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绝伦的中国瓷器在欧洲一现身,立刻成为上流社会的宠儿。

文·段宏刚

图片 1

图片 2

說到“现身”经过,居然和战事有关。葡萄牙从l5世纪起,乘着大航海时代的风帆,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了重要角色。1603年,在一次从亚洲返航的途中,葡萄牙商船被号称“海上马车夫”的荷兰战舰截获,后者将葡萄牙船上的货物悉数掠走。荷兰人第一次见识到来自中国的珍宝——明万历年间的瓷器,大喜过望,将它们全部运回国,在米德尔堡和阿姆斯特丹进行拍卖。这是一场轰动了欧洲的盛大拍卖,买主名单中,有法王亨利四世和英王詹姆斯一世。

学过英语的人都知道,China一词有两层意思,一是瓷器,二是中国。在国外人眼里,中国的名称跟瓷器有着很深的渊源。实际上,China是Chinaware的简易写法,直译为“中国瓦器”,是国外人为了区分来自中国的瓦器,而特意创造的词汇。

上周五,7名专门盗窃工具的嫌疑人在法国伊勒-维莱讷省(Ille-et-Vilaine)雷恩市受审,他们涉嫌在至少7个地区进行团伙作案,总盗窃物品的价值达35万欧元。

看来运动不仅对身体好,还能维护治安,尤其是警察运动……上周二,在法国伊夫林省朗古尔市(Élancourt),两名18、19岁的年轻小伙刚偷完东西,结果遇上几名不在值的警察正在散步。

荷兰人将这批瓷器命名为“克拉克瓷”,其荷兰语的本意与战舰相关。东方的精美物件穿上火药味的甲胄。

古人把陶土烧制的器具一律称作瓦器,瓦器经过漫长发展,给表面施以釉子和彩绘烧制而成后,最终变成了具有光泽的精美瓷器。

这七人年龄均在22-23岁,从去年8月开始,共犯下了至少220起的跟车盗窃案,主要涉及布列塔尼、诺曼底(Normandie)、卢瓦尔河地区(Pays
de la Loire)、中部地区、卢瓦尔河谷地区(Val de
Loire)、大东部大区(Grand
Est)以及上法兰西大区(Hauts-de-France)等地。

当时这几名警察正利用午休的时间在街区散步,正巧迎面撞上这两名男子,带着一包东西刚从一栋别墅内出来,刚脱下橡胶手套。警察觉得非常可疑,决定跟踪他们。

见识了来自遥远东方的瑰宝,欧洲人给瓷器起了个珠光宝气的新名字——“白色金子”。王公贵族对瓷器趋之若鹜,在他们的引领下,人们发起对中国瓷器的狂热追索,特别是欧洲宫廷,刮起收藏中国瓷器之风。

历史上,西方国家并不产出瓷器,他们所使用的瓷器几乎全来自东亚国家的进口。西方语言学家认为,China一词最早出现在隋唐时期,而那时,瓷器产业在中国已经比较发达,能工巧匠能烧制出各种各样美轮美奂的瓷器。

案件始发于去年夏末,警察发现一起涉案金额很大的工具盗窃案,小偷在多个城市专盯工匠的小货车,趁主人不在的时候,撬车门盗取砂轮机、钻机等工具。而这些小型电动工具通常都是大品牌、好质量的专业设备,对于受害者来说往往损失很大,有些工具的新品售价可高达3500欧元。

两男子看到警察后试图逃跑,其中一人被抓住,警察发现他包里装着一些多媒体器材和珠宝,随后将其带走拘留。男子承认他刚才入室盗窃了,还试图破门进入另外两家。

在英国人赫德逊的《欧洲与中国》一书中,有这样一首诗:

中国瓷器是在东汉时期被发明出来,随着数百年发展,到隋唐时期,制作工艺趋向于,再经过数百年发展,到宋元明清时期,可以说,华夏大地是地球上名副其实的瓷器中心。

在布列塔尼的一个区域,一个月内的盗窃数量就达60起。小偷开的是一辆黑色宝马汽车,后来因超速被雷达监测到,警方通过照片、电话分析以及长期监视等手段最终锁定了这些居住在93省德朗西的小偷。

警察通过分析他手机内的数据,锁定了另一名同伙,并在当晚将其逮捕。其同伙起初否认此事与自己有关,但警方证据充足,在作案时使用的橡胶手套上发现了他的DNA信息,且他的手机定位信息里就有案发现场的记录,警犬也识别到了他的气味。该男子最终在周四承认了是自己所为。

去找那种瓷器吧,

图片 3

他们在偷盗得手后会直接在93省销赃,尤其是蒙特勒伊(Montreuil),卖到钱后,他们会去买衣服、手机,还去泰国旅游。

据了解,这两人此前并无犯罪记录,接受了凡尔赛法庭的审判,被判处15个月监禁缓刑。

它那美丽在吸引我,诱惑我。

《马可波罗游记》

上周一,他们在德朗西被捕,后被拘留在凡尔赛。警察在搜查时发现了数百个被盗的工具箱。

它来自一个新的世界,

随着15世纪末西方“大航海时代”的到来,东西方国家第一次开始频繁交流,位居东方的中国,其繁荣、富裕和先进程度,让西方国家大开眼界,以物美价廉著称的中国瓷器,开始漂洋过海,受到了世界各地人民的喜爱,尤其在贵族阶层大受欢迎。

我们不可能看到更美丽的东西了。

瓷器毕竟是易碎品,在那个年代,面对千里迢迢的路程,需要耗费数月时间才能运送到欧美,因此,成本会变得很高,价格自然高得离谱,只有那些贵族阶层才能买得起,而贵族阶层也把赏玩中国瓷器看作是一种时尚。

它是多么迷人!多么精美!

在“大航海时代”来临之前,西方人关于中国的印象和想象,全停留在《马可波罗游记》这本书的描述里,此书也叫《东方见闻录》,是意大利旅行家兼商人马可波罗(1254年——1324年)根据他在华夏大地的亲身体验所著。

它是中国的产品!

马可波罗于17岁跟着父亲、叔父等家族成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他们的商船首先停泊在泉州港,在这里生活4年后,他们来到元大都,拜见了天子后,从此定居这里。

举两个王室的小例子。1713年,普鲁士国王选皇后。为了给自己增光添彩,让婚礼非同凡响,他不惜以600名仪表堂堂的士兵为代价,向邻国君主换来一批中国瓷器。

图片 4

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情妇蓬帕杜夫人,为了中国瓷器一掷千金,在巴黎专门出售中国商品的店里,一次买走5只中国青花瓷瓶。

元大都遗址

据不完全统计,仅18世纪,至少有6000万件中国瓷器行销欧洲。瓷器价格昂贵,只有达官贵人才享用得起。由于欧洲产品无法进入自给自足、万事不求人的中国市场,从而产生贸易逆差,致使各国金银外流。欧洲人既舍不下中国瓷器,又无法忍受“失血”状态,怎么办?唯有自己造出瓷器。用今天的话讲,便是将瓷器生产“本土化”。

1298年,44岁的马可波罗沦为阶下囚,在狱中,他通过口述,由一个名叫“鲁思梯谦”的作家做笔录,把自己在华夏大地的耳闻目染,书写成一部长达几十万字的《马可波罗游记》,以客观而善意的态度,详细记载了华夏大地的风土人情,以及经济、商业、政治、文化等领域的发展状况。

中国瓷器究竟是怎么烧制出来的?这个秘密,不仅刺激了欧洲人的好奇心,更以其巨大的商业价值,折磨着欧洲人被金钱缠绕的神经。他们挖空心思,不断尝试揭秘。马可·波罗曾经这样描述过中国瓷器的制造诀窍:“中国人从地下挖取一种泥土,将它垒成一个大堆。任凭风吹雨打日晒,从不翻动。历时三四十年,泥土经过这种处理,质地变得精纯……再抹上颜色适宜的釉,放入窑内烧制……”

在马可波罗眼里,华夏大地就是一个人间天堂,不但经济发达,市镇繁荣,物美价廉,百姓安居乐业,并且,城市基础建设非常好,规模很大,有宏伟大气的都城,有宽阔畅通的马路,有便捷完善的驿道,还出现了便于携带的纸币,这些优势,西方根本没有,比起中国的美丽富庶,西方国家似乎还生活在落后野蛮的时代。

欧洲人原以为马可·波罗懂中国瓷器,法国、意大利等国还曾将中国福建德化所产的白瓷,直接命名为“马可·波罗瓷”。还有更大而化之图省事的,将中国宋元两代输出的白瓷,统称为“马可·波罗瓷”。然而马可·波罗虽然名头很大,却很可能并未深入细致地研究过瓷器的制造过程,只是道听途说。他所描述的制瓷程序虽大体不错,但缺少细节,大而无当。对企图仿制中国瓷器的欧洲人来说,几乎毫无用处。

正是马可波罗如此盛赞中国,在以后的日子里,引起了西方许多冒险家和商人的兴趣,他们都以在有生之年来一次中国,作为人生最大的奋斗目标。

欧洲的制瓷工业,当时也非一张白纸。在罗马帝国时代,铅釉陶技术从埃及,锡釉陶技术从中东,都已传入意大利。后来借文艺复兴思潮,此技术辐射至整个欧洲。不过其产品质量与中国瓷器相比,有天壤之别。

事实上,马可波罗的描述虽有夸张成分,但并不为过。

想要成功仿造中国瓷器,欧洲人的思路和方法兵分两路:一路看到中国瓷器温润光滑、玲珑剔透,认为此物和玻璃沾亲带故;另一路,认为瓷器价格昂贵,应与炼金术有关。

图片 5

沿第一种思路,陶艺师们使用玻璃制造技术,制造出威尼斯玻璃蓝彩陶,德国烧制出了釉陶。此后,法国、英国、意大利争相仿效,相继制造出了红陶、高温彩色釉陶以及白釉蓝彩的“类瓷器”。可惜,这些制品单独摆放时大致还看得过去,一旦与真正的中国瓷器比肩而立,须臾就败下阵来。坦率地说,17世纪前,所有的欧洲瓷器都不能算作上品,大部分是陶器或软质瓷。再往后,欧洲虽然会烧制高温硬质瓷了,但瓷器的品质仍然无法与中国瓷器相媲美。

欧洲中世纪的街道

沿第二条思路,欧洲炼金术士们一通紧忙活。1560年,意大利的弗拉公爵炼金实验室开始“炼瓷”。可惜“炼瓷”以失败告终,证明此路不通。美第奇家族的工匠们更是勇气可嘉,把沙子、玻璃、水晶砂、黏土等材料一勺烩,烧出的“瓷器”是一堆釉色混浊、含有大量气泡的废品,与中国瓷器更是相差万里。

通过一组数据,完全能看出13世纪东西方城市的差距,元大都是当时亚洲第一大城市,也是世界第一城,人口将近60万,城市面积为长方形,达到50多平方公里,但比起鼎盛时期的唐长安城有人口100万,面积达到80多平方公里,还是差了一些。元大都的主要街道宽阔平坦,中轴线上的主街道宽度达到了28米,其余主街则在20——25米之间,小巷子宽度一般在10——15米之间,都以长方形青石或方砖铺就而成,并且规划很完善,粮市、菜市、布市、马市、牛市等各个市场都规定在某个区域内进行交易,整齐而有序。

反复的失败让欧洲人彻底明白了,自个儿瞎摸索没有出路,只能到万里之外的中国“窃取”秘方。

13世纪,伦敦是欧洲第一大城市,人口仅有5万余人,面积不足10平方公里,比起元大都,伦敦简直就是一个小镇。并且,城市各个市场毫无规划,各种商品如同大杂烩一样合盘端出,常常给人混乱的感觉。伦敦的街道相当窄小,最宽不过10米左右,主要街道以鹅卵石铺成,小街道则完全是土路,遇到雨雪天气,经过路人的踩踏,街道往往泥泞不堪,上街一次,身上往往会溅上许多泥水。

此刻,一个叫殷弘绪的人登场了,时间是1698年。他的名字很中国化,但他不是中国人,乃地地道道的法国人,真名叫佩里·昂特雷科莱。

图片 6

殷弘绪出生于法国里昂,死于清代乾隆年间。他的一生,经历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3个时期,是不折不扣的中国通。1698年,他跟随白晋在广州登陆,初到中国。白晋何许人也?他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派往中国的传教士,在法国国王和康熙帝之间架起了联系的桥梁。殷弘绪来华后,先在厦门学中文。此人很有语言天赋,迅速掌握了中文。后来他接受任命,到江西饶州传教,主要活动区域在抚州、九江、饶州一带。法国耶稣会在中国的传教,目的并不完全在宗教,还肩负着收集科技情报的任务。他们在征召传教士的时候,就特别要求其具有科学知识背景。法国科学院更是明确指示他们到中国要进行科学考察。官派传教士身份,为殷弘绪在景德镇从事间谍活动提供了极大方便。

中国瓷器

殷弘绪在景德镇“深入生活”,居住了7年。此人之所以能常驻景德镇,主要与他在康熙四十八年通过与江西巡抚郎廷极的私交,将法国葡萄酒进呈给康熙皇帝有关系。殷弘绪能够自由进出景德镇的大小陶瓷作坊,逐渐熟悉了窑场制造瓷器的各项工序与技术。康熙五十一年及康熙六十一年,殷弘绪两次向欧洲报告了他刺探到的瓷器制作情报,将景德镇瓷器的制造方法,系统而完整地介绍到欧洲。

无论在哪一方面,近代以前的中国,在世界上遥遥领先,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化,以及超高的经济总量,是外国人学习的好榜样。从隋唐以来,每年有数万国外留学生或使者,到中国学习和定居,就是最好的证明。

自殷弘绪“泄密”之后,中国瓷器最核心的法宝,就毫无遮蔽地袒露在欧洲人面前。1712年,殷弘绪写信之后,又奉上了高岭土、瓷土样本。1716年,在法国《科学》杂志上,全文刊发了殷弘绪的万言信。至此,中国瓷器——瓷石加高岭土的“二元配方”制胎法,再无秘密可言。

有些学者说,是因为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描述了一个高度文明和繁荣富庶的中国,才刺激了西方随后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文艺复兴”,开始奋起直追。从时间节点来看,这个观点有一定道理,它为文艺复兴的产生贡献了一小部分力量。

任何文化思潮和艺术风格的形成,都是为时代意识形态服务的,在服务中挖掘审美情趣。

如果说文艺复兴(14世纪——16世纪)是为了体现“人文主义思想”,追寻个体生命价值,反对宗教思想的产物,巴洛克风格则是反对理性,表现男性阳刚之气,展现生命激情的产物,它们都以不同形态为本时期的艺术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指导。

图片 7

中国瓷器

那么,在18世纪初期形成的“洛可可”艺术,无疑给欧洲宫廷艺术带来了一场全新的革命。洛可可艺术说到底,是为宫廷生活服务的,从室内装饰艺术上发展起来,追求那种奢华、精巧、细腻、雅致的风格,最后影响到绘画界。

洛可可艺术能发展起来,并波及其它艺术领域。跟法国国王路易十五(1710年——1774年)有很大关系。

路易十五从5岁开始坐上国王宝座一直到去世,在60年的政治生涯中,他的口碑好坏参半。由于性格构成十分复杂,在前半生,他颇受拥戴,凭借年轻气盛,他一直梦想改变法国君主制的现状,却常常表现出优柔寡断的特质,让法国遭受内忧外患的境况没有得到多少改善。

在外交上,路易十五奉行“绥靖政策”,常常见风使舵,把牺牲他国的利益看作是自己的本事。自己国家面对同期强国,如英国、奥地利等国家的侵犯时,他的政策是,能和谈就不起冲突,能赔偿就不打仗。到最后,软弱的路易十五渐渐失去民心,臭名昭著,不但法国人唾弃他,连欧洲其他国家的人也看不起他。

图片 8

穿着丝绸的蓬帕杜夫人

到中年,路易十五结识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情妇——蓬帕杜夫人(1721年——1764年),干脆沉浸在她的温柔乡里,过起了享乐生活,对国家大小事务不在上心。

在未见到蓬帕杜夫人之前,路易十五从一些大臣口里,已经听说过这个美丽女人的种种传言,一睹佳人芳容的愿望,一直在路易十五心里翻滚着。

蓬帕杜夫人是一名有心机和野心的女人,当她在23岁某一天,听说路易十五要在皇家猎场狩猎,于是,她刻意创造了一场邂逅,两人便有了一面之缘。之后,她处处创造机会试图接近路易十五,最终在1745年2月底的假面舞会上,博得了国王的欢心,正式成为有身份的情人。

踏入皇宫后不久,蓬帕杜夫人被晋升为女公爵,这是宫廷女性所能获得的最高权位。事实上,她依靠美丽的外表,高贵的气质,敏捷的才思,以及能言善辩的能力,扮演了路易十五左膀右臂的角色,经常游走在欧洲外交界,为法国争取了不少利益。最后,她又任用有作为的大臣,从经济、财政、贸易、基建等领域,对法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很快让法国富裕起来,为法国后来走上强国奠定了坚实基础。

图片 9

中国瓷器

同时,蓬帕杜夫人经常举办沙龙,把法国,甚至全欧洲的著名画家、诗人、哲学家、音乐家,如伏尔泰、孟德斯鸠、杜克洛等人,召集到一起畅所欲言,对欧洲文化艺术的发展,起到了明显的推动作用。在那个时期,哪个艺术家若能参加一次蓬帕杜夫人举办的沙龙,是无上的荣耀。

看到蓬帕杜夫人如此有才华,路易十五很放心地把许多权利交付于她,让她自作主张,自己继续沉溺在声色犬马的生活中。

在生活上,蓬帕杜夫人同样是一个追求极致的人,什么东西高大上,有品位,她就喜欢使用什么。她穿的衣服,佩戴的首饰,使用的家具,都由专人设计和量身定做。

其中,为蓬帕杜夫人服务的人员里边,有著名画家兼设计师布歇(1703年——1770年),在蓬帕杜夫人的观照下,布歇的事业在人生暮年登上了巅峰,他当上了法兰西皇家美术学院第一任院长,这个荣耀足以让他载入史册。

图片 10

布歇《中国捕鱼风光》

布歇是在1748年因为绘画得到蓬帕杜夫人赏识的,那一年,他45岁,蓬帕杜夫人27岁,从此,他有了御用画家的身份,他的所作所为,都以讨好蓬帕杜夫人为目的。

这个时候,洛可可风格虽然已经流行起来,但对见识了大场面的蓬帕杜夫人来说,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无法让她十分满意。

这时,布歇脑洞大开,他认为,法国贵族对自己的东西已经产生了审美疲劳,如果给洛可可风格中加入法国贵族不常见的异国情调,或许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很快,布歇通过一些渠道搞来一批古朴典雅的中国瓷器,诸如花瓶、水壶、茶具之类的东西,摆放到蓬帕杜夫人。看到它们,自视甚高的蓬帕杜夫人一下子被震撼了。在她看来,这些瓷器做工细腻典雅,形体流畅,古朴中不失华丽,跟洛可可那种奢华、精巧、细腻、雅致的风格,有着惊人的相似,很快,蓬帕杜夫人爱上了它们。

图片 11

布歇《梳妆》

接着,布歇又用中国丝绸为蓬帕杜夫人设计衣服,穿上这种极具有东方情调的服饰后,蓬帕杜夫人如同找到了少女心,心花怒放,对布歇大加赞赏。

后来,扇子,漆器,屏风,油布伞,中式红木家具等物品,在布歇的推荐下,一一进入了蓬帕杜夫人的生活,让她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东方情调的无穷魅力。

由于蓬帕杜夫人在欧洲拥有很高影响力,她的审美嗜好从法国皇宫蔓延到民间,又蔓延到欧洲其它国家,很快形成一种时尚,让法国和欧洲刮起了一场强烈的“中国风”。

图片 12

布歇《中国皇帝上朝》

再后来,布歇在绘画上大胆创新,把“中国元素”逐步吸收到油画中,画中内容全是表现中国的风土人情,有中国人,中国物品,中国故事,在《中国皇帝上朝》,《中国花园》,《中国捕鱼风光》,《中国集市》四幅作品中有集中体现。

欧洲贵族看到这些画作后,如同发现了新大陆,进行疯狂抢购或订购,抢购不到原作的人,以能得到一张复制品而自豪。

这些油画上的创新,又一次给“中国风”助长了一把,引起欧洲人开始疯狂进口中国瓷器、茶叶、丝绸、漆器、扇子等物品,直到100年以后,这种贸易逆差才有所缓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