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上午,在宿舍和殷静在望上聊天的杨倪忽然接到满天打来得电话,满天说他们抓到了金国强,满天让杨倪快去。

  晨练的音乐结束后,居委会主任弯腰关录音机。当她拿着录音机转回身面对练友们时,人群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居委会主任的头变成了一只哈巴狗的头!尽管本小区的居民已然经历过昨天殷静变异的磨练,但他们还是结结实实地大惊小怪了一回。

广西桂北的大瑶山区,经常有狼群出没。这种狼,个体比草原上的狼要小,但动作非常敏捷,而且异常狡猾。据说,这种狼与猎狗天生亲善,即使是最好的猎狗,当遇上这种狼的时候,都摇头摆尾亲热得不得了,好似两个久别重逢的好朋友。所以,当地的老百姓就叫这种狼为“狗舅”,意思是狗的舅舅。
“狗舅”其实是一种豺与狼的杂交变种,它具有狼的凶悍残忍与豺的狡猾多疑的特征,是桂西北瑶山丘陵地带上一种非常善于捕猎的食肉兽。千百年来,它在维持生态平衡方面担当了重要的角色。可是人们为了发展生产,一直毫无计划地猎杀它们,使它们沦为桂西北地区最有绝种之虞的食肉动物。
初战告捷
柳州市郊区有个养殖户,名叫林汉强。他是养鸡能手,这几年他靠养鸡发了大财。
如今,人们的生活改善了,越吃越讲究起来,对自然传统喂养的家禽情有独钟。于是,瑶山出产的用传统方法放养的鸡,大批出口到香港甚至海外去,成为我国的名牌产品“瑶鸡”。
林汉强是一个商业意识较强的企业家,于是,他决定将自己在柳州郊区的养鸡场,搬到瑶山去自然放养。
林汉强到了瑶山,与当地政府签了合同,租了一座名叫草帽岭的山,着手放养“瑶鸡”。因为是自然放养,第一道工序就是“清场”。也就是说,一定要将这山上所有的食肉野兽,赶尽杀绝。于是林汉强请了当地几个猎户,用了一个星期的工夫,将草帽山所有的食肉动物,如狐狸、野狼、獾、黄鼠狼等猎杀干净。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是,有一天深夜,鸡场成百只种鸡被莫名的动物咬死了。鸡场里虽然也养有两条猎狗,但是,整个晚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请的饲养员中,有一个叫盘老四,曾是当地的瑶族猎户,这盘老四仔细查看了现场野兽的脚印后,大惊失色地说:“场长!不好了,这两个坏蛋,原来是‘狗舅’啊。难怪猎狗没吠一声。这家伙,报复心极强。你若是惹火它,它会和你没完没了地对着干的!”
林汉强听了大怒。一气之下,向公安局申请买了几条双管猎枪。他咬牙切齿地说:“我就不信几只野兽,会有什么能耐,我就斗不过它?明天,我们全场出动,去端它的老窝。”
翌日,林汉强带了五六个员工,拿上猎枪开始搜山。草帽山并不算大,树木茂盏,山洞连着山洞。由于有经验丰富的猎户盘老四,他们搜了方圆五六里,果然在一条山旮旯里,找到了狼窝。窝里还有两只如小狗一般大小的“狗舅”崽子。林汉强大喜,就命人捉了这两只小狗舅崽,带领众人回去了。
想起被咬死了几百只种鸡,林汉强气不打一处来,也不听盘老四的规劝,不但将两只小狗舅崽子杀掉了,还命人将狗舅崽皮钉在木板上,放在鸡场门口示众。一是想杀一儆百,让其他野兽再不敢打鸡场的主意;二是引蛇出洞。不是说“狗舅”报复心极强吗?如果它们来报复,他正好守株待免,一网打尽。每天晚上,他都安排了人荷枪实弹守侯。一连好几天,鸡场倒是相安无事。

  金国强复制了<鬼斧神工>离开殷静家后,他明白自己现在最需要的东西是数码照相机。可是他没有钱。

  欣喜若狂的杨倪正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殷静,遗憾的是殷静不知因为什么不在网上了,杨倪当然不可能知道殷静离网是去劝贾宝玉不要咬殷雪涛。杨倪火速赶往满天在电话里告诉他关押金国强的地方。

  “出了什么事?”居委会主任发现大家都看她。

  金国强想到了辛薇。

  杨倪一进门就问:“金国强在哪儿?”

  “你的头……”一个年龄相当于6个少女的练友指着居委会主任的头结结巴巴地说。

  金国强到辛薇家时,辛薇正在网上和牛肉干聊得火热。母亲告诉辛薇那个金国强来了,在客厅等她。

  满天和王志柱一拥而上,将杨倪按在地上,满天使用胶带将杨倪缠死。

  “我的头怎么了?就算变成狗头也不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呀!”居委会主任一直对昨天电视台不因殷静的事采访她耿耿于怀。

  “叫他来我这儿。”辛薇说。

  “你干吗?”杨倪质问满天。

  当居委会主任的手接触到自己的脸时,她的声带发出了压过所有人的声音。

  金国强进来,他看了一眼电脑屏幕问辛薇:“你也上网?”

  满天说:“应该是我问干吗!你要当叛徒,我们如果不杀你,我们肯定活不成!这叫正当防卫!我真后悔供你上大学,你读书读坏了良心。

  “快报警!”有人说。

  辛薇说:“我这样的人,不上网,谁理我?有进展?”

  “我哥呢?”杨倪问满天,他担心哥哥已遭不测。

  孔若君的房间窗户距离晨练的花园不远,他在按下“确定”键不到5秒钟后清清楚楚听到了居委会主任的嚎叫声。

  金国强说:“我有重大发现。但还需要证实,我急需5万元资金。顶多两天后,告诉你真相。”

  “杨照马上就来。”满天说,“我是明人不做暗事,我杀了你也是为了保护杨照。”

  孔若君不顾一切地冲出家往楼下跑。

  辛薇让母亲拿5万元给金国强。

  杨照来了,他看见地上被困的不能动弹的杨倪,吃惊的问满天和王志柱:“你们这是干什么?”

  目睹变成哈巴狗头的居委会主任,孔若君成为花园里的一尊石雕,他没有了思维,没有了呼吸,只剩下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居委会主任的狗头。

  金国强走后,母亲对辛薇说:“我不喜欢这个人。”

  满天拿出刀子,说:“杨倪要重新做人,这你已经知道了。咱们犯的都是死罪。自首也没有宽大的可能。何况咱们凭什么去自首啊?弱智呀?杀了杨倪,怎么可能活下去。不杀他,咱们肯定死。”

  这回,电视台的车是和警车一起感到的。

  辛薇说:“喜欢的人替你办不了正事。”

  杨照问杨倪:“你能不去自首吗?”

  还是那位警长,他见到居委会主任后说:“又一个!”

  金国强拿着5万元离开辛薇家时回头看了看这座别墅,他料定自己不会再来了。他在心里说我得感谢你辛薇是你让我成为神通广大的白客。还倒贴我10万元。

  杨倪说:“不能。”

  警长和电视台的记者同时向居委会主任发问。摄像机疯狂摄取一切能摄取到的镜头。

  金国强到商店买了一台数码照相机,他现在急于要做试验。拿谁开刀呢?最好是仇人,一举两得。

  满天看杨照。

  目击者争先恐后向警察和记者描述事件的经过。

  金国强首先想到了高中马老师。

  杨照伸手向满天要刀子:“要杀我杀。”

  一位记者从摄像机里拿出录像带对同事说:“你先把带子送回台里发消息,我们在这儿继续拍,你随时来拿!”

  金国强从小学到高中考试成绩不软,在考试成绩代表学生一切的国度里,自然不应该有老师和金国强过不去。事实上在金国强从小学到高中的12年学生生涯中,只有高中教英语的马老师贬损过他一次。马老师对金国强并无成见,也许那天马老师家里有事不痛快,比如妻子不让他给农村的父母汇钱什么的。金国强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识时务地对马老师今天脸上的阴云敬而远之,他竟然提了一个马老师没能回答出的问题。于是马老师将不能孝敬父母的火气撒到了金国强身上。他使用尖刻的语言挖苦金国强自以为了不起,其实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对于马老师对他的贬损,金国强始料未及,他不能反抗,只能任凭马老师继续往他身上泼脏话。越是没有受过老师贬损的学生越在乎老师的贬损。对于那次屈辱,金国强一直铭刻在心。金国强多次做过这样的梦:他去瑞典领取诺贝尔奖后,回国后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马老师,他对马老师说,终于有一个绣花枕头拿了诺贝尔奖。

  满天将刀子递给杨照。杨照拿着刀子突然刺向满天。满天没想到杨照这一手,他捂着伤口对王志柱喊:“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刀子!”

  没人注意变成石雕的孔若君。

  决定拿马老师做试验后,金国强拎着数码照相机去自己就读过的高中,正当金国强在学校大门外徘徊发愁如何找到恰当的理由重返母校给马老师拍摄数码照片时,该着马老师在劫难逃,金国强看见马老师骑着自行车从校门里出来。

  王志柱将他的刀子扔给满天。

  孔若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金国强迅速举起拥有高倍数变焦镜头的数码照相机给马老师拍照。可怜马老师竟毫无察觉。

  满天和杨照搏斗,双方滚在一起,刀子不停地进出对方的躯体。最后两个人面对面的倒在地上。满天的肠子先流出来,杨照的肠子也跟着流出来。双方的肠子搅在一起,继续撕打。

  正准备出门上班的范晓莹和殷雪涛看出孔若君神色不对,殷雪涛问:“若君,你不舒服?”

  在回大学的途中,金国强到一家电脑软件店买了一张<动物图库>光盘,该光盘里收有500种动物的照片。

  满天有气无力的对王志柱说:“你杀了杨倪……。”

  孔若君摇摇头,他的泪水顺着鼻子两侧流下来。

  金国强回到大学宿舍时,已是下午5点了。宿舍里只有杨倪愁眉苦脸地看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屏幕。

  王志柱拿起地上鲜血淋漓的刀子,朝杨倪走过来。杨倪什么也不说,他闭上眼睛等死。

  孔若君想说是我害了殷静,但他没有勇气说出来。

  “失恋了?”金国强一边往他的上铺爬一边问杨倪。

  王志柱的刀子触及到杨倪的皮肤,是在割胶带。

  “你这是怎么了?”范晓莹见儿子这个样子,慌了。

  “网上恋人失踪了,已经3个小时了。”杨倪说。

  杨倪睁开眼睛

  电话铃响了。

  这3个小时中,有1个小时殷静和金国强在一起。

  王志柱泪流满面的说:“杀你,我还真下不去手……。。你为什么要自首?咱们原来多好……。都被你毁了”

  殷雪涛接电话,是宋光辉打过来的。

  金国强坐在自己的铺位上接通笔记本电脑,他一边将数码照相机里的马老师的照片输入电脑一边对杨倪说:“你要抓紧找她,据说网上女孩儿变心特快,比芯片升级换代还快。”

  松绑后的杨倪说:“不是毁,是救。象咱们原来那么干,迟早都是死。”

  “你们看电视了吗?”宋光辉问。

  电话铃响了。杨倪接电话。殷静找金国强。

  杨倪的手机响了。殷静告诉他,她的头已经复原,金国强已经罪有应得。她问杨倪在哪儿。

  “没有,怎么了?”殷雪涛问。

  “请稍等。”杨倪对金国强说,“你的电话,女的。”

  “我的哥们儿要杀我,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准备现在自首。”杨倪说。

  “你快打开电视!”宋光辉说。

  “问她是哪儿?”金国强小声说。

  殷静说:“我支持你自首。进去时,你填表一定要在亲属栏写上我的名字,职务是你的未婚妻。”杨倪热泪盈眶:“我一定照你说的填表,如果有填表这一项的话。”

  殷雪涛打开餐厅里的电视机,屏幕上是长着狗头的居委会主任。

  “你贵姓?”杨倪问对方。

  殷静说:“我天天去探监”

  “快去叫殷静!”殷雪涛对范晓莹说。他觉得这对殷静来说是好消息。

  “我姓殷。”殷静说。

  杨倪说:“我不是去住宾馆。”

  殷静还在睡觉。范晓莹叫她快起来。

  “她姓殷。”杨倪告诉金国强。

  殷静说:“没准九夸大了,你是自首啊!”

  “干什么?”殷静问。

  “说我不在。”金国强摆手。

  杨倪说:“你不知道我经手的案子的性质,我是学法律的,我懂。”

  “又有一个人的头变了,电视上正在报道,你快去看。”范晓莹说。

  “我听见他说话了!”殷静大怒。

  殷静说:“从死缓一下,我都等你!含死缓。”

  “真的?”殷静一越而起。

  “他真的不在。”杨倪挂断电话。

  杨倪说:“如果是死刑,来世你只能嫁给我。”

  全家人包括贾宝玉都看电视。电视台的记者说,就在昨天出现人体异变的那个住宅区,今晨又出现了一例人体异变。异变者也是变成了狗头,只是这回是哈巴狗。记者还特别说,该居委会主任从不养狗。电视台采访了有关专家,以为专家分析说,很可能该住宅区的建筑中使用了放射性建筑材料,导致人体异变。另一位专家反驳说,反射性物质只会导致白血病什么的,决不导致质变头。还有一位专家甚至推测这是外星人的恶作剧。

  “谢谢。”金国强在杨倪的头顶上说。

  殷静说:“这应该是我说的话,来世你只能娶我。”

  孔志方也打来报喜电话。范晓莹说我们已经看到了。

  “你的马子?脾气不小呀?”杨倪模仿下作港台电视剧里男混混对女友的称呼。

  由于杨倪的手机档次很高,王志柱在一边将双方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王志柱对杨倪感叹:“难怪你自首,换了我,找到这份爱,我根本坚持不到今天才自首。你可真沉的住气。”

  范晓莹看了看表,对殷雪涛说:“咱们该上班去了。”

  金国强没说话,他专注地在上铺使用<鬼斧神工>切换马老师的头。

  杨倪打110。

  殷雪涛问孔若君说:“你身体没事吧?”

  杨倪看见狗头忽然在网上露面了,他立即全身心投入和狗头网恋。

  “这里是110报警电话,请讲。”110说。

  孔若君说:“刚才有点不舒服,已经好了。一会儿宋智明和王海涛来。您放心吧。”

  金国强顺利将<动物图库>光盘里的一颗马头安在了马老师的脖子上。看到马首人身的滑稽图案,金国强忍不住笑了。

  “我是罪犯。自首。除警车以外,再来一辆救护车。地址是……。”杨倪说完将手机从窗户扔了出去。第三十四章结局

  范晓莹和殷雪涛走后,殷静对孔若君说:“这世界上怪事越来越多。”

  杨倪抬头看金国强:“有什么高兴事?”

  辛薇复出后,更受影迷欢迎。在她的力荐下,一大牌导演起用殷静出演故事片《生化保姆》中的肖慧勤。殷静因此片一夜走红,成为与辛薇齐名的影后,名利双收。

  “是……”孔若君心不在焉。

  金国强说:“看到你和马子联系上了,为你高兴。”

  汪导力邀辛薇和殷静联诀主演《并蒂莲》,该片获得本届奥斯卡最佳故事片奖。评委在决定将最佳女主角奖授给辛薇还是殷静时,根本无法达成协议,最后破了奥斯卡奖的先例,将本届最佳女主角奖同时授给辛薇和殷静。

  “……我如果对你说……。是我把你弄成这副模样的……你会原谅我吗?”孔若君对殷静说。

  杨倪正色道:“你再管她叫马子我会捅死你。”

  辛薇已和西部制药九厂握手言和,由于有辛薇做形象代表,钙王畅销全球,连美国第一第二夫人都天天狂喝。

  殷静哈哈大小:“别逗了,你要是真有这本事,你可就值大钱了!”

  金国强说:“得,真爱上了。我以后管她叫弟妹。”

  满天被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由于杨倪是首犯,亦被判处死刑,因其有自首立功表现,缓期2年执行。杨照被判无期徒刑。王志柱被判有期徒刑20年。满天的妻子被判有期徒刑15年。

  “如果是真的呢?”

  杨倪说:“好象我比你大吧?”

  殷静每周到监狱探视杨倪。杨倪表示一定要在监狱有上佳表现,以获得减刑。殷静则表示,不管减刑与否,她都死心踏地等杨倪,如果两年后杨倪被执行死刑,她就一直等到下辈子。由于殷静成名后对媒体采取低调,从不参加电视台大众文化类的娱乐节目,因此,杨倪服刑的监狱就成为媒介能见到殷静的圣地。每到殷静探监的日子,俨然是监狱的节日。监狱门口人山人海,盛况空前。被称为殷静一条街。

  “我喜欢幽默!那居委会主任也是你弄的?这样吧,你再帮我弄一个人怎么样?我的小学数学老师,她对我特不好。”殷静笑着说。

  “那就叫嫂子。”金国强说。

  取消殷静入学资格的那所电影学院追悔莫及,院长率全体教职员工乞求殷静收下该学校孝敬她的毕业证书。殷静一反报复的常态,竟然笑纳。崔琳闻知此事后感慨道:我的生女真正成熟了。

  孔若君叹了口气,没人会信他的话。

  金国强的手指放在笔记本电脑的自带鼠标上,他不完全相信自己只要按下“确定”键,马老师的头就会变成马头,但他还是拿出10分钟来回忆当年那次马老师羞辱他的场面。

  孔若君创办了自己的电脑公司。孔志方跳槽给儿子打工,出任孔若君电脑公司副总经理。孔志方首先靠新款鼠标一炮打响,孔若君将其定名为皮皮鲁鼠标。该鼠标除具有鼠标原有的功能外,使用者只要手攥皮皮鲁鼠标,电脑屏幕右下角就出现了使用者的体温、脉搏、血压、心脏工作是否正常等数据。如果使用者在使用电脑时身体出现意外,鼠标会自动通过因特网向急救中心求救。皮皮鲁鼠标获得专利后投放市场供不应求,在短短3个月里,畅销全球8000万个。孔若君电脑公司已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并飙生,孔若君已是亿万身价。孔若君陪辛薇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他和辛薇决定和殷静杨倪同时举行婚礼,由此,孔若君和辛薇企盼杨倪减刑的心情比殷静还迫切。

  殷静和孔若君一起吃早餐。殷静吃完饭后竟然用舌头舔盘子。

  “恶有恶报。”金国强在心里说完这句话,他不是用鼠标而是用报复心直接点击“确定”。

  金国强独树一帜与众不同全球唯一的蟑螂头被好莱坞兴探相中,星探认定金国强的蟑螂头有巨大的市场价值。金国强因此得以到美国好莱坞发展。著名编剧约翰逊为金国强夺身定做的多级电影《蟑螂009》获得空前成功,第一部票房就突破200亿美元。金国强的每部片筹已逾1亿美元,还不包括后期分帐。金国强已是美国头号影帝加影界首富。好莱坞凡人不理的影后朱丽叶已和金国强曲尊在白宫举行了婚礼。金国强获得本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门铃响了,孔若君从门镜往外看是两个小伙子。

  金国强将笔记本电脑和数码相机塞到辈子下边,他到宿舍楼外的公用电话亭往母校打电话。

  在颁奖典礼上,金国强邂逅辛薇、殷静和孔若君。金国强由衷感谢殷静动议将他变成蟑螂头。金国强还小声告诉孔若君说,他当初早就防患于未然复制了150份《鬼斧神工》软件。孔若君闻声大惊失色。金国君说你放心,我不会拿来用的。我如果拿出来,我的饭碗就砸了。孔若君细想觉得金的话很有道理,他才如释重负。金国强临上劳斯莱斯时挽着坦胸露背的朱丽叶的胳膊对孔若君说,如果他有混不下去的那一天,没准白客还会东山再起。孔若君呆若木鸡,当即决定今后他的公司将主要精力放在开发反白客软件上。

  “你们找谁?”孔若君问。

  “请找高二教英语的的马老师。”金国强说。

  殷雪涛和范晓莹友好离婚,双方拥有共同的离婚理由:企图拥有更多的继女继子。

  “我是宋智明,他是王海涛。”外边说。

  “请你等一下。”对方说。

  贾宝玉已婚,太太是歌星杨玮家的母狗,芳名林黛玉。目前贾宝玉和林黛玉两地分居。贾宝玉对于双方主人心血来潮式的包办婚姻和完事后立马棒打鸳鸯的做法颇有微词,但敢怒不敢言。

  孔若君打开门,4个人都做自我介绍,他们立刻就成了朋友。王海涛和宋智明没有对殷静的头表示任何惊讶,这使殷静感到欣慰。

  金国强的心嗵通地狂跳。

  宋光辉的头儿向其询问换人头事件的侦查结果,宋光辉左顾而言它,还说保证不会再有电视台的播音员在直播新闻时被换成动物头。头儿说你拿我当傻子,我搞反间谍工作时你还穿开裆裤呢。你手下有两名组员是我的人,他们除了听你指挥外,还替我监视你。你头一次跟踪杨倪我就知道。你身上有我的窃听器,就是我送给你的打火机。只不过我和你在白客的问题上看法碰巧一致,我也不愿意让白客祸害世界,所以我就默许了你的做法。不过有一句话我说在前边,你那个继子孔若君—-如果能叫继子的话反正你们家够乱的—我需要他的时候,你要责无旁贷的叫他来。那小子是个天才,必要时,我想委托他给咱们设计战区间谍防御系统。当然该系统决不会简称TMD。上网的人都知道在网上TMD是“他妈的”的意思。

  “你俩先陪殷静玩,我和网友有点事。”孔若军对王海涛和宋智明说。

  “马老师出事了!”对方气喘吁吁的说。

  金国强走穴演出后,那边远贫困地区的头儿们由于和明星联手慷慨解囊扶贫而在人民群众中威信骤增。头儿们就顺坡下驴,一反常态全身心投入领导人民群众脱贫,使得该地区迅速摘掉国家级贫困帽子,由此导致公款参观取经者络绎不绝,旅游会议收入成为该地区新兴的无烟工业,致使该地区成为全省首富。

  孔若君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他同时打开电脑旁的电视机,电视台正在直播在医院接受检查的居委会主任。

  “出什么事了?”金国强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黄密放话要追杀沈国庆,沈国庆惶惶不可终日。一日,沈国庆于百无聊赖中偶然花5元钱买了张彩票,竟然中了1千万元的巨奖。沈国庆背上500万元向黄密负荆请罪,黄

  有两件事,孔若君需要进一步证实:一,既然头能换过去,为什么不能换回来?二,别人编辑的图片切换软件也能做这事儿吗?

  “马老师的头……”

  孔若君和孔志方再次去见渊洁,将白客事件自始至终详细告诉郑渊洁。郑渊洁如实纪录,一气呵成,写了30万字,定名为《白客》,出版社将《白客》中不适合成年人阅读的内容逐一严明正身挥泪斩马谡,悉数删除忍痛割爱,余20万字。

  孔若君在电脑里将居委会主任的头换了回来,他一边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一边按下了“确定”键。

  “你说呀!”

  2000年7月20日至9月7日

  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专家检查的居委会主任的狗头突然不翼而飞,居委会主任的原装头完璧归赵。在场的人大惊。电视台记者急忙向观众报道事态的新进展。

  “他的头变成马头了……”

  写于北京皮皮鲁城堡

  孔若君兴奋之余又纳闷:居委会主任的头能换回来,殷静的头为什么不行呢?

  金国强将手中的电话听筒扔向天空。

  孔若君决定趁居委会主任在电视上,先试试别的图片切换软件能不能换头。孔若君使用市场上出售的图片切换软件嫁接居委会主任的头,电视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无动于衷。

  金国强跑到校园里的湖边,他不顾一切地用双手捧起湖里脏的面目全非的水,大口大口地痛饮。

  “只有我的<鬼斧神工>拥有这种功能。”孔若君终于明白了。

  喝够了后,金国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整理自己的思绪。湖对面是一座校领导使用的办公楼,其中三层的一个窗户下边的室外空调机和室内机连接的管子上包裹的白色带子脱落了一截,那一截一端尚受束缚的带子在微风的作用下做着各种舞蹈动作。金国强注视着空调机的带子的舞姿,思索已经成为白客的他应该如何抓住这个机会昂首挺胸走人生的路。

  有人敲孔若君的门。

  “我现在能干的事太多了。”这是金国强在心里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孔若君一边通过鼠标掩饰电脑屏幕一边说:“请进。”

  “今后谁得罪我谁倒霉。”这是金国强想的最多的另一句话。

  王海涛推门进来说:“殷静哭了,你快去看看。”

  晚上,金国强在宿舍里从电视上看到了变成了马头的马老师。室友们对此事大加评论时,金国强很是享受。

  “为什么?”孔若君问。

  入睡前,坐在上铺的金国强无意中瞥见下铺的杨倪在一次关闭笔记本电脑时出现的桌布竟然是殷静的照片!

  “她从电视上看到那个居委会主任的头变回来了,就哭了。”王海涛说。

  金国强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又怎么可能看错殷静的形象呢?!

  孔若君跟着王海涛来到殷静的房间,殷静正在抽泣。

  杨倪就是盗窃殷静家的贼?决定殷静命运的那张磁盘在杨倪手中?金国强绞尽脑汁。

  “她刚变成狗头就变回来了,我怎么不行?”殷静问孔若君。

  金国强通宵失眠。他作出了两个决定:一,退学。他已经从殷静处得知,殷静家的人在全力以赴找这张磁盘。金国强明白自己必须离开杨倪,免得殷静家的人万一找到杨倪时搂草打兔子找到他金国强。金国强相信殷静家的人会找他的。二,窃走杨倪保留的有殷静照片的磁盘,如果他还保留着的话,删除杨倪的笔记本桌布。此举对金国强有“人质”作用,金国强确信殷静家的人不会放过她,但当他们知道他金国强手里攥着事关殷静命运的磁盘时,他们还敢动他一根毫毛吗?

  孔若君说:“你很快也能变回来。”

  次日上午,当宿舍里没人时,金国强开始搜查杨倪的物品。他第一个打开的是杨倪的抽屉,他将抽屉里的所有磁盘都插入电脑检查,当他找到了他想要的磁盘时,他删除了杨倪电脑的桌布。

  “我不信。”殷静还哭。

  室友侯杰回来时,金国强告诉她,他退学了。侯杰问为什么,金国强说没有原因,就是不想上了。侯杰没觉得奇怪,开学以来,退学的人挺多,很多对大学失望的人纷纷退学。

  “你们劝劝她,我马上来。”孔若君要再次尝试将殷静变回来。

  金国强清楚殷静和杨倪会分别找他,他要暂时躲起来。金国强决定趁杨倪还没发现丢了磁盘时先回父母家,他知道父母家肯定是杨倪他们找他的首选目标。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电脑旁边,他再次将扫描后的殷静床头柜上的照片替换下殷静脖子上的贾宝玉的头。

  父母对儿子在非周末回家感到惊讶。

  按下“确定”键后,孔若君跑进殷静的房间问:“变回来了吧?”

  “爸,妈,我有重要的事跟你们说。”金国强说。

  殷静依然是贾宝玉头。

  父母看着儿子。

  “人家这样,你还拿我寻开心!”殷静哭得更厉害了。

  “有一家外国大公司看上了我,他们出高价聘用我,年薪50万元。”金国强编制孝顺的谎言。

  只有一种解释说的通:恢复头必须使用换头时使用的那张照片,别的照片不行。

  “他们看上了你什么?”父亲问。

  孔若君顾不上说话,他急于证实自己刚才这个判断,他跑回自己的房间。

  “……看上了我的管理才能。”金国强说,“这是他们给的定金。”

  孔若君清晨给居委会主任照了两张像,他要用另一张照片做试验。

  金国强拿出辛薇昨天给他的5万元中的2万元,放在父母面前。

  孔若君又用<鬼斧神工>将那哈巴狗头接到居委会主任的脖子上,电视屏幕上自然又是一番忙乱:居委会主任的头又变成狗头了。孔若君再用另一张照片恢复居委会主任的头,没有作用!

  “这是我第一次挣钱,给你们用吧。”金国强说,“我退学了。”

  此时此刻,孔若君彻底明白了:只有他编程的<鬼斧神工>软件具有换头功能,只有换头的那张照片才能恢复被换者的原貌。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不跟我们商量?”母亲说。

  孔若君面对的是残酷的现实:备份有殷静换头的那张照片的磁盘被窃贼偷走了。如果找不到这张磁盘,或者窃贼已将磁盘中的殷静照片删除,殷静将使用贾宝玉的狗头生活终生。

  “比尔。盖茨退学当亿万富翁时,他父母就特别支持。我想你们也会像盖茨的父母一样有眼光。对吧?”金国强一边看表一边说。

  孔若君清楚自己如果想恢复殷静的原貌,就必须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想起大海捞针这句话。

  父母发愣。

  隔壁传来殷静的笑声。

  “现在竞争特别激烈,好多公司想要我,有时他们会不择手段,比如说到家里向你们打听我的行踪,你们千万不要说,我会定期和你们联系,给你们汇钱。”金国强说,“我现在该走了。”

  孔若君托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殷静的房间。王海涛告诉孔若君,当殷静看到电视上的居委会主任的头又变成狗头时,就开心地笑了,她还说与其来回变着玩还不如不变。

  父亲说:“你从小就爱说谎,我看你有事。”

  孔若君苦笑。其实昨天殷静已经接受了现实,今天居委会主任的异变先是给她以心理上的平衡,等居委会主任恢复后,殷静就不平衡了。现在居委会主任又复辟了,殷静就又平衡了。

  母亲说:“不义之财不能要。”

  “既然如此,为了让殷静好受点儿,就让居委会主任陪着她吧。”孔若君想,“我看那居委会主任变头后见有这么多记者围着她,挺兴奋的。刚才我恢复她后,她好象很失落。”

  金国强说:“爸妈,别人不了解我,你们还不能了解我吗?我年年是三好学生!品学兼优。”

  孔若君毕竟阅历少,遇到这么大的事,他需要找人帮他拿主意。

  “咱这儿的学校只管学,不管品。”父亲说。

  “爸爸,我是孔若君。”孔若君在电话里听到爸爸的声音后说。

  “您这是偏见,学校怎么不管品了?每周一都升国旗,还坚持军训。”金国强看表,“我该走了。”

  “你们看到那人的头来回变了吗?”孔志方问儿子。

  “我们不要你的钱。”母亲说。

  “看到了。我有事找您。”

  金国强拿起桌上的钱走了。

  “什么时候?”

  天已经黑了,金国强到本市的假证件黑市买了一张假身份证,他拿假身份证入住一家不太显眼的三星级宾馆。

  “就现在。”

  这是金国强有生以来头一次住宾馆,他估计由于白客的身份日后自己的钱少不了,从此他将是各类五星级宾馆饭店的常客。

  “现在不行,我正代表公司和客户谈一笔大生意,晚上吧?”

  金国强模仿外国电影里大亨的派头靠在床上给服务台打电话:“能把晚餐给我送到房间来吗?”

  “特别重要的事,我必须现在见你!”

  “可以。您的房间号?你要几份晚餐?中餐还是西餐?”小姐问。

  “什么事?”

  “708房间。一位。西餐。”金国强说。

  “我不想在电话里说。反正你怎么想这件事的重要性都不会过分。”

  “15分钟后给您送去。先生还有别的吩咐吗?”小姐说。

  “王海涛还在你家?”

  “暂时没有了。”金国强放下电话后右臂用力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他和宋智明都在。”

  金国强洗了个澡,很痛快。金国强在家洗澡没爽过,家里喷头的水很细,连屁股沟都盖不住。

  “你叮嘱他们,等你回去再离开,殷静身边不能没人。你现在来吧,我在公司等你。”

  金国强穿着浴衣和拖鞋从卫生间出来,有人按门铃。

  “谢谢你。”孔若君挂上电话。

  “进来。”金国强说。

  孔若君向王海涛和宋智明交待后,拿上数码相机和<鬼斧神工>的备份磁盘去见孔志方。

  男侍推着餐车进来给金国强送晚餐。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急?”孔志方在公司会客室问儿子,“我提前轰走客户,弄不好老板会炒我鱿鱼。”

  “先生在哪儿用餐?”男侍问。

  孔若君关上门,将殷静异变的来龙去脉告诉孔志方。

  “放茶几上吧。”金国强说。

  “逗我?”儿子说完后,孔志方说。

  男侍将餐车上的西餐迁徙到茶几上。金国强学着电影里的样子给他10元小费。

  “爸!我会跑这么远来拿你开涮吗?”孔若君说。

  “我们不收小费。”男侍拘束地说。明显的想要又不敢要。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孔志方审视儿子。

  “那要是看什么人给。”金国强坚持将10元钱塞给男侍。

  “绝对是真的。”孔若君说,“我是你儿子,你还能不了解我?这是装有<鬼斧神工的磁盘。”

  “谢谢先生。”男侍将钱塞进衣兜推着餐车走了。

  孔志方接过磁盘看,然后看儿子。

  金国强打开电视,他一边用餐一边看电视。

  “白客。”孔志方冒出这么一句。

  电视屏幕上一男一女两个长期并肩战斗的播音员正在直播新闻。

  “什么白客?”孔若君不懂。

  金国强注视着电视屏幕吃了一口罐焖鸡后忽发恶作剧奇想:如果在这二位直播新闻时换他们的头,肯定刺激。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计算机领域将多一个名词:白客。”孔志方若有所思的说。

  金国强顾不上吃饭了,他兴奋地拿出数码照相机和笔记本电脑。金国强举起数码照相机拍摄电视屏幕上的男女播音员。他再将数码照相机里的两位播音员照片输入笔记本电脑。

  “相对于黑客?”孔若君有悟性。

  金国强使用<鬼斧神工>在笔记本电脑里给女播音员换上了猪头,给男播音员换上了驴头。现在万事俱备,只需分别按“确定。”

  孔志方点点头。

  金国强极其兴奋,他可以亲眼看到播音员头部异变的过程,电视观众也能目睹这一不可思议的场面。

  金国强将笔记本电脑放在膝盖上,他为先换男的还是女的很是踌躇了一番,最后金国强决定做个绅士:女士优先。

  电视屏幕上的女播音员自我感觉良好地口播一条比较正经的新闻,金国强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屏幕,他的右手按下了膝盖上的笔记本电脑中的“确定”。

  女播音员的头奇迹般地变成了猪头,她还浑然不觉,依然用口条喋喋不休地说着。

  金国强哈哈大笑,眼泪洒到笔记本电脑上。他想象得出电视台直播新闻间里此时此刻的混乱局面:插播广告吧?新闻节目里没有这个规矩。再说事后如何向厂家收取广告费?也不能开在新闻节目中硬播放广告的先例。中断新闻吧?这么重要的节目,责任谁负?新闻节目企不变成了魔术表演?全是假的了。

  果然,猪头口播新闻在电视屏幕上竟然持续了1分钟时间,由此可见电视台的束手无策。金国强手舞足蹈。

  男播音员替换下了女播音员,继续战友未竞的事业。

  金国强将笔记本电脑中已经整装待发的驴头男播音员的图片调出来,他按下了“确定。”

  电视屏幕上的男播音员变成了驴头。由于驴头耳朵的长度过于明显从而导致头部支撑力的增大,那男的显然察觉到自己也遭遇不测了,他强忍着不伸手摸自己的头而是继续播报。金国强断定,男播音员变头的收视率肯定比女同事高得多:不计其数的家人肯定急呼在卫生间准备轻装上阵等着看新闻完了看电视连续剧的血亲来看地道的新闻。

  电视台不得不打出转播世界杯时的家常便饭字幕:信号中断,请稍候。

  金国强放下笔记本电脑,他大口吃西餐,再将口中的饭菜悉数喷出来。

  这之后,两位播音员没有在本次新闻节目中再露面,全是变了调的画外音。

  金国强想:“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以我对辛薇和殷静的了解,两位播音员变头后,她俩是这个世界上最高兴的人。这也算是我金国强对她俩的报答吧。”

  金国强在笔记本电脑中新建了一个名为“人质”的文件,他将马老师,男女播音员的换头原装照片存放到“人质”文件中。金国强清楚,如果这些照片被删除,这3位的头就永远换不回来了。金国强想等到没钱花时,以此为条件让他们付赎金后再恢复他们的原头,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