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此外,由于淘宝网的用户大多为个人,对买卖双方而言,彼此都会怀疑对方的信用。为此,阿里巴巴于2003年10月尝试成立支付宝,目的在于解决网上买家与卖家的信任关系。在交易过程中,支付宝作为诚信、中立的第三方机构,提出了”你敢用,我敢赔”的六字真言,并试图起到保障货款安全、维护买卖双方利益的作用。事后证明,这对于淘宝网的发展功不可没。

  当然,当时想到这一点的,并非只有马云自己。

  事实上,淘宝网堪称”生于危难”之际。”那段时间正好是’非典’时期,我们在互联网上发布淘宝网的时候,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只能在家里通过网络视频跟坚守在湖畔花园的团队庆祝淘宝网的诞生。”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孙彤宇如数家珍。

  ”让我们共同为她祈祷”

  凭借免费策略,在半年内,淘宝就迅速崛起。到2004年年初,其市场份额已占到了9%。这让eBay易趣董事长兼CEO邵亦波如鲠在喉,”电子商务有点可惜,我觉得有点被淘宝做砸了。”几年后,已淡出的他如此评价说。

  早在1999年,邵亦波(被马云称为”中国CEO里少有的绝顶聪明的人”)即创立易趣网,开创中国C2C先河,这一网站于1999年8月18日正式上线。

  两天后,淘宝网的正式发布仪式也显得致为寒酸,甚至凄凉–没有鲜花,没有香槟,没有镁光灯,没有欢快的音乐,没有涌动的人群。

  扩张版图:2003~2004

  即便在当时,对淘宝的”免费”政策,eBay易趣也是嗤之以鼻,认为企业就是要追求盈利,”免费”根本不是商业模式。对马云的叫板,很多人也都捏着一把汗,尽管阿里巴巴当时做得还不错,但淘宝竟敢在财大气粗的eBay面前”自行放血”,却不得不让人担心其生计问题。有段时间,eBay易趣甚至宣称,”战斗将在18个月以内结束。”

  在哈佛大学读过本科、MBA,并在商学院学习时研究过eBay的邵亦波,所成立的个人拍卖网站易趣,说到底就是一个”中国版的eBay”。

  在略显沉寂的卧室里,躺在床上的马云面对着天花板,慢慢地举起了酒杯,虔诚而默默地念叨着:保佑淘宝一路顺风。不过,马云绝不是孤独者,因为他知道,那一刻,同样的仪式将在散落于杭州市的十余处居民住宅里同时进行。

  背景:悲喜交加

  不过,在习惯于叼着大烟斗的孙彤宇看来,eBay是一个非常好的”陪跑员”。

  到2002年,易趣网上的交易已非常活跃:每10秒有人出价,每30秒有新登商品,每60秒有一件商品成交。这一年,易趣网仅电脑与网络产品的月平均交易额就超过了1
000万元人民币,买家人数累计超过10万名。

  2003年5月10日晚上8点整,秘密筹备26天的淘宝网正式上线。马云和近十位淘宝网的创始者,以这种独特而真诚的仪式,庆贺这个生于危难之际的阿里巴巴首家子公司。

  这是格外受伤的一年,又是否极泰来的一年。

  ”就像小时候我考体育,跑百米的时候有一个非常深刻的体会。一开始不懂,两个人两个人地考,我就找个比我差的人,我觉得我比他跑得快,感觉很爽。后来发现不对,我要找一个比我跑得快的人,这样两个人一块跑,我才会跑出比原来好的成绩,因为他跑在我前面,我就想要超过他,这是陪跑员的责任。所以,我觉得对于企业来说,我们要的是比我们跑得快的人。”

  而且,早在2001年5月,易趣的信用认证系统就设计完成,并将用户的真实身份与其网上交易挂起钩来;这比阿里巴巴2003年10月18日推出的支付宝早了两年半左右–2007年4月,已开始创办宝宝树网站的邵亦波非常惋惜地说:”如果易趣网发展得好,现在应该值20亿~30亿美元。”

  当时,淘宝网上的一句话,令马云感触至深–“纪念在’非典’时期辛勤工作的人们。”

  2003年1月,国人的目光被吸引到了距中国千里之外的伊拉克–自2002年1月29日美国总统布什在国情咨文中将伊拉克列为”邪恶轴心国”以来,”伊拉克危机”就刺激着世人最敏感的神经。

  而马云也并不在乎被人指摘,更不愿意在威胁下低头。尤其在进入2004年之后–马云决意要把这一年变为”中国电子商务年”。

  尤其可怕的是,纵横全球的eBay此前刚刚经历过”走麦城”的教训。2002年3月31日,eBay被日本雅虎和软银联合挤出了日本市场。事实上,eBay
CEO兼总裁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事后相当后悔自己的这一决定,”尽管我并非那种常常后悔的人,但我却时常对eBay当初退出日本市场一事懊悔不已。”她说。

  但是,刚刚诞生的淘宝网却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网上没有产品可卖。”我们只好让自己人凑产品,每个人必须在家里找出4件产品,我们翻箱倒柜,总共找了30件东西。然后就在网上你买我的东西,我买你的东西,大家都去造人气。”

  此时,马云也跟所有人一样,严密关注着伊拉克局势。

  事实上,这一年,中国的电子商务市场确实发生了巨变。

  吸取教训,eBay开始在中国寻求合作者,邵亦波的易趣网,吸引了eBay的视线。2002年3月18日,易趣网络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与美国eBay公司联合宣布,双方达成合作协议,eBay将投资3
000万美元现金,获得易趣33%的股份,并借此杀入中国网上拍卖C2C市场。此后,惠特曼女士与eBay主管国际业务的高级副总裁马特·班内特将进入易趣董事会,其他董事会成员包括:董事长邵亦波、中信泰富集团执行董事张懿宸,美国Vonage公司总裁卡洛斯·博拉。

  6月底,淘宝网终于引起了”外界”的注意,不过,那似乎不是马云想要的。

  3月20日上午(北京时间10点35分),美英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入侵伊拉克;至4月9日,美军入侵巴格达,萨达姆政权垮台。

  2004年4月13日,”雅虎酋长”杨致远和新浪CEO汪延击掌为号,推出了全新网站”一拍网”,网站名称取自成语”一拍即合”,也隐喻着C2C网上竞拍。而杨致远对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垂青,丝毫不亚于惠特曼,他认为,”中国是我们最关键、最优先的市场。”一拍网的目标将是,”中国最大的网上买家和卖家集合之地”。此时,淘宝网的创业团队甚至还未组建。

  惠特曼显然非常满意自己的这招妙棋,”我们与易趣此次的合作是eBay国际化战略极其重要的一步。在今后的三四年中,中国电子商务将会增长12倍,达到160亿美元。我们将帮助易趣拓展这个潜力无穷的市场,并在将来共同建立一个全球性的交易市场。”她说。

  在阿里巴巴内网上,一位员工写了一篇文章,并给马云写了封信说,”马总请注意,阿里巴巴有对手了,这个对手叫淘宝网,它现在很小,但是要高度关注它。”马云说,自己当时很为难,”我又不好意思说我不能回答。”一周之后,内网上跟了很多帖子,继而,全公司都开始讨论。

  不过,此时国人已顾不得感慨了–“非典”(后改称为SARS)已渐呈蔓延之势。

  而到6月份,搜狐推出的”搜狐商城”已满3周岁,并且已拥有300万忠实注册用户,另有百余家国内外知名企业在这里进行集体低成本透明采购。

  事实似乎也一步步验证了惠特曼的判断,至2003年,eBay易趣的市场份额已经占到了90%左右。

  据说,当时帖子的内容甚至深入到了细枝末节,比如,”淘宝网现在的访问量非常小,估计也就几个人在做”,”他们的思想跟我们阿里巴巴惊人地相似,他们也是坚持客户第一,好像还很有使命感”……直至7月7日,马云说自己实在熬不住了,就提前了3个月宣布:淘宝网是阿里巴巴新创办的,而且,阿里巴巴将为此投入1亿元人民币。

  3月26日,中国疾控中心加入了WHO(世界卫生组织)防治”非典”实验室网络和流行病学网络。次日,WHO即宣布北京为”非典疫区”。

  2004年8月19日晚,美国著名的电子商务网站亚马逊公司(amazon.com)则宣布,已签署最终协议收购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的卓越有限公司。这笔交易价值约7
500 万美元,目标直指卓越网。

  而到了2003年5月,淘宝网才被正式开发出来。一个颇为现实的问题是:面对一家创立4年的中国公司,再加上一家纵横全球8年的巨头,而且他们已经联姻了,淘宝能否立足?几乎从一开始,这就注定将是一场”蚂蚁对大象”的战争。

  关于这一听来颇为”传奇”的故事,马云曾多次提起。且不论事实真相到底如何,至少,这可以为淘宝网”打打气”。

  不过,大多数国人是自4月20日才开始对”非典”变得恐慌的。20日下午,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副部长朱庆生介绍了中国内地最新的”非典”情况。当天,北京市公布的病例数字让人震惊:339例;而前一天的数字仅为37例。

  不过,2003年4月14日下午,在湖畔花园,当马云告诉这群充满激情的年轻人,现在要创建一个能够存活发展很多年的C2C网站时,他发现大家并不担心。”他们并不知道那有多么可怕,不知道中国市场竞争有多残酷。我记得那个月我到美国去告诉投资者,阿里巴巴要做新网站的时候,美国投资者很激动;但是跟他们讲了我们准备做C2C网站、做淘宝的时候,投资者都吓坏了,’这肯定是做不下去的,跟eBay竞争肯定是找死’。但我知道我们可以。”

  连马云自己都承认,”(对于)淘宝,我们整个注册资本当时只有一点点,第一期投资一个亿人民币,你知道我们的对手eBay当时市值多少?700亿美元!难怪投资者听说我要跟eBay竞争都以为我疯了,说我是狂人,但是我觉得这个可以学习嘛。”

  一头闷在家里,整日像患上强迫症般地喝板兰根、喷84消毒液,总归”不爽”。于是,短信和互联网的好处被充分利用起来了。那一年,手机开始在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中扮演起重要角色,平均5人就拥有1部手机–全国用户突破了2.5亿,随身携带手机则成为许多人的习惯。”拇指一族”也迅速兴起,2003年1月至10月,中国手机短信息发送量近1
100亿条–海南在线天涯社区甚至搞起了首届短信文学大赛,铁凝、韩少功、苏童、格非、蒋子丹等一批著名作家还作为评委参与了获奖作品评选活动。

  事实上,即便在阿里巴巴的管理团队内部,也有不少人对这一做法持反对态度。彭蕾即是其一,”2003年刚刚开始盈利,然后又马上要适应一个新的东西冒出来。”她抱怨说。

  那一年,互联网上的原创文学也如火如荼地繁荣涌现。不过,有人搞过了头。

  到了下半年,值得骄傲的事就多起来了。

  10月15日9时整,一艘新型长征二号捆绑式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腾空而起–神舟五号发射成功。飞船在太空飞行了21个小时,绕地球14圈,最终着陆在内蒙古中部阿木古朗草原地区。最让中国人兴奋的在于,这是中国第一艘载人飞船。置身其中的,是中国首位航天员杨利伟,他被誉为”中国飞天第一人”。

  就在”神舟五号”飞天的前一天,丁磊也登上了财富之巅。

  10月14日(纽约时间13日下午3点59分),网易(NTES)股价已达每股70美元的最高位。胡润宣布,网易CEO丁磊成为首位互联网界诞生的”中国首富”–身家91亿元人民币。

  这位”网络大少爷”还对两年前因股价跌至每股0.52美元而遭停牌警告耿耿于怀,此时的他也并不打算买账,”无聊!”他说。

  不过,这一年,中国互联网真的热闹起来、红火起来了。雅虎并购3721,eBay并购易趣,卓越网获巨额风投……直至12月10日,携程网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涨幅逼近90%。3年以前的互联网热潮,再度在资本市场上掀起波澜,势不可当–没错,”好了伤疤”就该”忘了疼”。

  但在大洋彼岸,却是另一番景象。因《哈佛商业评论》刊发了尼古拉斯·G·卡尔(Nicholas
G. Carr)的长文–《IT不再重要》(IT doesn’t
matter),迅速引爆了一场关于IT业未来命运的大论战。几乎令所有的重要媒体、IT界巨头、商界要人及专家学者都卷了进去,场面蔚为壮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