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某市某街道办的厂子很赚钱,有一天,王玉刚厂长帯朱秘书,去长春一工厂联系业务。走到半路收到一封短信,内容是:“你老婆和情人……”王玉刚,感到很奇怪,他就按着号码回拨回去,对方已关机了。他心里发怵,是不是
…某市某街道办的厂子很赚钱,有一天,王玉刚厂长帯朱秘书,去长春一工厂联系业务。走到半路收到一封短信,内容是:“你老婆和情人……”王玉刚,感到很奇怪,他就按着号码回拨回去,对方已关机了。他心里发怵,是不是后院起火了?
于是,找个借口打道回府。王玉刚往自家门口一站,老婆孙英显得很意外,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王玉刚只哼了一声,两眼盯住孙英,象是见到陌生人似的
孙英被瞅的心虚,胆怯地说:“怎么刚走一两天就回来?”王玉刚并不理睬他,转身往屋里走,两只眼睛到处乱瞅,像是屋里藏着人似的。孙英跟在他屁沟后面,说:“业务都办好了?不是你要走一星期吗?”王玉刚见屋里也瞅不出个名堂来,便问:“家里是不是来过什么人?”孙英很震惊地说:“没有!”孙英的口吻有点掩饰的味道,说:“我天天在家,的确没有人来的!”
王玉刚看出孙英有点慌张,便不再多问。他知道,即使有人来了,她也不会承认的。他本想把短信的事情告诉她,看孙英怎么解释。可是想想还是忍了。没有证据的事,孙英是不会承认的。
王玉刚观察一下,看有什么证据再说。他随即走出屋子,刚到门口,一条大黄狗扑上来,吓了他一跳:“滚!”王玉刚没好气的把狗踢了一脚,黄狗跑了,尾巴摇的竖起来,嘴里还“汪汪”地叫,一副几天不见面的亲热相。
孙英一边埋怨他:“你在外面撞鬼啦,和黄狗过不去。它再和你亲热呢。”“亲热个屁,一天不见就乱扑腾…….”丈夫后面的话没说出。孙英看王玉刚虎着个脸,便没答话,叫一声:“大黄——”大黄便跟她跑到一边去了。
说起这条狗还是王玉刚养的。当初考虑到孩子在外面上学,自己也整天不在家,家里只有孙英一个人,怪冷清的。而且自己住在郊区平房,单门独户,晚上不安全,于是养了这条狗,狗能看门护院的,也能给孙英做个伴。平日里他很喜欢这条狗,这狗能通人性,见着生人凶煞得怕人,见着熟人却一个劲地跟你闹,很是可爱。只是今天王玉刚心里有事,没心情理它。
第二天,王玉刚再次拨打那个发短信那人的手机,仍然关机,便来到移动营业厅,假装交手机费,查看那个发短信的人是谁。没想到,却是一个没名的大众卡。王玉刚有点失望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晚上,王玉刚在外面喝了酒回来,脸黑的更厉害了。孙英跟他说话他不搭理,嘴里还不清不楚地指桑骂槐,孙英实在忍不住了,便和他吵起来。孙英说:“你这次回来像吃了枪药一样,谁欠你的!”王玉刚冷笑说:“不错,还真有人欠我的……”孙英也不示弱:“谁欠你的说啊!”这时酒精起了作用了,王玉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便掏出手机翻出那条短信,伸到孙英面前,说:“你自己看吧!”
孙英一看,脸“刷”的红了,她避开王玉刚的眼神,说:“这是哪个缺德的胡说八道,你也信?”王玉刚说:“无风不起浪,没有的事别人能瞎说?”孙英却说:“你一天到晚不在家,得罪的人还少啊!这是别人往你头上扣屎盆子呢……”
一听这话王玉刚火气更大了,说:“你往我头上抹黑,装得很像啊!”
孙英的口气也硬起来,说:“好哇,你个王玉刚,你是诚心找茬。你当了几年厂长就神气来了,别忘了,你这帽子换是我给你跑下来的……”王玉刚听这话便压住火气,不再言语。心想,自己当厂长她跑的起了很大的作用。前几年厂长改选,孙英三天两头往张区长家里跑,转个弯子和张区长扯上远房亲戚,才把烟酒、红包送去,打通了区政府这一关,自己才得以当选,所以,这些年王玉刚有点谦让孙英,也就是这个原因。
王玉刚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也不是我无事生非找你吵,哪个看到这样的短信不生气?”孙英也乘势软下来,说:“你信别人,就不信我呀!”王玉刚刚要说什么,茶几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听筒,“喂,哪个?哦,张区长,是您呀……”
张区长在电话中说:“是玉刚吧?你在家呀……”王玉刚说:“在家,在家。您这电话不是打到我家了吗?”这会儿王玉刚是一脸奴才相。
“哦,我差点忘了,……是这个样子的,我明天到你厂检查给工人补助的事,希望你做好准备。”张区长说。王玉刚说:“好的,好的。”
张区长电话一挂,他便给各部门打电话,要他们准备好材料,和孙英怄气的事扔到一边。第二天,张区长带着几个人来到厂里。王玉刚说:“张区长,你还没去过我家,今天来这里检查工作,就去我家坐坐吧?”他的意思是:一方面和张区长套近乎,另一方面想阻止他进工人的家庭。毕竟,厂子发放补助不干净,不来最好。张区长欣然答应,说:“我去。”
一行人刚到厂长家的门口,一条大黄狗扑过来,吓的张区长后退几步,心里直哆嗦。王玉刚大喝一声:“大黄——”可黄狗根本不听他的话,反而围着张区长转,尾巴摇得直竖起来,嘴里发出“汪汪”的叫声,好一副几天不见的亲热相。这时候,孙英正好跨出屋门,看到眼前的景象,脸刷的红了。
王玉刚忽然明白点什么,这两天困扰他的谜团似乎有了答案——那人是谁,“大黄”知道。

【原创短篇小说】发错短信之后

优德亚洲w88官方网站 1

摘要:
夜深了,李大爷听听旁边的老伴打起了沉沉的鼾声,才抬手摁亮了床头上方的三瓦小灯,瞬间,屋里有了幽幽的光线。他侧身看看睡在旁边日渐消瘦的老伴,心里痛痛的,很不是滋味。为了给老伴治好胃病,自己、儿子、儿媳

优德亚洲w88官方网站 2

那天,

夜深了,李大爷听听旁边的老伴打起了沉沉的鼾声,才抬手摁亮了床头上方的三瓦小灯,瞬间,屋里有了幽幽的光线。他侧身看看睡在旁边日渐消瘦的老伴,心里痛痛的,很不是滋味。

漂亮、挑剔、浪漫的倩,已过而立,去依然孑然一身,她,外向大方主动活泼,着实惹人喜爱。可最近办公室的每一个人都发现,她变得的沉默寡言,痴痴呆呆。有时会盯着一样物什许久,似乎在思索什么。仿佛她的生活有了翻山倒海般的变化,使她不得不缄默不语。

优德亚洲w88官方网站 ,心不在焉的刷着微博,一分钟、十分钟……半小时就过去了。

为了给老伴治好胃病,自己、儿子、儿媳烦了不少人,亲朋也都帮忙。可是,就是不能去根,好好坏坏,坏坏好好,一晃就是十几年。这次犯的比较严重,李大爷一直着急,焦虑。为了治好她的病,李大爷禁止老伴干一切家务,安心静养,不许操心,这样一来累坏了自己。近来,他总是感觉腰腿胳膊疼,心说:不好,恐怕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为了不叫老伴知道,影响她养病,李大爷白天强忍疼痛,不露声色地操持家务;夜晚,趁着老伴熟睡的时候偷偷起床,为自己按摩按摩,以减轻病痛给自己带来的痛苦。李大爷之所以这样做,目地只有一个,就是不能叫老伴知道自己累病了。一来怕她为自己担心,二来怕她放弃治疗,三来怕她为了照顾我加重她的胃病。总之他要想尽一切办法隐瞒自己的病痛,争取给老伴一个调养身体的好环境。

倩也承认,着实有些变化,倩想恋爱了,她爱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的顶头上司,一个有家室潇洒倜傥的办公室主任。

本想着关掉手机,睡一会,看到一个话题,好奇点开一看:

她睡着了。当他确定老伴肯定睡着之后,李大爷才悄悄从床上一点一点慢慢爬起,动作既轻且稳,就担心自己一不小心惊动了熟睡的老伴。起来之后,准备下床之前,李大爷又扭头再一次看看老伴,老伴酣睡如初。这时,他才真正定下心来,动作轻缓地下了双人床。就在这同时,刚才还在酣睡的老伴,突然,睁开了‘熟睡’的双眼,紧紧盯着李大爷,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叫杰,一米八多的身高,皮肤白皙双眼皮大眼睛高鼻梁。一袭名牌西装把杰包装的更加招人耳目,而这些对杰来说都是陪衬,杰身上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是杰的会说话的眼睛。那眼神如沐春风,柔情似水,细端详:似花蕊轻放,似晨露晶莹,似山泉叮咚,似幽谷鸟鸣。不看则罢,看了则有被摄魂魄之感。当然这种感觉只存在于热恋中的情人之间。而倩就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给一年前的你发一条短信,你会写些什么?

只见,李大爷下了床,一步步轻轻挪到木椅前,瞅瞅木椅,心有所思。然后,不知为何躲开木椅,到一处四邻不靠的地界儿,用双手开始按揉自己的后腰,边揉边咧开嘴巴,但是无声。按揉时间很长,中间休息了多次。结束后,轻坐到木椅上歇歇。几分钟过后,就见李大爷把右手搭在自己的左肩头准备坐着按揉胳膊,谁知,刚一动手,木椅就发出了一声极其轻微的小声音。李大爷赶忙停下手,迅速扭头盯着床上,紧瞅床上的老伴,有没有醒来的反映。当确定不曾被惊扰时,这才放下心来。为了杜绝再发生任何声音,李大爷从椅子上站起身,挪到一块四邻不靠的空地上。为防万一,李大爷还特别仔细瞧了瞧自己的周围环境,看看有没有会在自己活动时发出声音的物体。没有,四周半米方圆没有任何东西,只是一片空地,哪里会出现响动。李大爷亲自审查过后,松了口气,一颗悬着的心这时才“吧嗒”放进心室,开始正式按揉大腿。其实,李大爷这一切举动老伴都看在眼里,只是不能说破。

倩一向很挑剔的,想做她的丈夫必须满足以下条件:身高1.8米以上,学历本科以上,有车有房,有责任心,有爱心。如此完美的男儿哪里去找,所以,别人为倩介绍的男朋友可以用立方去算,倩却依然守住自己的条件,不敢对方单方面有多好,只要一条不符,倩都一一拒之门外。

高票赞中都是“后悔…………然后某某亲人离开。”微博已卸,此处无图。

自从昨天,她无意中发现李大爷在自己睡着后偷偷起床,就隐约觉得李大爷准是腰腿疼痛病犯了。因为害怕自己知道内情,拖着病躯帮他干活,所以,故意隐瞒不和自己说明。

可那次急性阑尾炎手术之后,倩彻底把自己彻头彻尾的翻新了。

我点开评论,犹豫不决。

这次也是,自己的老毛病一犯就是一个多月,至今还好的不利索。往年犯病喝喝药就管用了。今年不知为啥,只这一犯,就一直治不好。跑的医院不少,中西医也都看了,还做了许多检查。结果,病情没啥变化,就是治不好。自己犯病不要紧,可苦了老头子。以前,咬咬牙,几天时间之后自己就能干活替换老头一下。这次黏缠,没完没了的一个多月,老头受不了了。生病期间,老头不光领自己看病找医生,还要时刻想着叫我吃药,要是中药,还要加上一个多小时的熬药功夫,更加辛苦。家离医院远,没办法拿回熬好的中药药液。自己病了,老头子不让干一点活,自己一干,老头就抢,这一干一抢俩人都累,还不如将争抢时费得力气节剩下来,叫他自己干了。没办法,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头子累成这样子。虽然,心有不忍,可又没办法。好多次,李大娘都趁着老头外出的机会,抓紧干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家务,还揪心怕叫李大爷看出来。不然,他会不高兴,‘申斥’说“你现在需要静养,绝对不能干活,下次在要这样,我就不带你玩了。”还没听哪位大夫说过:得了胃病不能干活的。不行,在我们家不行,只要胃口一疼,老头子就慌了神,不是拿药吃看大夫,就是不许动卧床休息,为了这,自己每次难受、疼痛,不到实不得已绝不会言语。这样一来,反倒逐渐加重了自己的毛病。唉,没有办法,不然,一难受就言语,还不得把老头子累死。那可不行,宁愿我挨着也不能累着老头子。每每实不得已躺下时,她总会歉意地对老头子说“这次,又会把你累瘦了”。

倩不是L市人,大学毕业后只身来到L市,靠自己的能力应聘到现在所在的单位。忽一日中午,倩的右下腹急痛,恰被杰看到,急忙送钱到医院,医生说是急性阑尾炎,要马上手术,医院要交押金还要手术签字,杰毫不犹豫做好了一切,倩顺利做了手术。而且几乎照顾倩一周,尽管后来倩的家人把钱还了杰,按理说,上级帮助下级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倩却发现,他所朝思暮想的丈夫不就是杰这样的吗?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如果真有,我会给一年前的我说“无论如何都劝说姑姑在武汉治疗,不要回来,或许这样姑姑不会离开我”

“没事,累不瘦我,我这么棒的体格别说累上一阵儿,即便总是这样也没问题。你就瞧好吧”。完事,俩人一笑。

倩其实很痛苦,因为杰是有家室的人,而且据倩了解,杰是一个很正统的人,也很爱他的家人。

眼角湿润,手指颤抖,好久才打完这段文字。我没有评论,而是把它写在了记事本里。

老伴躺在床上,想到这些日子李大爷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伺候,想想夫妻间几十年的坎坎坷坷、几十年的患难与共、几十年的相濡以沫、几十年的相依为命、几十年的。。。。。。许许多多,不禁流出了各种感情汇聚而成的泪水。

倩很想向杰表达她的情感,又怕遭到杰的拒绝,苦思冥想之后,决定先发一条短信,试探一下杰的态度。

此时,姑姑离开我已经10个月之久。

李大爷按揉结束,顿时觉得身子轻松了许多、腰胳膊腿的疼痛减轻了不少。看看手机,已是深更半夜。时间不早,需要抓紧休息,不然,明天无法承担一天的家务劳动。想到这,他走到双人床前,轻轻上床。就在他准备侧身躺下的一瞬间,他发现,老伴的脸颊似乎有泪水流过的痕迹。他有些惊呆和纳闷,心说,这是怎么回事。一股不详预兆袭上心头,他马上做出紧急反应。他迅速坐直身子,并快速将右手手指伸到老伴的鼻孔下方探查。老伴呼吸均匀。又看看老伴脸色,跟睡前一样,没有一点变化。再看看老伴睡觉的姿势,也没有不对劲的地方。看到这一切都很正常,刚才乱跳的心才慢慢回归平静。但是,总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李大爷大着胆子去摸老伴放在被外的左手脉搏,脉搏跳动有力,起伏有序,不象有什么危急情况可能发生的样子。满腹狐疑,为了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李大爷不再坐着,换了个姿势,趴在了床上。然后,凑到老伴眼前仔细观看,确实有哭过的痕迹。就在他趴在老伴旁边,眼瞅着老伴,考虑是否推醒她问个究竟时,老伴突然睁眼,假装解溲,瞒过了李大爷。

于是编辑了短信内容:杰主任你好!我是你的属下倩。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人生交契无老少,论心何必先同调。

姑姑,是在16年检查出癌症的,全家人很难过。姑姑还很年轻,可上天却如此安排。姑姑很快接受了治疗,姑姑有时也会发些照片,照片里,姑姑躺在病床上,看起来很憔悴,整个人都变了。

自那天开始,李大娘的病好了。李大爷的腰胳膊腿也从未疼过。两位老人身子骨倍儿棒,没有一个在生过病的。不过,药,一个人也没少吃。

倩很果断的把内容发给杰,而杰也很快回了短信。这是倩所没有想到的,倩便犹豫起来,是看还是不看?看了若杰和她有同样的感觉,当然是她所想要的,若杰拒绝她,她也感觉到,自己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晕倒,一个多月来,她为杰神魂颠倒,为杰失眠,为杰消瘦,为杰改变了生活状态。

一开始照片上姑姑还有头发,渐渐地,她带上了帽子,我无法想象一个女人没了头发,该怎么办?可是她必须坚强的活着。

她犹豫着,还是颤颤巍巍的打开了杰的回信,看了短信,她突然开怀大笑起来。原来短信的内容是:你要找杰吗?我是杰的弟弟。需要我帮你转达吗?

那个时候,我正在读大三。南方的冬天不算冷,我接到姑姑的电话。

倩看了电话号码,却突然发现电话号码的最后一位数字错了,大概自己发送是因紧张摁错键了,这就是说,她把发给杰的短信发给杰以外的其他人了,也就是说她和杰之间的没有点通的秘密被第三人知道了。

电话里,姑姑声音很足,似乎治疗起了作用。姑姑说“阿帅诶,在干嘛呢?姑姑生病这么久,你都不打个电话给我。”

我楞住,不知道怎么回答姑姑,仔细想想姑姑生病几个月来,我都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她,都是从爸爸妈妈那里了解病情。我嗯了半天说“最近太忙,没时间给忘了。”

笑完之后,倩心里又多了一份沉重:这个人是否真的杰的弟弟?他是否会为她守住短信秘密?——–

现在想想,真的要扔自己几个巴掌,我是真的没良心。

倩开始有些心神不宁。便试着回了短信:我和杰是好朋友,那句诗是让杰猜谜语的。


于是又收到回信:你在哪里高就呀?我请你吃饭你会出来吗?

在我小时候,我对姑姑印象很深,姑姑对我十分疼爱。姑姑和姑父是做生意的,常年在外面跑,几乎过年才会回来,每次都会给我带礼物红包。一直到了我上初中后,姑姑他们赚了些钱,在当地买了一套房子,为方便照顾妹妹和她上学,姑姑也就很少外跑。又正好房子在我们学校旁边,姑姑就给我弄了一房间,平时就住在这,周末才回家。

自称杰的弟弟得人已露端倪,看来他根本不认识杰。

高中毕业后,姑姑邀请我到武汉玩,妹妹也在那边。姑姑带我在武汉玩了大概两周的时间,又带我回到他们在浙江那边的家,那是个小地方,环境很好,空气清新,就是人少了点,这边的居民大多都在外面打工。姑姑给我买了电脑,奖励我顺利考入大学。

倩更加惶恐,她心中的小秘密要被这个人昭之若市了,于是倩便顺了他的话:你在哪里呀?我到哪能找到你?心想:先稳住他再说。

至今,这台电脑还在使用,快四年了,我一直好好保养着,这是姑姑留给我最后的东西了。

片刻之后,短信铃声提示:呵呵,找时间吧,我约你。


看来对手很狡猾,不轻易暴露自己,可把倩害惨了。

16年尾声,姑姑的病也有些好转。不知什么原因,姑姑执意要回家来,不愿在武汉治疗,说是这边医院也有同样的药,可以在这边继续治疗。可家里人一致认为大城市的医疗水平比这边好很多,医生也比较专业,留在武汉会更好。可最后,姑姑还是悄悄的跑了过来,连家里人都没告诉。

之后的一个月内,自称杰弟弟的那个人,每天为倩发送暧昧短信,有时还会把电话打过来调侃倩。

姑姑回来后,我在街上遇到过她,她正好买菜回去,姑姑看起来精神状态很不错,虽然带着帽子,但别人看上去也只不过是冬天冷带上罢了,丝毫没有像生病的样子。我仔细观察到姑姑手上捆着根小管子,姑姑说那是输液管线,隔几天就要去医院输液才行。离开时,姑姑笑着说“阿帅,有空了来家里玩哈”。

倩是又恐慌,又愤怒,又无助。偷偷的观察杰,一如既往,似乎没有发觉什么,倩才略感安慰。杰是个优秀男子,倩也是优秀女孩,若把这箱底的秘密曝光,她和杰都会受到很大的伤害。于是倩开始反思,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使得那个无赖对她纠缠不休。

“好”。想不到这是我和姑姑最后一次见面,姑姑还是那般亲切。

倩翻看第一封短信,突然恍然大悟:是不是那句诗被庸人误解。再次收到暧昧短信,倩回短信时把那首诗作了注释:你好!人生交契无老少,论心何必先同调(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交往投契,不必有年纪老少之分,论心相知,又何必先同调呢?无老少乃得忘年之交,不求同调乃得忘形之交,人之相知,贵在知,不在其年纪身份地位行业之同异也。)

半个月后,17年初,医院传来噩耗,姑姑病情加重,转展送到武汉。此时的姑姑身体几乎不行了,电话里姑姑的声音十分小声,很难听清楚,疼痛般的呻吟声充斥着病房。后面的日子里,姑姑几乎每天都吃不下饭,身体逐渐消瘦。

良久,没有等来回信,倩便急了,把电话打过去:“喂,你在哪里?我们可以相见吗?”

1月20下午,姑父打来电话,说姑姑走了,在浙江的家里。我就在电话旁边听着,爸爸接的电话,交代好事情,爸爸和叔叔连夜坐车过去。我说不出来的难过,我低着头捂着脸大声哭泣。

“不用了,我在外地呢!”

或许这对姑姑来说,是一种解脱,再也没有了痛苦,在另外的世界一切安好。

。。。。。。

可是留给我却是无尽的愧疚和后悔……在我看来姑姑要是不执意回来,坚持在那边治疗,或许不会离开我,哪怕晚几年都好。

姑姑的遗体被火化掉了,骨灰埋在那边的公墓里。

没能见到姑姑最后一面,一直存在心里,是我愧对了姑姑。

明年毕业,想着毕业后第一件要做的是就是能够去姑姑的墓碑前,给她磕上三个响头。

优德亚洲w88官方网站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