰没觉得奇怪,开学以来,退学的人挺多,很多对大学失望的人纷纷退学。

  “我哥是乡镇企业家。”杨倪把自己买笔记本电脑的钱合法化。

  牛肉干:生活越来越像网络,一天比一天扑朔迷离。

  “你们劝劝她,我马上来。”孔若君要再次尝试将殷静变回来。

  金国强清楚殷静和杨倪会分别找他,他要暂时躲起来。金国强决定趁杨倪还没发现丢了磁盘时先回父母家,他知道父母家肯定是杨倪他们找他的首选目标。

  “我也要买笔记本电脑。”另一位原装城里人说,他叫金国强。

  杨倪离开殷静家后,马上给哥哥打电话。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电脑旁边,他再次将扫描后的殷静床头柜上的照片替换下殷静脖子上的贾宝玉的头。

  父母对儿子在非周末回家感到惊讶。

  金国强心里清楚自己没钱买价格昂贵的笔记本电脑,他只是不想太让杨倪这个农村人占上风。

  杨倪对杨照说:“有急事。你和满天马上来见我。让满天带上我送给他的那颗骷髅保龄球。”

  按下“确定”键后,孔若君跑进殷静的房间问:“变回来了吧?”

  “爸,妈,我有重要的事跟你们说。”金国强说。

  那些天,宿舍里被谈论最多的话题是人头异变事件。金国强完全以局外人的身份参加讨论,没人知道他曾是第一个变头者殷静的男朋友。

  杨照不明白:“带保龄球干什么?有麻烦?”

  殷静依然是贾宝玉头。

  父母看着儿子。

  很快,金国强买了笔记本电脑,他的比杨倪的档次还高,整整5万元。辛薇的钱。

  杨倪不耐烦地说:“让你带你就带吧。”

  “人家这样,你还拿我寻开心!”殷静哭得更厉害了。

  “有一家外国大公司看上了我,他们出高价聘用我,年薪50万元。”金国强编制孝顺的谎言。

  进入大城市和大学后,杨倪才发现有多少钱都能花出去。虚荣心是大学生普遍的职业病,杨倪也没能免疫。他需要大量的钱。

  在一座公园的小山坡上,杨倪、杨照和满天见了面。满天将装有骷髅保龄球的包交给杨倪。

  只有一种解释说的通:恢复头必须使用换头时使用的那张照片,别的照片不行。

  “他们看上了你什么?”父亲问。

  哥哥杨照几乎每周和杨倪通过电话联系,他们每月至少见面一次。杨倪用自己的智慧给弟兄们盗窃出谋划策,他规定每个招儿只用一次,然后就换新的,绝不重复使用。这样警方无法破案。杨倪管这叫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满天对杨倪说:“你教给嫂子的拿招儿还真灵。这个月,她弄了3000多元,人不知鬼不觉。”

  孔若君顾不上说话,他急于证实自己刚才这个判断,他跑回自己的房间。

  “……看上了我的管理才能。”金国强说,“这是他们给的定金。”

  上周杨倪给杨照们支的招儿是:夜间,王志柱在某路边给122打报警电话,诈称出了交通事故,事故车辆需要拖车拖走。当两名交通警分别开着警车和拖车赶到事故现场时,被埋伏在那里的杨照打昏。杨照们脱下警察的警服,再用不干胶带将警察全身包括头部捆上,只留下鼻孔出气。杨照们穿上警服,开着警车和拖车大摇大摆地将停放在路边的汽车捡名贵的拖,其间还有联防队员见义勇为地协助“警察”拖“违章车辆”。那几辆奔驰被杨照们卖了122万元。买主惊奇地问你们干吗主动杀价,杨照们说是为了凑个122的吉利数。

  满天的老婆在农村信用社储蓄柜台当营业员。她不想老花丈夫弄来的钱,她是有自立意识的现代妇女,她要“自谋职业”。她向杨倪要挣钱的计谋。杨倪给嫂子出的主意是:遇到比较有钱的储户,就悄悄将点钞机里的一个金属爪弯过来一点儿,由此点钞机会在点钞的过程中将纸币截留在点钞机一两张,储户根本看不见。嫂子对目不转睛看着她点钱的储户说:您的这捆两万元少了一张,不信您自己点点。储户只能补上。储户走后,嫂子用身体挡住摄像机,假装喝水顺手牵羊拿出点钞机里的钱。

  孔若君清晨给居委会主任照了两张像,他要用另一张照片做试验。

  金国强拿出辛薇昨天给他的5万元中的2万元,放在父母面前。

  再上次,杨倪指挥杨照们怀揣20万元打劫某县城银行。王志柱先冒充储户拿着20万元到银行办理存款,当他拿到了银行给他的存单后,头套长筒丝袜的杨照和满天出现了,他俩一个拿假炸药包,另一个拿假手枪。拿假炸药包的杨照警告保安和银行工作人员说,谁的手离开头他就点燃炸药包。满天则用手指着桌子上王志柱刚存进去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20万元对营业员说你快把钱递出来,不递就打死你。营业员原本准备按照反抢训练时教官教的那样说没钱,但她不能当着20万元向歹徒撒谎,她只得屈从。事后杨倪和弟兄们喝酒祝捷时戏称这叫抢自己的钱。王志柱将20万元存单交给杨倪,杨倪说这定期存款留着给我当考研的经费吧。

  杨倪对满天说:“让嫂子别这么干了。”

  孔若君又用<鬼斧神工>将那哈巴狗头接到居委会主任的脖子上,电视屏幕上自然又是一番忙乱:居委会主任的头又变成狗头了。孔若君再用另一张照片恢复居委会主任的头,没有作用!

  “这是我第一次挣钱,给你们用吧。”金国强说,“我退学了。”

  当杨倪买了价值1万元的手机时,金国强很嫉妒,但她已经将辛薇给他的5万元花光了。金国强必须尽快拿到那50万元,他已经想好了,拿到50万元后,先买手机,再买汽车。校园里已经有开车上大学的校友了。

  “为什么?”满天问。

  此时此刻,孔若君彻底明白了:只有他编程的<鬼斧神工>软件具有换头功能,只有换头的那张照片才能恢复被换者的原貌。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不跟我们商量?”母亲说。

  金国强仔细策划重返殷静的方案。

  “其他计划也先暂停吧。”杨倪说,“你们先帮我找个人。”

  孔若君面对的是残酷的现实:备份有殷静换头的那张照片的磁盘被窃贼偷走了。如果找不到这张磁盘,或者窃贼已将磁盘中的殷静照片删除,殷静将使用贾宝玉的狗头生活终生。

  “比尔。盖茨退学当亿万富翁时,他父母就特别支持。我想你们也会像盖茨的父母一样有眼光。对吧?”金国强一边看表一边说。

  一天下午,杨照打电话说要见杨倪。杨倪在清河大学北门外的一家酒吧见哥哥。

  杨照觉出弟弟异常,他问杨倪:“找谁?”

  孔若君清楚自己如果想恢复殷静的原貌,就必须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想起大海捞针这句话。

  父母发愣。

  “什么事?”杨倪问哥哥。

  杨倪说:“这人叫金国强,是我在大学的同学寝友。他拿了我的东西,跑了。”

  隔壁传来殷静的笑声。

  “现在竞争特别激烈,好多公司想要我,有时他们会不择手段,比如说到家里向你们打听我的行踪,你们千万不要说,我会定期和你们联系,给你们汇钱。”金国强说,“我现在该走了。”

  杨照拿出一张报纸给杨倪看。那报纸的头版上有这样的标题<未进高校进高墙>,杨倪看内容,说的是2000年8月5日合肥市公安局花冲派出所抓获了4名盗窃嫌疑人,这4人都是今年已被高校录取的大学生,他们作案30多起,盗窃了价值10多万元的财务。

  满天问:“他拿了你什么?”

  孔若君托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殷静的房间。王海涛告诉孔若君,当殷静看到电视上的居委会主任的头又变成狗头时,就开心地笑了,她还说与其来回变着玩还不如不变。

  父亲说:“你从小就爱说谎,我看你有事。”

  “哥,你担心我?”杨倪猜到了哥哥的用意。

  杨倪说:“一张电脑磁盘。”

  孔若君苦笑。其实昨天殷静已经接受了现实,今天居委会主任的异变先是给她以心理上的平衡,等居委会主任恢复后,殷静就不平衡了。现在居委会主任又复辟了,殷静就又平衡了。

  母亲说:“不义之财不能要。”

  “你到今天不容易,你是咱们家的希望。”杨照说。

  杨照问:“磁盘里有什么?咱们的所有行动计划?”

  “既然如此,为了让殷静好受点儿,就让居委会主任陪着她吧。”孔若君想,“我看那居委会主任变头后见有这么多记者围着她,挺兴奋的。刚才我恢复她后,她好象很失落。”

  金国强说:“爸妈,别人不了解我,你们还不能了解我吗?我年年是三好学生!品学兼优。”

  “没事,只要你们严格按我说的办,绝对不会有事。”杨倪说。杨倪对杨照们有两点要求“第一是不要杀人,第二是作案手段只用一次。

  杨倪摇头:“不是。”

  孔若君毕竟阅历少,遇到这么大的事,他需要找人帮他拿主意。

  “咱这儿的学校只管学,不管品。”父亲说。

  “要不你退出?”杨照说。

  满天问:“那是什么?”

  “爸爸,我是孔若君。”孔若君在电话里听到爸爸的声音后说。

  “您这是偏见,学校怎么不管品了?每周一都升国旗,还坚持军训。”金国强看表,“我该走了。”

  “我一退出,不出1个月,你们就会进去。”杨倪喝光杯中的咖啡。

  杨倪说:“我暂时不想说,咱们一定要找回这张磁盘。”

  “你们看到那人的头来回变了吗?”孔志方问儿子。

  “我们不要你的钱。”母亲说。

  “我会慎重的,我还有25个构思,都是特绝的。干完这25次,我估计咱们会有3千万了,到那时咱们就进盆洗手。我也该出国留学了,去美国搅和搅和。”杨倪说。

  满天问:“你还有什么事不能让我们知道?我们会两肋插刀为你找这个人,但你应该让我们知道那张磁盘里有什么。”

  “看到了。我有事找您。”

  金国强拿起桌上的钱走了。

  “如果有了案底,公安局就不给你办护照了。”杨照提醒弟弟。

  杨倪说:“我说过了,现在我不能说。”

  “什么时候?”

  天已经黑了,金国强到本市的假证件黑市买了一张假身份证,他拿假身份证入住一家不太显眼的三星级宾馆。

  杨倪说:“这是我最不明白的事,国家干吗把好人都放出国去,把坏人给自己留着。帮外国政审,给外国把关。”

  杨照说:“出了什么事?你今天不对劲儿。”

  “就现在。”

  这是金国强有生以来头一次住宾馆,他估计由于白客的身份日后自己的钱少不了,从此他将是各类五星级宾馆饭店的常客。

  “不管怎么说,咱们要特别当心。你是前途无量的人。”杨照说。

  杨倪说:“没什么,我以后不想做犯法的事了,你们也别做了。”

  “现在不行,我正代表公司和客户谈一笔大生意,晚上吧?”

  金国强模仿外国电影里大亨的派头靠在床上给服务台打电话:“能把晚餐给我送到房间来吗?”

  “我知道。”杨倪说。

  杨照和满天面面相觑。

  “特别重要的事,我必须现在见你!”

  “可以。您的房间号?你要几份晚餐?中餐还是西餐?”小姐问。

  除上学和策划案子外,其他时间杨倪都用来上网。孔若君的磁盘都被杨倪覆盖使用了,只有那张里边有一个美女照片的他没删除,那女孩儿太漂亮了,杨倪发

  满天提醒杨倪:“咱们过去做的那些事可是死罪,你是学法律的,比我们清楚。”

  “什么事?”

  “708房间。一位。西餐。”金国强说。

  最近杨倪在网上找到了心爱的人,他爱得如醉如痴。尽管他还没见过她的相貌,但他直觉到她的美丽,他料定她起码不会比磁盘里那女孩儿逊色。

  杨倪说:“咱们先找金国强,其他事以后再说。”

  “我不想在电话里说。反正你怎么想这件事的重要性都不会过分。”

  “15分钟后给您送去。先生还有别的吩咐吗?”小姐说。

  杨倪的网名叫蒙面人。

  杨照勉强点头。满天看着湖中的游船发呆。

  “王海涛还在你家?”

  “暂时没有了。”金国强放下电话后右臂用力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你要这骷髅干什么?不会是物归原主吧?”满天突然问杨倪。

  “他和宋智明都在。”

  金国强洗了个澡,很痛快。金国强在家洗澡没爽过,家里喷头的水很细,连屁股沟都盖不住。

  杨倪说:“你说对了,是完璧归赵。这是我女人家的物件。”

  “你叮嘱他们,等你回去再离开,殷静身边不能没人。你现在来吧,我在公司等你。”

  金国强穿着浴衣和拖鞋从卫生间出来,有人按门铃。

  满天和杨照像看怪物似的看杨倪。

  “谢谢你。”孔若君挂上电话。

  “进来。”金国强说。

  满天回到家里后,找到王志柱。

  孔若君向王海涛和宋智明交待后,拿上数码相机和<鬼斧神工>的备份磁盘去见孔志方。

  男侍推着餐车进来给金国强送晚餐。

  王志柱问满天:“杨倪又有什么高招儿?我都没钱了。”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急?”孔志方在公司会客室问儿子,“我提前轰走客户,弄不好老板会炒我鱿鱼。”

  “先生在哪儿用餐?”男侍问。

  满天说:“杨倪要出卖咱们。”

  孔若君关上门,将殷静异变的来龙去脉告诉孔志方。

  “放茶几上吧。”金国强说。

  王志柱说:“你胡说!”

  “逗我?”儿子说完后,孔志方说。

  男侍将餐车上的西餐迁徙到茶几上。金国强学着电影里的样子给他10元小费。

  满天将经过告诉王志柱。王志柱呆了。

  “爸!我会跑这么远来拿你开涮吗?”孔若君说。

  “我们不收小费。”男侍拘束地说。明显的想要又不敢要。

  满天说:“杨倪这小子读书读坏了,鬼迷心窍了。想当初,还是咱们从他小学起供他上的学。咱们瞎了眼,白投资了。”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孔志方审视儿子。

  “那要是看什么人给。”金国强坚持将10元钱塞给男侍。

  王志柱问:“咱们怎么办?”

  “绝对是真的。”孔若君说,“我是你儿子,你还能不了解我?这是装有<鬼斧神工的磁盘。”

  “谢谢先生。”男侍将钱塞进衣兜推着餐车走了。

  满天说:“还能怎么办?”

  孔志方接过磁盘看,然后看儿子。

  金国强打开电视,他一边用餐一边看电视。

  王志柱:“大哥的意思?”

  “白客。”孔志方冒出这么一句。

  电视屏幕上一男一女两个长期并肩战斗的播音员正在直播新闻。

  满天用手指碾灭眼蒂,说:“我替法院判他死刑。”

  “什么白客?”孔若君不懂。

  金国强注视着电视屏幕吃了一口罐焖鸡后忽发恶作剧奇想:如果在这二位直播新闻时换他们的头,肯定刺激。

  王志柱呆了半晌,说:“没别的办法?”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计算机领域将多一个名词:白客。”孔志方若有所思的说。

  金国强顾不上吃饭了,他兴奋地拿出数码照相机和笔记本电脑。金国强举起数码照相机拍摄电视屏幕上的男女播音员。他再将数码照相机里的两位播音员照片输入笔记本电脑。

  满天:“他要当好人,咱们只能是他送给公安的立功见面礼。咱们除了灭口别无他路可走。”

  “相对于黑客?”孔若君有悟性。

  金国强使用<鬼斧神工>在笔记本电脑里给女播音员换上了猪头,给男播音员换上了驴头。现在万事俱备,只需分别按“确定。”

  王志柱问:“杨照知道吗?”

  孔志方点点头。

  金国强极其兴奋,他可以亲眼看到播音员头部异变的过程,电视观众也能目睹这一不可思议的场面。

  满天说:“杨照虽然也不满,但他毕竟是杨倪的亲哥。我信不过她。就咱俩办这件事。咱们这是帮杨照。

  金国强将笔记本电脑放在膝盖上,他为先换男的还是女的很是踌躇了一番,最后金国强决定做个绅士:女士优先。

  王志柱点头,满天和王志柱耳语。

  电视屏幕上的女播音员自我感觉良好地口播一条比较正经的新闻,金国强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屏幕,他的右手按下了膝盖上的笔记本电脑中的“确定”。

  女播音员的头奇迹般地变成了猪头,她还浑然不觉,依然用口条喋喋不休地说着。

  金国强哈哈大笑,眼泪洒到笔记本电脑上。他想象得出电视台直播新闻间里此时此刻的混乱局面:插播广告吧?新闻节目里没有这个规矩。再说事后如何向厂家收取广告费?也不能开在新闻节目中硬播放广告的先例。中断新闻吧?这么重要的节目,责任谁负?新闻节目企不变成了魔术表演?全是假的了。

  果然,猪头口播新闻在电视屏幕上竟然持续了1分钟时间,由此可见电视台的束手无策。金国强手舞足蹈。

  男播音员替换下了女播音员,继续战友未竞的事业。

  金国强将笔记本电脑中已经整装待发的驴头男播音员的图片调出来,他按下了“确定。”

  电视屏幕上的男播音员变成了驴头。由于驴头耳朵的长度过于明显从而导致头部支撑力的增大,那男的显然察觉到自己也遭遇不测了,他强忍着不伸手摸自己的头而是继续播报。金国强断定,男播音员变头的收视率肯定比女同事高得多:不计其数的家人肯定急呼在卫生间准备轻装上阵等着看新闻完了看电视连续剧的血亲来看地道的新闻。

  电视台不得不打出转播世界杯时的家常便饭字幕:信号中断,请稍候。

  金国强放下笔记本电脑,他大口吃西餐,再将口中的饭菜悉数喷出来。

  这之后,两位播音员没有在本次新闻节目中再露面,全是变了调的画外音。

  金国强想:“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以我对辛薇和殷静的了解,两位播音员变头后,她俩是这个世界上最高兴的人。这也算是我金国强对她俩的报答吧。”

  金国强在笔记本电脑中新建了一个名为“人质”的文件,他将马老师,男女播音员的换头原装照片存放到“人质”文件中。金国强清楚,如果这些照片被删除,这3位的头就永远换不回来了。金国强想等到没钱花时,以此为条件让他们付赎金后再恢复他们的原头,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