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语:刀砍进肉是凉的,漫出来的血是热的,烂东的肾上腺激素随着暴露在空气中的血液越来越多而升腾殆尽。

这首歌可以在一分钟内让你的心跳从150降低到75。或者是你慵懒地伏在案上时,像一支远方传来的悠扬号角唤醒你的耳朵,去回想你年少轻狂时宿命中错过的人。

图片 1

2017年南方的秋天

前言:

南方的秋天是湿透了衣襟的懵懂少年,也是戴着一条温暖围巾的潇洒青年。

南方的秋天,

2017年九月底,国历国庆节将到,农历中秋节将到,季节秋天,本该是秋高气爽,结果到现在还是艳阳高照。

2015年,老家县城一酒吧内,两位青年因为向服务员借充电器遭拒,引发冲突,后升级为群殴,致一人死亡。

南方的秋天是潜藏在草丛里的落寞蝴蝶,也是已备好体力向远方前行的飞鸟。

优雅而伤感,

许多人都说还是夏天吧,一直酷热之中,三十多度,阳光猛照,照在皮肤上还有痛的感觉。

涉事的两方中都有我的朋友。

歌词的字都是初二以下的中文水平可以认得的。

恬淡而多情。

一动就流汗,风扇一直吹个不停,还是无济于事,背一下子就湿了,衣服一直子全湿了,头发也湿了。

我这才意识到,大街上被砍死的少年,双手被反绑沉到河底的男尸这么多年,这些事情不断地发生在我身边。于是我决定写下来,在我习惯和遗忘之前。

它是伤感的小清新,更是一副幻想画,简单的情节——泛黄的落叶,波纹交织的湖面,清晰高远的绚丽夕阳。天真、幸福,在这两个似乎远离现代人的梦幻词汇后揪出了一个令人心痛的问题:你能不能继续留在我身边?

经历严冬的冷峻,

开着空调,一天到晚开着,但是也有没有空调的地方。要是一离了空调,那就可怜了,马上觉得全身不舒服,又闷又热一样。

1

吉他的伴奏很轻,贯穿整个音乐故事,好像不忍心叫醒深陷回忆的人,但在最后又拼命将痴心人唤回现实的无奈中。

沐浴春天的润泽,

天真的是热,太阳一大早就出来,高高挂在空中,晒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烂东家在H市H县的一个小村里,出门直走三十米进入省道,沿着省道往北走两公里有个弯,弯两边竖着零星几座石碑,碑上刻着阿弥陀佛四个字。新碑的字里刷着红漆,老碑断了半截,油漆早就没了,字的边缘也已经磨损严重。

上海的秋天很短,农历八月时气温在23度上下,在偶尔的秋雨中就匆匆忙忙走入冬天。我想起那时候刚大学毕业,一人漫无目的地在人民广场附近一家公司供职;一天下班走向地铁站忽然就下起了雨,宣告上海的夏天已经结束。

承受盛夏的酷热,

到了中午,更热,外面的热气随着风不时涌进来,即便是关着窗户,仍能感受到外地的热气。开着空调,走到窗前,还是觉得热。虽然窗户把冷气锁在里面,但还是挡不住外面太阳的猛射,太阳的透射,温度的攻击。

烂东知道,这个弯每隔几年就会撞死个人,村里人觉得邪,于是每死个人就会新立一块碑,这并不足为奇。就像烂东知道,每隔几年县城里都有青少年斗殴暴尸街头这样的事件发生,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是躺在地上的那一个。

那时候暗自兴奋着,终于告别高中和大学生活,而成天斡旋于成人的傲娇世界里可以让自己向着世俗的目标靠近。

虽历沧桑而成熟,

热风吹得人极为不舒服,吹着人晕晕沉沉,四肢无力,很想睡觉。精神无法集中,浑身上下不舒服。

从烂东家的小村去市里需要一个小时,去县里也需要一个小时,但市和县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地方。最明显的是口音,其次是脏话。

当你偶尔想变回单纯,面对那些年和同窗们、朋友们恣意快活的旧照片,你一样感慨泛黄的不只是秋叶,还有你们的青葱岁月。

但累累硕果,

因为太热,干什么都懒,不想动,就连吃饭也没胃口,觉得要是能浸在冰里就好了。

三天前,烂东坐在市里的一家网吧,几个本地青年在一旁互相骂着一长串脏话,小半个钟竟然没有一句是重样的。烂东觉得实在有些好笑,因为他最熟悉的脏话只有一句丢惹妈,简单粗暴。

南方的秋天更是追忆似水年华里那凄美可爱的恋人的双眸,也是渐渐变冷仍在离别时分果断放开的恋人的手……

溢满人们收获的喜悦,

小孩总是问,怎么冬天还不来呢,冬天来了就有雪了。老人总是说,今年的天气太反常了,都这个时候还这么热。

从市里到县里都是上坡,沿途的山也越来越高,穿过两座墨绿色的巍峨大山,就进入了H市辖下最靠北的县城。这是全市辖区内唯一一个每年冬天山顶会有雪的地方。

或许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人,当你哪天忽然在街上再遇到他,你仍然瞬间恢复本真,不禁问他:“你能不能留在我身边?”

融入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永恒主题。

因为季节反常,许多人都生病了,小孩生病了,老人生病了。许多人都盼着秋天的到来,可是秋天始终不来。

三天后,烂东在县城的某个酒吧门口以你过威为开场白,丢惹妈为结尾,丢掉了他只有23岁的年轻生命。烂东血眼模糊,双臂张开,双脚往同一个方向弯曲,呈一个扭曲的大字型躺在马路上。

南方的秋天,

于是有人说,要不来场大雨也好。许久没下雨了,下雨了,天气会凉快一些。

2

读之不透,

终于下雨了,下了一场雨,然而并没有改善多少,天气还是热,太阳还是毒,地面还是那么晒。

十年前,烂东还不叫烂东。那年他只有十三岁,是一个刚考上县重点初中的半大男孩。唯一与同龄人不同的是,别人都推了个小平头,而他留着二八侧分,刘海整齐紧凑地贴在右侧,在阳光下发亮。

读之不厌,

大家都在说,这老天到底是怎么了。往常这个时候可以准备长袖了,可是现在还是吊带背心,热热热,一点也不比七八月逊色。

阿东的爷爷是村里红白事的理事人,德高望重;阿东的奶奶是能起乩的神婆,村里上上下下都对她毕恭毕敬;阿东的父母在外地开厂,也是人们口耳相传的能人。那时候的阿东很乖巧,从学校获得的奖状贴满了家里的两面墙。

然而,

天气还是那么热,热得让人受不了,还在有风,但是即便有风也无济于事,因为风也是热的。风是带着热气来的,风是送着热气来的,风一到,瞬间觉得热气腾腾,热气流循环不己,真是让人难受。

小学毕业,阿东收到了县重点初中的录取通知,当时村里考上县重点初中的,算上他,总共也就两个人。而他的人生轨迹本应像附在正直枝干的藤条,朝气蓬勃地向着阳光成长。

难以读透的又岂止是自然界的秋天……

许多人都说现在是不是秋天,现在还有没有秋天。以后还会不会有冬天。人们不敢想象。

3

图片 2

如果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已经听不到蝉的叫声了。以前出去,去到公园里,可以听到蝉叫个不停,现在来到公园里,是静悄悄的。树上的叶子变得有些干枯,市场上的水果品种多了起来,柚子石榴油甘杮子等等,到处可见。

阿东最初发现自己与县城人的不同是从口音开始的,确切地说是从脏话开始的。

“自古逢秋悲寂寥”。说到秋天,人们自然会想到落叶飘飘,想到秋风瑟瑟。在许多文字里,不难寻到描写秋天肃杀的段落。人们已习惯于生活在生命律动的氛围里,缺乏了对秋天全面而真实的理解与歌颂。满目萧索、一派肃杀,虽说是秋天的极致,而稻浪翻滚、五谷丰登,更应是秋天的主题。

虽然天气还是炎热,但是在一些细节之处,还是可以感觉到变化。特别是晚上,以前七点多天还是亮的,现在六点多就全黑了,白天越来越短,黑夜越来越长。天气闷热,但是一些季节性明显特征还是感觉得到。

阿东村里的脏话是你佬把我丢,县城里的脏话是丢惹妈。阿东只觉得好笑,因为无论脏话的口音是拗口还是婉转,所指向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图片 3

不管怎样,时间还是继续走下去的,就算天气如何炎热,人们还是要顺着天气活下去。

阿东将自己善于学习的能力用到了语言上,初中毕业时,他已经可以讲一口地道的县城话。

南方的秋天,始于什么时候,很难确切界定。有的年份,一夜秋雨,酷热难耐的夏天,随即进入秋高气爽的秋天;有的年份,直到北方隆冬已届,风雪交加之时,方才有了些许的秋意。在这里,没有绝然明显的草木枯荣,你只能看到山上稀疏点缀的红叶,或者看到被无情秋风涤去的的残枝。如果哪一天,你发现秋风赶跑了夏天的酷热,觉察到天空更高了,阳光也更柔和了,就说明这时的南方已进入了秋天,瑟瑟的秋风便是她的代言人,代表了秋天的来临。

然而,每个人的心中都在呼唤,秋天,你快点来吧。秋天,你快点来吧。

没有人知道阿东那三年经历了什么,但大家都知道,阿东的改变是在那三年完成的。

图片 4

三年后,阿东幼年的同学里,一半人都外出打工,剩下的四分之一进了县城的技校,还有四分之一进了县重点高中。等阿东在县重点高中与幼年的好友重逢时,好友几乎认不出他来。

曾经有人把北方的秋天,比作刚强的汉子,那么,南方的秋天,就是一位柔美的江南娇娘。这里没有北方的那种萧杀凄冷,有的只是收获与祥和。只要草木还有着活力,绿色就不会消亡,只要庄稼还没成熟,田间就不会有农民收割的忙碌身影。晴天的傍晚,伫立在高处观望,你会发现,南方的秋天用色丰富,城市、乡村、树木、稻田在夕阳的映衬下,披上了一抹层次分明的橘黄色光辉,西边苍穹,在晚霞衬托下更是绚丽多彩,辉煌的落日,仿佛腼腆的美人注目人间,徐风吹过,大地也因此变得温婉柔媚了。

阿东的侧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叫做玉米碎的黄色烫发。消瘦的身形变得结实健壮,鼻梁上挂着一幅白框眼镜。他右手拿着手机,放到左耳上听,半蹲着身子用左手整理床铺,电话那头是汉哥。汉哥就是罩着阿东的人。

图片 5

村里人都在传言,阿东变坏了。

南方的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在南方,庄稼以水稻为主,一年可以种上两季。秋天初临时,稻谷还长在田里,没有成熟,故而南方的农民,可以不必像此时还在忙碌的北方农民,他们只需对稻田做一些施肥等田间管理的细活儿,对于刚刚熬过炎热如火的夏季,可以在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松口气,实在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可事实上,南方的秋天,却又是瓜果飘香的季节,这时的香蕉、甘蔗、柑橘等水果作物,开始陆续成熟,采摘水果、上市交易,仍然忙得不亦乐乎。在渔业领域,秋潮过后,是各种形形色色的鱼类繁衍最多的时候,膘肥体满的鱼儿,正等着渔民们光临撒网呢。

阿东在县城的学校经常跟人打架,还夜不归宿,仅这两样就足以让村里的老人扼腕叹息。但曾经教过阿东的语文老师却不以为然,他目睹过太多小学成绩很好,一上初中就变坏的例子。他抱着臂悠悠踱步,对一群倚在门口晒太阳的老人做了个总结:同坏亲了。

图片 6

当地人用同亲指代朋友,同坏亲的意思就是交了坏朋友。老人们认为语文老师的见解一针见血,恍然大悟纷纷附和。

南方的秋天,还是个多雨而易感的季节。也许是自然气候带和大气环流的缘故吧,下雨历来是南方秋天所钟情的符号,伴随着秋风带来的淫雨,“昨夜西风凋碧树”,连续不断,绵延数日的雨点落到地上,滴入水中,气温在一夜之间便可骤降下来,秋叶萧萧,让人顿感凛冽的凉意,清晨起来,到处可见撑着花伞的人们穿起了外套,披上了雨衣。正如《秋日私语》所诠释的,秋天,既有令人失落惆怅的秋叶离落,又有叫人精神振奋的菊花盛开;既有勾起游子无限思乡的愁绪,又有回报辛勤农夫丰收的喜悦……

其实老师的断言未免偷懒,一个人性情大变往往不应归结为一种原因。学校里也传过阿东是因为被勒索欺负才导致性情大变,但这些都无法考证,因为阿东本人从未解释过这些传言。

总之,阿东是在懵懂的青春期不小心走上了歪路。

● ● ●

阿东整理好新宿舍里的床位,在走廊上与老友闲谈,离开前留下一句话:有什么事,你找我。

阿东对许多人讲过这句话,这导致他的电话长期处于通话中。无论是在宿舍、走廊,还是在课室、操场,只要阿东出现,他基本都是在讲电话。对着电话,他最常讲的是兄弟,放心,我撑你。

如果是跟敌方讲数,基本就是你过威?你哪里的?你跟谁的?

你过威?是示威性的开场白,而后面两句其实才是重点。这个县有十多个镇,十多个镇组成了小小的江湖,江湖里每个镇在道上的实力不一样。阿东很清楚,哪个镇的人能惹,哪个镇的人不能惹。

尽管以阿东所在的镇的实力,没有几个镇是不能惹的,但阿东还是习惯性地会问你哪里的?

除了镇以外,大哥的名头也很重要。有地位的大哥,只要报个名字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阿东出自一个有实力的镇,还跟了个不错的大哥,这很重要。

旧时的好友都知道后,也纷纷对他表示尊敬,同时也保持着距离。有天,一个男生私下聊天时,无意中说阿东是四眼仔,这句话很快就传到了阿东耳朵里,当天夜里,阿东就带着几个人将这个男生从宿舍拖到操场,一连扇了八个耳光。

渐渐地,人们不再叫他阿东,而是叫烂东。

在这个县城里,混得比较开的人基本上名字前面都会挂上一个烂或者颠字,在他们的圈子里,这并不是贬义的,而是类似国王加冕般的一种。如果你吸k粉的量比任何人都多,吸嗨了任意骂街,这是颠;如果你赌球做庄,别人欠赌资没还,你拿刀将人的小拇指剁下来,这就是烂。
wwW.wenzhangba.Com

这两件事阿东都做过。

4

翻开县城的县志,大量的笔墨都用在了记录农民起义上。即使现在,某些村落还保留着尚武的风气,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穿开裆裤的小孩扎马步,或关起门教给青年棍法。另一个角度来看,此地同样彪悍、产匪。前有王阳明剿匪,后有土客大械斗。

穷生匪,县城至今未能摘掉贫困县的帽子。有条铁路途径县城,早些年小火车站还有些车会停,近些年小站关闭了,连站旁的酒店都门窗紧闭,大门口落满砂砾,只有一家夜总会经营得红红火火。

那是县城各种势力聚集狂欢的地方,火车站这个词在这里已经没有了运输功能,仅仅指代那间夜总会。

在躺倒在马路上之前,烂东栽得最惨的一次,就是被人塞进一辆五菱面包车,送到火车站里受刑。

● ● ●

上高中后,烂东每当缺钱花时,都会带上几个同亲到他曾经就读的那家重点初中门口蹲水意为勒索初中生。

那些来自各地的少年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就将身上的所有钱给了烂东,而这些钱却仅够烂东带着同亲们上个网,或打打桌球而已。

烂东的新财路是从学校流行赌NBA开始的,烂东只买过两期,就开始自己做庄。

因为经营有方,在同龄的学生还在为每月200元伙食费发愁时,他的月收入就已经超过了五位数。有一次,他还曾将赖账者的小拇指砍下来,致使对方退了学。

烂东的威信与日俱增,他生日时在城里的KTV包场,邀请了所有的兄弟和同亲。被邀请在列的还有一位幼年同村的朋友,朋友感到很突兀,因为在老家,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才会在生日时摆寿宴,而烂东一个高中生也竟然也学着摆生日宴。

KTV里,来祝贺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几个胸口戴着巨大的玉观音的壮汉来了,烂东起身热情地跟大汉拥抱敬酒,向众人介绍,这是曾哥。

烂东的小女友也在一旁作陪,在曾哥的提议下,烂东与女友深情对唱,唱着唱着,烂东就伸出左手,将女友白皙的脖子紧紧箍到身前,上演一个双目紧闭的长长拥吻,顿时引得欢声雷动,口哨声连成一片。

烂东知道什么人喜欢听什么话,他与同亲的合影下配的文字是好兄弟一辈子。与女友的合影下配的是怡,爱你,一辈子。父亲节,空间动态是老爸,最亲最爱,感恩,您辛苦了!尽管他的父母从来不用QQ。

谁都不知道烂东说这些话的时候有多少诚意,但也没有人当面质疑,即便他发完一条信息后,马上换一个QQ将同样的文字发上去,只是前缀的名字改了。微信流行之后,他学会了分组,才丢掉了养小号的习惯。

5

然而没过多久,烂东便狠狠地栽了一次。

那天,他带了包K粉回宿舍,来来来,给点好东西给大家尝下。几乎所有室友都接受了,只有一个好学生躺在床上装睡,烂东踹了踹床,好学生才装作睡眼朦胧说道:谢谢了,我不玩。

那么听话?烂东的声音甚至带着点鄙夷。

吸得多了,烂东有点像醉酒,踉跄着拍开门,走出宿舍。宿舍楼有两栋,相向而立,走廊回环,呈一个大大的长方形,烂东沿着走廊漫无目的地逛。

一个斯斯文文的学生盯着他看,对方比他矮一个头。烂东说,你看屌?那个学生不说话。烂东喘着粗气站到对方面前,暴怒地吼了几句话,那学生还是没有跟他说话,只是扬起手狠狠甩了烂东一巴掌。

烂东的眼镜被打到地上,他近视的度数很深,没了眼镜根本看不见,他只能蹲在地上边摸眼镜边骂,你等着。

烂东打过许多架,但极少有过势均力敌的情况,因为他清楚哪些人需要用讲数解决,哪些人可以直接动手打。但这一次,他惹错了人。城里和乡里一般也不会特别乱,最乱的往往是城乡结合部。那人所在的镇子紧靠着县城的乡镇,那人的父亲就是常年在道上混的。

第二天夜里,烂东在篮球场上打球的时候,被几个社会青年直接拖走,塞进五菱面包车,送到了火车站。

如果说校园内的小烂仔是小蝌蚪,那么火车站里的就都是老蛤蟆。

烂东出事了,他的小兄弟们根本帮不上忙。最后是烂东的大哥亲自出面,带上烂东的父母一起前往火车站才将人带了回来。烂东的母亲一进门看到被吊起来的烂东就哭了,烂东也哭了,母子两人哭得稀里哗啦,被在场的所有人传为笑柄。

事后,烂东离开了县城,转到了市区的一个学校。没多久,他的QQ空间里又出现了新的照片。一桌人围成圈,烂东高举着酒杯回过头,对着镜头微笑,照片下的配字是感恩,我的好兄弟!

6

这几年,烂东混得并不好。

随着年龄日增,他发现那些曾经牛逼闪闪的人物也要为柴米油盐奔波。而这个县城除了一家老药厂和几家外迁进来的小厂,并没有太多就业机会。满街开的都是ktv、酒店,一入夜,各大酒店的亮化工程就显出功力来,满地霓虹闪闪,但是钱从哪来?

烂东很多曾经的兄弟已经成了外出务工的普通工人。不过,那些大哥依然能靠放贷在赌场混得风生水起,但烂东清楚自己成不了大哥,他酒喝得更多了。

时节已入秋,县城还残留着夏日的温度,人们依旧穿着短裤和T恤。三天前,烂东接到一个电话,曾经的兄弟回了县城,约他回去喝酒。三天后,烂东欣然前往,大巴沿着一路上坡的国道行驶。

在霓光闪闪的熟悉场合,烂东很快就喝得头重脚轻。他红着眼睛拎出手机,习惯性地发条朋友圈,手机叮咚一声,显示电量不足。

他跟同亲一起到酒吧前台借个充电器,酒吧前台服务员是个小伙子,瘫在办公椅上瞥了烂东一眼,没有。烂东对服务员的态度非常不满,烂东一把揪起了对方的衣领,两人很快推搡起来。

烂东轻车熟路地拨了一串号码,边喘气边说,你叫人!我等你,你叫人!对方也拿出手机喊人。

没想到,对方的人先到了,一群跃跃欲试的青少年将烂东二人围在了酒吧门口。双方在酒吧门口的呛声很快升级为拳脚相向。

你过威!烂东高高仰起脖子叫嚣,这激怒了对方,他们抽出了几把西瓜刀。丢惹妈!烂东的叫骂声跟自己挥舞的拳脚形成一种潜在的节奏。

刀砍进肉是凉的,漫出来的血是热的,烂东的肾上腺激素随着暴露在空气中的血液越来越多而升腾殆尽。

7

几天后,镇上的大人物召回了大量在外务工的青年。

烂东的死已经升级为镇与镇之间的角力。三辆大巴加无数的小轿车载着这些青年,他们要到行凶方的镇上去讨说法。

行凶者和酒吧老板早已畏罪潜逃,众人只能在一群重装戒备的警察的围观下,砸了凶手家的房子。

事发现场被醉客的呕吐物覆盖了一遍又一遍,烂东的血并没留下什么痕迹。

一晃两年过去,村里的人越来越少,神婆们也都怠慢了,省道上撞死了路人,再没有人去立阿弥陀佛的石碑了。

前不久,我问好友,凶手捉到了没有?

不知道。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