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赣急得在屋里来回走,他清楚,1
个小时后,马丽媛确认梁功辰的智齿复活无疑时,她会立即通知梁功辰去她的医院装牙。

这是一篇经验贴,献给想拔智齿的你。

智齿,相信不为大多数而知晓。而我则是亲身领略过它的魔爪,欲哭无奈。

何为智齿和智齿的危害有那些?

  黄德彪也急,他不能就这么看着到手的5
万元飞了。虽然陶文赣说过不管能否成功,1
万元订金都是黄德彪的了,但如果连陶文赣需要的智齿都没找到,黄德彪还真不好意思要这1
万元。

挺多人拔过智齿的应该,我妈说她就已经拔了三颗了。

对于智齿还是在前不久才听说的一个话题,殊不知今日的我便被它找上门了。对于智齿的说法:百度上有人是长智齿意味着智商的到来,我心想,难道在这之前我的智力被封存了?貌似我的头脑并没有做出一番大成就。我们宿友则说要多活一岁,人家把他的生命分你一分。疼痛难忍啊,况且这不是人遭受的罪啊,其实多活少活都无所谓了!

立事牙,大多数人都称为“智齿”或者“尽头牙”,这颗牙是在18岁之后长出的,上下左右共4颗,但由于人类饮食的精细化,使颌骨的锻炼减少,颌骨变短,有的甚至没有了智齿的萌出位置,或者有恒牙胚,没有足够位置的“立事牙”,开始寻找位置萌出,这就造成了临床上的牙齿萌出困难,牙齿萌出困难又称为”阻生齿”或”埋伏牙”。济南市口腔医院口腔外科徐杰阻生齿最常见于下颌第三磨牙,此牙萌出年龄在18岁左右,故称为”阻生智齿”。那么,立事牙对人体有什么危害呢?1.智齿冠周炎:智齿因阻生而使牙冠不能完全外露,牙冠周围的牙龈成袋状,极易积存食物、滋养细菌。当全身抵抗力下降时引起急性冠周炎。2.间隙感染:冠周炎的炎症可能进一步向肌肉间隙内扩散造成间隙感染。3.第二磨牙龋坏:向前倾斜的阻生智齿,因经常在邻牙间积存食物,易发生邻牙龋坏。4.其它:阻生智齿还可能形成牙源性颌骨囊肿、骨髓炎以及颞颌关节病。那么,像这类惹事的“立事牙”该怎样处理呢,需要拔除吗,答案就是除了与对颌牙有良好的咬合关系者,其它智齿都应拔除,一劳永逸,永除后患。

  陶文赣突然站住了,他问黄德彪:“您没有智齿?”

我去拔智齿,是因为在学校的时候可能没休息好,突然间特别特别痛,痛到整个人都不好的那种状态,那阵子还正好课特别多,一边牙痛一边上课,那感觉……简直了~关键是牙痛的时候你还睡不好觉,我每天八点就上床了,感觉还是睡不够。去医务室看了,医生给我配了五种药,每餐吃,吃了大概一个礼拜,还去牙科医院看了,当时就想让医生给我拔了,医生说你这都还肿着不能拔,等到消肿了再来吧。

我还是宁愿偏向前者,毕竟我也为自己的智商堪忧。

  “早拔了。”黄德彪遗憾,他没想到自己在31年前拔掉了一颗可能价值5
万元的智齿,而且当时拔完智齿后他还错上加错倒给医院钱。

后来给我妈打电话,说特别痛,不行了要拔掉。我妈说拔智齿特别伤神经,要躺好几天,我算了算,寒假之前都凑不出几天,那就等到寒假吧。

现在来说说智齿:

  “您的亲属有智齿吗?”陶文赣再启发黄德彪。

终于等到寒假啦~兴高采烈得去拔牙~真的是兴高采烈,因为那天精神特别好,真个人活奔乱跳的~

智齿是指人类口腔内牙槽骨上最里面的第三颗磨牙,从正中的门牙往里数刚好是第八颗牙齿。由于它萌出时间很晚,一般在16~25岁,预示着走向成熟阶段,各个身体发育也接近完善。由于它的位置较偏,不便于日常清理,引起内部口腔发炎。可以适当吃点消炎药,用盐水簌口,进食一些清淡的事物,饭后记得簌口。我知晓的也就这点了,希望有经验的告知一下,毕竟我还在疼痛着。

  “我爸有!”黄德彪一拍脑袋。

上午先去拍了个片,拍片那玩意儿笑死我了,要用牙齿咬着一个柄,然后有个仪器在你面前移来移去,像机器人似的,然后就好了。

智齿快快好起来吧,因为它真的好痛。

  “你爸在哪儿?”陶文赣在心里祈祷谢天谢地黄德彪的爸别像他爸一样在监狱里服刑。

片子拿出来的时候吓了一跳,长得好下面哦,因为之前看微博说那种接近大动脉的智齿特别难拔,所以也隐隐担心这颗牙会不会不能拔了。

  “就在那屋。”黄德彪指着厨房旁的一扇门。

下午一点多去拔,本来听说下午是不能拔牙的,会止不住血,后来我的牙医舅舅说没关系的,我也就放心了~

  “怎么没声音?”陶文赣问。

把片子给医生舅舅看,他看了一眼也吓了一跳,说太下面了不好拔。然后又看了一眼……告诉我……拿反了……我看的是左边这颗……还没长出来呢……这辈子会不会长出来都不一定……而我要拔的……是右边这颗……长得老高了的这颗……

  “瘫在床上15年了。”黄德彪说。

好尴尬呀……笑cry……

  “能这么守着父亲,也是一种福气。”陶文赣羡慕地说。

开始拔牙了,打了一针麻药,五分钟后右边嘴巴就没感觉了,就是那种用针直接穿过嘴唇都不会痛了的感觉,我还跟我妈开玩笑说赶紧去打个唇钉,省的痛了~

  “听您这口气,令尊好像不太顺?”黄德彪问。

大概过了十分钟,上工具了,大家要知道大牙都是生得很紧的,别说最里面的智齿了,医生舅舅说因为外边的牙龈有点挡着了,把我的牙龈割开了一点,然后一边安抚我一边撬,痛倒是还好,就是那种嘎吱嘎吱的声音有点慎人,撬了四五下,试着拔了一下,没下来,又撬了两下,拔下来了。当时可能有点止不住血,用力摁了几下,给我塞了块棉花,让我等半个小时。我还看了看我的智齿,确实好大一颗,还带着肉……咦……

  “和瘫了差不多,不提了。”陶母犹口气。

半个小时后再看,还是有血,商量了一下,还是把割开的牙龈缝起来,所以就缝了两针。缝完当即就不流血了,棉花也没塞,兴高采烈地回家去了。

  “送到临终关怀医院去了?”

因为之前说过了,拔智齿是要伤神经的,所以到家之后我就立即卧床了,想着要静养。一点躺下的,四点醒过来,这时候麻药基本上过了,痛感满满上来了,到五点的时候开始特别特别痛,之前还能玩玩手机,跟别人聊聊天,后来痛到眩晕,完全不想看东西,但又睡不着,脑袋要炸了一样,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晚上,我妈给我煮了点粥,哦,这里要说一下,拔完牙是不能吃热热的东西的,只能吃凉一点的东西,所以粥也是晾凉了喝的,忍痛喝了一碗粥,感觉自己边喝嘴边抖。

  “临终关怀?”陶文赣苦笑,“没错,临终关坏。”

反正那一整个晚上都在痛,头痛牙痛,然后开始发烧,也是莫名其妙,就是发烧了,39度,可能身体真的不好吧哈哈~我亲爱的妈妈各种照顾,消炎药止痛药退烧药一起吃,晚上还起来喝了好几次水。

  黄德彪仔细看照片上的智齿,他显然是在回忆对比。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奇迹般的不痛了,我很开心,想我这么快就恢复了?还自己爬起来去喝了碗粥。兰额……事实不是长得这么简单的……上午非常作死地看了一部电影,叫啥来着?哦,妈妈不哭,韩国伦理片,讲一个高中女生被同学轮奸然后自杀她妈妈给她报仇的故事,太特么虐了。

  “令尊的智齿和这颗差不多?”陶文赣小心翼翼地问。

好,收!然后中午开始头又疼了,整个人还虚脱了,我这个人就这个体质,前一天晚上生过病,第二天保准虚脱,第一次是痛经,第二次是食物中毒,这是第三次。我很讨厌虚脱的感觉,就全身痛,动一动就痛,像废了一样。然后嘴巴右半边的牙龈全肿,肿得疼。

  “还真有点儿像。”黄德彪说。

就这样维持着这个难受的感觉睡睡醒醒熬到了晚上,我爸给我煮了点面疙瘩,配了几只虾,正好岑佳怡来还衣服,就边吃饭边聊了会儿天。其实当时头还是有点痛的,那个虾肉哦,不是有点劲道的么,大牙咬不动,都是用门牙咬的。聊天也是打起精神才讲得出话。

  “您是孝子?”陶文赣试探。

晚上坚强地自己爬起来去洗了个漱,刷牙的时候吐了一点血,不过是没关系的,回到床上后又开始全身发冷,我妈给我量体温,很好,又烧起来了。退烧药继续,其他药停了。半夜出了一场大汗。

  “不是孝子能伺候瘫在床上的父亲15年?”黄德彪说。

第三天终于有所好转,但牙龈还是肿,还是不太能吃东西,就只能吃一些软的东西。晚上还做了一个大蛋糕,自己还吃了一些~

  “令尊高寿?”陶文赣不抱什么希望了。

好几天没出门,美名其曰静养,其实也就是宅着,没事儿看看书玩玩手机看看剧啥的,牙不怎么痛了之后嘴巴也就停不下来了。水果啊坚果啊都吃了,还去吃了川菜!不过都是用左半边咬的,右半边还不敢咬。我现在都习惯性地用左半边,担心自己的咬肌会不会长得不均匀~

  “82岁。”

最搞笑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我真的是个很作死的人。之前不是说因为把牙龈割开了缝了两针么?然后我有时候不自觉地就想去舔那个线,几天之后……某个去逛街的下午……那个线……脱落了……

  “这么大岁数了,牙还好?”陶文赣心怀不轨地问。

我方了,赶紧给我妈打电话说,线掉了,可是只有一点点,会不会还有一半长到肉里去了?我妈说不会的,本来也没多少线,掉了就掉了反正伤口已经愈合了。我就放心了。

  “这得归功于他的牙医儿子。”黄德彪自褒。

过了两天又去了趟医院,让医生舅舅给我看了一下,他看了看说挺好的,线掉了正好不用拆了,伤口也愈合得很好,智齿留下的那个洞差不多两三个月就会长好。

  陶文赣不好再说什么了,他只能旁敲侧击:“看来,咱们的合作该结束了。”

现在这个洞可烦了,每次吃饭都会有东西掉进去,害得我不得不每次都用牙签掏出来,每次漱口还要特别用力,把那个洞也洗干净。

  陶文赣做出要走的姿态。

好尴尬呀……

  “您先等等!”黄德彪对陶文赣说,“我看看我爸的智齿。”

嗯,差不多就是这些,你们要拔的话,要不就是痛得很频繁,要不就是跟我一样怕工作强度太大以后还会痛的,不然的话,没必要去管它。我也不知道我的情况算好算坏,有些人说没啥感觉,就跟拔普通的牙一样,有些人跟我一样要躺好几天,还有止不住血的。这些都是因人而异的,还是听医生的专业意见吧~

  “这……不合适吧?”陶文赣得了便宜卖乖。

现在又能活奔乱跳啦~如果你们去拔智齿也有上述情况,不要慌,不会死,好好休养,熬过去就好了~

  “我只是看看。不会这么巧。”黄德彪说完拿着照片推门走进父亲的房间。

以上。

  陶文赣跟进。

另祝新年快乐,没有牙疼!

  一个老态龙钟的人躺在床上,他神志还算清醒,看见儿子进来,他的面部表情有变化。

  “爸,我看看您的牙。”黄德彪掰开父亲的嘴,拿手电往里照。他看一眼父亲的智齿,再看一眼照片。如此反复几次后,他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遗憾表情。

  “差得很多?”陶文赣泄气了。

  “不是差得很多,是差得很少。”黄德彪叹了口气,“简直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真的?”陶文赣欣喜若狂,他这才明白黄德彪的遗憾来自于他为自己不能把孝子进行到底而悲哀。

  陶文赣清楚自己此刻什么话也不能说,他看出黄德彪在作思想斗争。

  “其实,我在20年前就动员我爸拔智齿。”黄德彪在为自己的孽举寻找理由。

  “令尊如果知道他的一颗没用的牙能换5
万元,他会同意的。”陶文赣谨慎地说。

  “如果我为了您拔了我亲生父亲的一颗好牙,您另付我多少钱?这可是咱们的合同之外的事。”黄德彪问陶文赣。

  “您认为您父亲的这颗牙值多少钱?”陶文赣反问。

  “我爸的这颗牙本身不值什么钱,但我的良心和孝心值钱。我如果拔了我爸这颗牙,我会一辈子不得安宁。您付给我的是精神赔偿费,不是牙钱。这点咱们必须说清楚。”

  “我明白。您开价吧。”

  黄德彪看了一眼床上的父亲,他向陶母由出右手,手上的5
个手指头全部雄起,没一个萎缩。

  “5000元?”陶文赣装傻。

  “您得再给加个零。”黄德彪说。

  “成交。”陶文赣说,“我在20分钟内要牙。”

  黄德彪转身去拿麻药。

  “您别看我爸瘫了,有时他身上还有股轴劲,你得帮我按着他。”黄德彪拿着麻药注射器,对陶文赣说。

  陶文赣按住黄父。果然像黄德彪说的,其父察觉到异常,他开始反抗。

  黄德彪将一把牙医专门用来扩张患者嘴的扩嘴钳插进父亲嘴里,黄父的嘴被儿子强行扩张。

  针尖扎进黄父的牙床。黄德彪一边往父亲苍老的牙床里推麻药一边嘬牙花子。

  严格说,父亲和儿子使用的是同一个牙床。

  陶文赣看见黄德彪泪流满面。

  “按住,我拔了。”黄德彪对陶文赣说。

  在陶文赣的协助下,黄德彪哭着拔除了父亲的智齿。陶文赣看出,黄德彪的眼泪和其父的牙齿一样货真价实。

  陶文赣的眼睛也流泪了,在他眼中,给父拔牙的黄德彪幻化成推磨的鬼。

  “一样吧?”黄德彪一手拿着父亲滴血的牙,一手拿着照片,问陶文赣。

  陶文赣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说:说这牙是梁功辰父亲的牙都会有人相信。

  “您快去换牙吧。”黄德彪说,“我在这儿等着给您装牙。我在门外挂上’
今日停诊’ 的牌子。别忘了带钱来。”

  陶文赣将装在小瓶子里的黄父的智齿塞进上衣内兜,凯旋回巢。

  差1 分钟3 点时,陶文赣出现在家里。

  “怎么样?”陶文赣指着梁功辰的智齿问马丽媛。

  “咱们成功了!”马丽媛激动地宣布。

  她紧紧拥抱丈夫。

  “你真棒!”陶文赣说,“你完全可以去搞牙科的发明创造!”

  “这是什么?”装有黄父智齿的小瓶子隔着衣服硌了马丽媛的胸部,她松开丈夫,指着他胸部问。

  “手机。对不起。”陶文赣脸都白了。

  “我这就打电话告诉梁功辰,让他直接去我们医院。我给他装智齿。”马丽媛的想像力尚未发达到能想像出丈夫的上衣兜里装着一位风烛残年的耄耋老人的老伏枥志在千里的智齿。

  “你打吧。”陶文赣万分庆幸书房没有电话机。

  马丽媛到客厅打电话。

  陶文赣假装坐在书房的写字台前欣赏妻子的杰作,他用眼睛的余光看妻子。

  马丽媛如果看他,只能看见他的身体,看不见他平伸在写字台上的双手。

  马丽媛给梁功辰拨电话。她没看书房。

  陶母友速从兜里拿出装有黄父智齿的小瓶子,放到容纳梁功辰智齿的实验器皿旁边。

  这是马丽媛从客厅看不见的盲区。

  “请找梁功辰,我是马丽媛。”从客厅传来马丽媛的声音。

  陶文赣小心翼翼地打开装梁功辰智齿的器皿。

  “梁功辰,我是马丽媛,成功了!”马丽媛告诉电话里的梁功辰。

  陶文赣成功偷梁换柱。他将梁功辰的智齿装进黄父智齿的原装小瓶子。为防止马丽媛再度拥抱他,陶文赣将梁功辰的智齿藏进裤兜。

  “你太伟大了!谢谢你,丽媛!”梁功辰在电话里激动得难以自持。

  “你现在就去我的医院,我给你装牙。你在医院门口等我。”马丽媛说。

  “我给你带上那30万元。”梁功辰说,“写完《影匪》,我还要另外给你提成。我现在开车去你家接你。”

  “谢谢。一会儿见。”马丽媛说。

  陶文赣从书房出来,幸福地看着妻子。

  “梁功辰马上就付咱们30万!”不出所料,马丽媛放下电话后再次拥抱陶文赣。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陶文赣没料到这次妻子只用一只手拥抱他。她的另一只手竟然百年不遇地要暗陈仓。

  “你坏……”一把攥住丈夫裤兜里的小瓶子认贼作父的马丽媛说。

  陶文赣立刻大汗淋漓,他把妻子的手从黄父的小瓶子上拿开,说:“丽媛,先忙正事,你不是已经和梁功辰约了吗?等拿到那30万,咱们再往死里乐!”

  “文赣,这些年,我对不起你……看把你苦的……”马丽媛自责。

  在夫妻关系中,自责往往是有成就一方的专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