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去丈夫的战友家做客。那位朋友转业后迁至钱塘江边,可看一线江景。从进入那个小区开始,一路林木花丛亭台楼阁,直到走进他们家所在的19层,大家“哇”声不断。而当站到阔大的阳台一字排开的落地长窗前,更是让人惊叹:眼前,窗下,不尽“钱江”滚滚来。

你就在那里 不远 我却走不到你在的地方 也抓不到你 你就站在我面前
我却碰不到你 和你说着话 我却猜不到你心思 我和你之间的距离 说远也不远
说近也不近 感觉我在你心里 后来才发现 好像有过的 全是错觉

晚上坐在KFC玩手机,隔壁一个陌生人的耳机里传出一段很熟悉的旋律。

我不知道

凭窗“近”眺,即是大江。所谓“近”,并非楼与江零距离,这幢楼与钱塘江之间尚错落着几幢欧式别墅。别墅与江堤之间,是一条狭长绿化带,里面的花草树木园林小景,极尽雅致,那一片蓊郁的轮廓让人心旷神怡。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离开书店嘅时候,我留低咗把遮

希望拎咗佢返屋企嗰个系你啦

呢间餐厅,呢只水杯,你会唔会用过

是我的不变

如此距离的观赏,也已气势磅礴了。只见江水滚滚而来又浩浩而去,站在这样的位置,以这样的视角面对大江,整个人顿觉激昂雄浑起来,一切小气、狭隘、琐碎尽随江流而去。这幢楼在成为别人眼里的风景的同时,楼前的别墅也成为这幢楼上观光客们的风景:灰墙红顶,雕花栏杆,别致的尖顶金属饰物,掩映在房前屋后的树木花丛,巧妙地与江岸连接起来,浑然一体,极具美感。

《这么近,那么远》里面张国荣很迷人的独白,很有画面感的一首歌。像那种港片。

还是你的变

放眼窗外,视野开阔,江上的来往船只被摄入人的眼睛时已经变“小”了,风情别具。远去的船只飘飘摇摇,江对岸的建筑物也是影影绰绰,远远近近的光影、线条、轮廓组成一幅天然写意画,大大小小、虚虚实实,尽入画来。

离开书店的时候,我不小心落下了雨伞,希望拿它回家的那个人,是你。我经常来这家餐厅,坐在这个位置,点同样的一杯饮料。不知道你会不会也来过这家餐厅,坐在这个位置,你会不会也点同样的饮料,用我用过的那个水杯?

一切是那么的陌生

在众人极尽赞美与羡慕中,朋友却说:这才算二线江景呢。他抬手往右侧一幢楼指去:看到那幢了吗?那才是真正的一线!并说他的同事就在那幢楼上。

在池袋碰面,在南极碰面

或其实根本,在这大楼里面

但是每一天,当我在左转

你便行向右,终不会遇见

这是你吗

大家羡慕的目光尚未从窗外收回,听他这一讲,又立即向那幢楼搜寻。只见那一幢比我们站的这幢高出一大截,大概30多层吧,看到顶层时需要微仰起头。大家纷纷说,那一幢楼的位置可能最妙……

一直期待与你相遇,想像着各种与你相遇的场景。东京池袋的街道还是南极的冰山?或许你就在同一栋大楼,就在我附近。可惜你习惯向右,我却一直往左。始终不曾遇见。

我是我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就在这时,朋友的手机响起,恰是那幢楼上的战友叫他去帮忙挪动家具,大家纷纷表示也要跟去,急于欣赏那里的“一线”。于是这帮人来到那幢楼前。朋友的同事住在10层,大家纷纷目测,这10层大约位于整幢楼的中下位置。乘电梯来到房间,人们吵着先看江,竟把人家的正事放到了一边。这一看,的确与刚才那幢风格迥异。如果说方才站在朋友家的观景台看到的景色是虚虚实实,那么这里却是真真切切了。

命运,就放在桌上

地球仪,正旋动

找个点,凭直觉按下去

可不可按住你

不知为何怕你

这幢楼紧临沿江绿化带,的确“一线”:花园的花木、江边马路、江岸、江面以及船只就像用望远镜看到的那样清晰。那个时段,恰逢钱塘江退潮,裸露的江底水草杂物尽收眼底,渔民的脚印,黑褐色泥沙,模糊的沟纹,捕捞的痕迹,甚至岸边行人丢弃的纸屑,都竟与浩浩江水成为风景组合……说实话,那退潮后的江底,那被江水冲刷荡涤而过的一切印迹,当它们毫无遮拦地呈现在人们面前时,真有些丑陋。

地球仪,随意一指,会不会就是你住的城市。

我想要逃

这里是真正的“近”景,而朋友极力推崇的那种壮阔景象,大概要等第二天涨潮后才显真容。此时只好凭想象了,当潮水涨满,将泥沙掩遮,渐呈浩荡之势,那一刻的“一线”方聊慰人心。

喜欢的歌,差不多吧 (李泰祥嘅新唱片,你买咗未)

对你会否,曾打错号码(我怀疑嗰次,把声好沙嗰个,系你)

我坐这里,你坐过吗(我认得你点字跡)

偶尔看著,同一片落霞(佢由亚洲一直飘到南美洲)

真的想要逃

而朋友的那幢楼,由于相对“远”些,与江面保持了恰当距离,中间以别墅和绿化带作为过渡缓冲,于是站在自家阳台,永远也不会看到裸露肮脏的江底,留在心目中的,永远是寥廓江天的一泻千里。而这位同事家的“近”景,几乎近到了零距离——虽真实,却要忍受美好与难堪的交替。

你应该也跟我差不多一样,喜欢听同样的歌,会不会也刚好在单曲循环《这么远,那么近》。最近陈奕迅的那张新专辑你有听吗?歌词里说的李泰祥大师的作品你有听过吗?我最近在循环五月天,你呢。你的字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学校旁那家奶茶店的留言板上是不是有你的祈愿。那天傍晚的落霞,好美。你见到了吗?

在你那里

我站在阳台,眺望滚滚江水,它们顾自远去,而将肮脏的滩涂裸露在世人面前,无情而决绝。当然,我也清楚,隔日清晨,或许子夜时分,涨潮时的江水又会将滩涂抚平,转眼又是一派浩瀚模样了。

整个歌词真的是很少女心呀。所以说,黄伟文(作词人)真的是比女人更了解女人的人。以前中学的时候,会喜欢方文山那种辞藻华丽的歌词,觉得方文山真的是太厉害了。后来慢慢发现,黄伟文、林夕、李宗盛等等大师才是真的给力。(文无第一,个人看法而已)

我是多么的不堪

由之,我特别欣赏那些“恰当的距离”。多年前盛产网恋时,还风行一个词——“见光死”。虚拟中的美好一接触现实,就像埋在地下几千年的纸片,迅速氧化。照片上的玉树临风大大缩水,而屏幕里的吹弹得破也经不起细瞧。真实的东西,可能会给你震撼,但同样也可能予你以遗憾。

一首歌词里面,没几句华丽的。每一句单独抽出来,你都觉得,呃,好平淡。但连起来,你发现,哇,整个画面感就出来了。这一句好精彩,一看,下一句更精彩。这就是文字的魅力。给人无限的想像的空间。不需要太华丽的辞藻,普通的词汇却描绘出故事感。

支离破碎的心

就像眼前这江景的远近交替,当众人撤回丈夫的战友家,方才裸露的一切却被PS成永久浩渺的大背景。适宜的距离制造美感,而距离消失,美则大打折扣。事物如此,人生与生活又何尝不是呢。想一想,你去一些幽静之地旅游参观,会慕其世外桃源般的神仙生活;而若久居,肯定也會惮烦于人情世故、一地鸡毛的日常生活。

整个歌词,其实很像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看似那么远,其实就在同一栋大楼,一个转身就能相见。看似那么近,却远到我没用说服自己去相信我们能遇见的理由。这么远,那么近。这么近却又那么远。你习惯向左走,我习惯向右走,我们始终不会相遇。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寻找你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体无完肤的我

迷宫般的城市,让人习惯看相同的景物,走相同的路线,到相同的目的地;习惯让人的生活不再变化。习惯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却又有种莫名的寂寞。而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习惯会让你错过什么。

—— 《向左走,向右走》封底

是我的软弱

是啊,在这样一个城市,忙忙碌碌,每天坐同一班公交地铁,去同样的目的地,循环往复。曾说过“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词语,习惯了,很难再有勇气去改变。一个人有些时候不敢打破某些给予我们安全感的习惯,也会因此而错过很多吧。偶尔会问,你还在这个城市吗?我们相遇的机会消失了吗?心情无故低落的时候,对自己的孤单会不会有种莫名的哀伤。

还是你的残忍

但是,

人生总有许多巧合,

两条平行线也可能会有交会的一天。

······

但是,

人生总有许多意外,

握在手中的风筝也会突然断了线。

—— 《向左右,向右走》

我离你那么近

在一个大雪天,终美好地相遇。故事是美好的。

你离我那么远

虽然上面的文字有点故作哀伤,哈哈,其实我还是一直相信美好的。You make me
wanna to be a better man。相信我们终会相遇,等待你的出现。

这时候,脑海想起另一首很喜欢很喜欢的歌的旋律:

听见,冬天的离开

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我想、我等、我期待

……

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句: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总有一天,我的谜底会揭开

别说什么这么近,那么远。虽然这么远,其实也就那么的近。To be a better
man。night!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