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来源:课外阅读,图文综合自网络

图片 1

文东方蜗牛

看《釜山行》看得泪流满面,特别是男主为了救自己女儿和胖子大叔怀孕的妻子(我觉得很像中国演员童蕾),而在自己抵不过丧尸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手堵住丧尸的口,不让丧尸咬胖子大叔怀孕的妻子,即使知道自己被咬后会变成丧尸。就这里,我的眼里止不住流下来;接着,男主让女儿和胖子大叔怀孕的妻子躲进驾驶室,以防自己发作。最后,自己纵身跳下火车。眼泪再一次止不住的流下来。
男主本来是一个证券经理人,从开头的几个细节就能体现出他的自私。在这样的大难情况下,他当然首先想到的会是自己的安危。第一次就把胖子大叔锁在了另一节车厢,不给他开门,被胖子大叔说没人性;可是后来因为胖子大叔救了自己女儿(秀安),也救了自己,并且一起并肩作战救对方最亲的人,胖子大叔的无私渐渐感染了男主。胖子大叔牺牲了自己,男主接过胖子大叔的大旗,接着照顾着老弱妇孺,照顾着幸存者。
不得不说,真是好电影。从中看到了人的自私,看到了大难临头之后的弱肉强食和不择手段。当然,最后人性的光辉还是主旋律。当今社会,丧尸固然不会出现,但是灾难无时不在,地震,海啸,爆炸,禽流感。。。;当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时,我们会不会只顾自己,丢下老弱妇孺;当求生的名额有限的时候,我们能够做到牺牲自己,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的父母、妻儿这些最亲的人吗?
很庆幸生活没有让我们做这样艰难的抉择!

南非东伦敦一个偏远小镇上,有一对黑人夫妇。男人叫乔治,女人叫海伦。乔治在小镇北部的农场干活,每天早出晚归。海伦因为怀了孩子,便待在家里安胎。

从今年十月份中旬起,我在简书上开始正式写作。给自己的目标是,先写它个一年,无论好坏,先写一年再说。

农历12月28,还有两天就是除夕,辛苦了一年的村民们忙着采购过年的物资,集市上人头攒动,人们脸上带着笑意,迎接新的一年。

这天,乔治像往常一样开着吉普车出了门。农场离家有50多公里,中途要经过一段长长的山道。这段山道崎岖难行,并且周围也没有村庄,荒无人烟。

然后,我注册了微信个人公众号。摩拳擦掌,挥刀霍霍。

但是对于玉芬一家来说,这个年格外难熬。

乔治开着车在山道上慢慢行驶着,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

我尽量做到日更,先在简书上发,然后,再移到公号上。

就在三天前,玉芬的独生子—不到六岁的小宇在自家门口被一辆超速的小客车撞了,当场死亡,据后来了解,司机还是赌了一夜之后的疲劳驾驶。

“乔治,快回家……我,我肚子疼得要命,我们的孩子可能要早产了……”

随着写作的深入,每天心里都会有好多想法,各种各样的想法,可惜功力不够深厚,挑选一个深刻点的写出来,可是还是写的肤浅而不够深入。

玉芬哭的肝肠寸断,好几次都昏死过去,而让人寒心的是,肇事司机撞人之后连一句安慰和道歉都没有,态度十分傲慢。

听妻子的话,乔治立刻慌了神。他们的家地处偏僻,连个邻居都没有,离镇医院又远,这可怎么办?

这每每让我苦恼不已。

就在昨天,交警让他们协商一下,看看能否通过经济赔偿来解决,这样就不用打官司了,玉芬的态度十分明确,就是要他坐牢,让他受到惩罚。

上次海伦到医院做过检查,医生推测说海伦有可能早产或难产,没想到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医生的推测就应验了。乔治知道,如果不能及时去医院,恐怕母子不保。

转眼间我已经坚持在简书写了近三个月,93篇文章,在此其间我收获了43个粉丝,124个喜欢,文章上过几次简书首页,上过两次“好报”首页,被群里同学表扬过写的不错,并鼓励我写连载小说,也被文友鼓励过,说我有写小说的天赋,每次受到文友的鼓励我都再次坚定了自己要“当作家、小说家”的信念。

玉芬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媳妇,自从儿子出事这几天,她仿佛老了十几岁,红肿的双眼因为没有休息布满血丝,细看之下竟然生出了些许白发。

“亲爱的,别担心,我马上就赶回去!”时间就是生命,乔治扔下手机,立刻掉转吉普车往回赶。

我给自己订的目标是,在有生之年至少“出两本书”。当我不想写或想偷懒的时候,一想到我是未来的作家、小说家啊,就马上鸡血十足,磨刀霍霍。

她得到消息回家的时候,儿子已经停止了呼吸,全身没有一点外伤,就像睡着了一样,只是嘴唇发白。她呆立了很久都没有动,这肯定是一个梦,过一会儿梦就醒了,她告诉自己。然而事情并没有如她期待的那般变化,小宇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他父亲的怀里,这个农村汉子抱着儿子嚎啕大哭。

这时,有人突然从后边大喊着追了上来,并绕到前面,扑到了车头上。

如果说,一开始有时不知道该写什么的话,那写到后来,反尔越写越顺了(尽管依旧写的不好)。每天手都跟不上脑子,因为想法太多了。

她接过小宇,看着小宇安静的脸庞,她轻轻的喊:“小宇?妈妈回来了,给你带了好吃的,你怎么不说话啊,你起来啊,别睡了,起来啊……”玉芬说不下去了,抱着小宇失声痛哭,小小的身体一动不动,身体还是热热的,可是心跳已经没有了,她不敢相信出门时还好好的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她该怎么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

拦车的是个中年黑人,他哭丧着脸哀求道:“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我一直再纠结写作和画画到底要选哪个,因为二者我都喜欢,可又清楚的知道这两者都是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练习的。

今天是出事的第三天,小宇的爷爷奶奶姑姑叔叔都在医院太平间的门口,小宇还躺在里面,玉芬脸上木木的呆坐在门口,小宇的姑姑在边上细声的劝:“小宇出了这样事情,谁都很气愤,但是就算让那个男人坐牢,小宇也活不过来了,不如接受交警的建议,接受经济赔偿吧,毕竟还可以得到30万块钱,你们可以应应急,而且你们还年轻,还可以再生孩子的。”

原来,他叫安东尼,今天天气晴朗,他带妻子和儿子出来郊游。没想到,不幸从天而降——安东尼的越野车由于刹车失灵,竟从山道上滚下了谷底!安东尼9岁的儿子因为顽皮,没有系安全带,此刻生死不明,安东尼夫妇则只是一点点擦伤。

而时间毕竟是有限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只能选其一。

“我就要让那个混蛋付出代价,小宇在家门口玩,到底碍着谁了,他为什么这么猖狂?”玉芬很悲愤。

乔治知道,从这里去镇上只有20多公里,可是如果先回家接上妻子再到镇医院的话,路程就长了!

通过一段时间的纠结和思考,我还是选择了“写作”。

小宇父亲也在一旁劝:“玉芬,我们都很难过,但是也要现实一点,事情已经发生了,无论做什么都晚了,我们不如接受赔偿吧!”

乔治陷入了难以抉择的境地 ——
倘若他帮助安东尼,那妻子海伦就有生命危险,可要是先折回去接海伦,安东尼的儿子就可能因为时间耽搁太长失血而亡。

可是,当我昨天去拜访完我的画家朋友后,我再次动摇了。

“你怎么也这么说,你还是不是他爸?他撞死了人,给钱就解决了?”玉芬气的浑身发抖。

就在乔治犹豫不决时,安东尼竟然双膝一软,跪在了车前。

对于画画,我从小到大是没接触过的,也从来不会画(一直羡慕那些会画画的)。直到去年的一天,突然间,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我心说,为什么别人都会画,不管画的好不好,至少人会画,为啥我就不会呢,不行,我得试试。有一天,我对室友又说起了画画,不知道说到哪,我说,我帮你画一副自画像吧!

冬日的风格外寒冷,却不及心里的寒冷。

乔治真想告诉安东尼,自己的妻子也正处在危险中,但他还是从车上走下来,一把将安东尼拉起来:“你儿子在哪儿?”

她知道我不会画,吓的不轻,还是算了吧!她说。

夜里,玉芬蜷缩在医院病房外走廊里,裹着被子,怎么都没法睡着。她知道,小宇回不来了,他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她把小宇搞丢了,玉芬的眼泪又下来了。

安东尼立刻带乔治来到前边不远处,从山道边往下看,果然有一辆越野车翻倒在山谷下面,一个男孩儿正躺在地上。两人走下去,乔治俯身看了看,小男孩儿浑身是血,脸色苍白,显然是失血过多,而身上和腿上多处重创还在不断地流血,乔治只看了一眼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竟对她说:你坐下,我给你拍一张,等下给画下来。我还不信了。

她望着窗外黑幽幽的天,想到家里的老房子,想到丈夫辛辛苦苦干苦力活,想到小雨爷爷得糖尿病需要常年吃药,想到自己在集市辛苦卖馒头,玉芬陷入了沉思。

安东尼带着哭腔告诉他:“虽然已经打了急救电话,但是救护车来回一趟会多花一半的时间,到那时只怕孩子就没救了!”车祸发生后,他和妻子分头行动,他守在山道上等车,而他的妻子则抄山道小路赶去了最近的村庄。

然后,照着手机在厨房拍的她的照片,我回到房间拿出纸笔,坐下来,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副画。

月亮隐藏在夜幕中,稍稍探出一点头,显得越发寂静。

乔治一听,暗叫不妙,他知道从这儿横穿一座山岭,最近的就是他的家,附近除了他们根本就没有邻居,只有他有一辆吉普车。

涂涂抹抹,抹抹涂涂。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10

“快把孩子弄上车!”乔治高声喊道。

一个多小时后,竟然成型了。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他终于做出了这个艰难的选择 —— 救安东尼的孩子!

虽然不好看,比例各方面都不协调,但是至少也算有个人型。

安东尼连忙把孩子抱起来,乔治启动吉普车,飞快地向镇医院方向赶去。

画完给室友看,她大呼一句:妈呀!这是你画的我,能画的再丑点吗?顿了一下,她说,不过还是有点像的,哈哈。

他一边开车,一边抓起手机,不断拨打家里的电话,希望能通过电波鼓励海伦坚持住。第一次,电话通了,海伦痛苦的呻吟声像针一样扎在乔治的心里:“你在哪儿?”

从那天开始,我的业余时间就交给了画画。

乔治强忍着眼泪说:“亲爱的,对不起,你再坚持一会儿。”

有时发给懂画画的朋友,不知道他们是为了鼓励我还是出自真心,竟有好几个堪称艺术家的大师(至少在我看来是大师级人物)说:嗯,画的不错,有自己的风格。加油。

隔了十几分钟,乔治第二次拨打家里的电话,海伦的声音已经十分微弱。乔治强忍着眼泪,不断地对着听筒呢喃:“亲爱的,原谅我,我不能见死不救,愿上帝保佑……”

说实话,可能是有点自卑或对自己不自信的缘故,我总是对他们对我的鼓励,难以置信。

因为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安东尼的儿子很快脱离了生命危险。而此时的乔治,虽有一丝宽慰,但更多的是对妻子的担心。他第三次拨打了家里的电话,但这一次没有人接听!泪水瞬间从他的眼睛里滚落下来,他知道,没人接电话,很可能是海伦已经出了意外!

画了一段时间,为了提高自己我还报了一个画画培训班。

乔治发疯一样地往家里赶,安东尼也执意跟着上了车。

刚开始劲头十足,可是,好景不长,去了半个多月后,我就没再去了。直到所报课程过期。

乔治一路上风驰电掣。快到家门口时,他们突然听到哇哇的婴儿啼哭声。

后来,慢慢的也放下了画画。

乔治第一个冲了进去,看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他的妻子海伦平安无恙地睡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床头的襁褓里躺着刚生下不久的婴儿,而床边守着的是个一脸疲惫的妇女,她正轻声哄着孩子。

再后来,你们都知道了,由于因缘际会,我再次捡起了“写作”。

乔治又惊又喜。这时,跟进来的安东尼走过去,一把抱住那位妇女,激动地告诉她:“亲爱的,我们要感谢乔治的帮助,我们的儿子没事了!”安东尼一五一十将儿子获救的经过讲了一遍。

昨天休息去拜访了我的画家朋友,公交转地铁,地铁转公交,七点多出门,到他那里已是中午十一点了。

原来她就是安东尼的妻子玛丽。玛丽是个妇产科医生,出车祸后,她抄山道近路,原本是想到这里找车的。在经过乔治家门前时,听到了海伦痛苦的呻吟,进去一看,发现海伦胎位不正,又是早产,如果不进行专业的接产,必定会有生命危险。

我们也是一次偶然的因缘际会认识的,缘份这东西有时真是奇妙。

“对不起,乔治。”玛丽有些歉疚地说,“当时我很难选择,不知道是先救海伦还是先为儿子继续找车,好在最后一刻我没有选错。”

来到他的住所,看着墙上贴的他画的字画,和一屋的书籍、笔墨纸砚,瞬间我就被这种氛围吸引并陶醉了。是的,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我喜欢这样的生存方式。我喜欢。

乔治泪花闪动,却是脸上一红:“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当时安东尼向我求助时,我也犹豫不决。”

画家朋友是个近五十岁的男人,北方人,为人正直、纯朴、热情、善良。或许,也正因为这些我才愿意交他这个朋友。因为我骨子里也是不擅于与人打交道或会交际的人。

“可我们最后都没有违背良心。” 安东尼总结说。

去的前一天,我和他约好了第二天见面,到了才知道,原来这天是他起的最早的一天。由于他经常画画到半夜所以经常也就起的晚,而这天由于我的到来,他一早(七点多)就起来了。

乔治俯身看看已经熟睡的海伦,又看看襁褓中可爱的孩子,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听了,我有点抱歉的说,不是吧!其实你不用起那么早的,我近中午才到,你可以睡到十点的啊。他笑着说:没事,你要来,激动的我也睡不着啊。北方人就是实在,实在的我有点想哭,老天对我真是太好了,让我认识了这么优秀还对我这么热情的人。

中午,他亲自下厨做了午饭,虽然有点清淡但我却比吃山珍海味还高兴。

下午我们又聊了一会,原来他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学画了。一直都在画画上面用功,从来不曾放弃,前几年来北京在国家画院进修了几年,作品先后也获过一些奖,并入选过一些国家级的展览。

坦白说,他现在的生活是我艳羡的。他看出了我对他的瞻仰,不停的鼓励我,说我画的他看了(在手机上发过他几张我的画),觉得画的很不错,一定要坚持画下去啊。

面对他的鼓励,他一再的鼓励,我只是笑,只是笑。因为我不敢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或许,他也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你笑啥,你别光知道笑啊,我说的是真的,你要相信你哥(由于他比我大,平时我们就以兄妹相称)。

你就画吧!好好画,等画到一定程度了我教你用毛笔(他是画国画的),那就值钱了。到时,我再联系帮你弄个画展,你看,你不就也是“画家”了。

面对他的如此真诚的鼓励,我还是笑。因为他描述的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的。

他再次看出了我的顾虑和不自信,再次不厌其烦的对我说:你就画吧!千万别放弃,等你画的差不多了,我教你用毛笔,画展的事也包在哥身上。真的。

他人真的太好了,下午我们聊了一会,他开始画画,刚好让我也见识见识大画家是如何作画的。只见毛笔在他的手里像行云流水般自如的游走在画纸上,不一会一个像模像样的风景就出来了。

傍晚我要走时,他非要请我吃了饭再走,说饭店就在附近,不远。哪能让你回去再吃晚饭呢。拗不过他,我只好同意。

到了地方,我才知道原来是个类似小酒店的饭店,妈呀,诺大一个房间,一个大圆桌八个人的位置,就我俩,那场景。

服务员递上菜单,他直接给我,妹,想吃啥随便点。我点了三个菜,说三个够了吧!他笑着说:再点一个吧,凑个双数,双数好。然后,我又点了一个汤。

吃完饭,他把我送到不远处的公交站,我说你回吧,实在的他说,把你送上车再走,我这就在旁边,你那那么远。

是的,爱笑的孩纸运气都不会太差,谢谢上天让我认识了我身边的对我这么好的一个又一个的朋友,谢谢。

一边是文字,一边是画画,常常纠结。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只能选其一。

为什么,选这两个呢,因为这两个都是一个人埋头创作不用跟外界交流的工作。是符合我性格的。

今日拜访完,我又犹豫了。是选文字,还是选画画。

两个爱好的能量磁场谁强就跟谁吧,一开始本来选的是文字。可是,今天拜访完画家朋友,我觉得,至少在当下,可能画画的磁场更强大些。

嗯,我决定,我再次决定,“写作”再见(至少是暂时的再见),虽然,有很多的不舍和难过,可是,人生很多时候是不得已的,本来想的是先“写作”一年,不行再转“画画”,而今,我就暂且让你俩调一下顺序吧,先坚持“画画”一年,我保证,如果“画路走不通”我还会回来找你的,我亲爱的文字,我保证。

2017年,祝我好运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