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数据显示,1-10月文物艺术品和股权债权、房地产等拍卖业务成交额均出现了超过20%的降幅。有业内专家分析,今年内地秋拍市场普遍表现欠佳,过亿元拍品仅有4件,市场其实并不缺乏精品,缺的是“买气”,这也导致一些拍品最终低价成交,甚至流拍。这对于拍卖行业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而且这种态势可能还将延续。

图片 1
李可染《万山红遍》

问:艺术品拍卖行业的春天还有多远?

  拍行“王牌”频出,高价拍品的成绩未尽人意

  南方日报记者 杨逸 实习生 王紫

图片 2

  在刚刚过去的半个月内,各家拍行的秋拍都相继紧锣密鼓地展开,在经历过春拍资金收紧、竞争激烈、优秀拍品稀缺等因素的影响后,今年秋拍如何在市场寒冬下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也备受期待。为了能在资金缺乏的市场中分一杯羹,不难看出本季秋拍几家拍行都纷纷打出自己的“王牌”。

  在市场夹杂着隐忧与期许的目光中,2015的秋拍大幕正悄然拉开。10月24日,中国嘉德2015秋拍全国巡展在深圳正式启动,展出中国书画、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陶瓷、工艺品、古籍善本、邮品钱币六大门类精品。至于广东本地,广东精诚所至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秋拍也在11月6日举槌,推出中国书画、古溪书屋藏画、岭南书画等三个专场,共500余件拍品。

拍卖行的春天的到来还会很远的,原因是真、精、稀的藏品市场上越来越少,真正的好东西藏家惜售,其次是普品在拍卖行卖不出去,再者就是拍卖行收过高的前期弗用,再加之骗子满天飞,所以说拍卖的春天的到来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要想很快扭转该局面.,一.个是国家得有相关法律整治规危拍卖行业。其次是很杀一杀乱鉴定,_瞎屁不懂的假专家扰乱践踏了市场,对其不负责任,乱出证书,乱收鉴定势应定罪,受刑事处罚,净化市场,这样拍卖行春天可能要来的早些!

  从各家拍行的具体情况来看,迈入第25个年头的中国嘉德打出“周年牌”,来自全球的顶级收藏团体、知名私人藏家都为嘉德秋拍提供了一批高质量的私藏。最终,中国嘉德不负众望地交出了24.75亿元的成绩单,较春拍总成交额提升了22%,其中3件拍品进入“亿元俱乐部”,其中,张宗宪旧藏齐白石《福祚繁华》以9200万元成交(如下图),潘天寿巨幅指墨《无限风光》2.875亿元成交。此外,古籍善本专场也表现得格外“霸气”,安思远藏善本碑帖11种以1.926亿元超高价成交,创造了世界最贵善本的最高价纪录。

  曾有业内人士用“最艰难的一年”形容去年的艺术市场。从今年“十一”香港的秋拍揭幕战来看,虽不乏亮点,总体市场仍然欲振乏力:香港苏富比总成交额达到26.69亿港元,同比去年的29.4亿港元略有下滑;嘉德香港以1.97亿港元收槌,同比去年秋拍业绩下滑四成左右;保利香港拍出9.14亿港元,同比涨幅不足两成。今年春拍的成绩单同样欠奉,拍品成交量与去年同比下降40%,244亿元的总成交额更是跌至近5年来的最低谷。

国内的艺术品市场乱像已经严重阻碍收藏界的流动性。这还不是最悲惨的。大量的基础建设致使很多埋藏在地下的文物出土。建设单位上报,被迫停工,损失由建设单位或者就是开放商自己承担。致使很多人就算发现文物也不愿意上报了。国内伪专家横行,不承认民间宝物的客观存在,也逼迫大量文物出镜洗白再回流!这还算好的,绝大部分是回不来了!现状令人痛心!国家应该立刻觉醒,全方位开发艺术品市场的规范和文物法修订。不能粗暴要求持有者上交或捐献!开放艺术品市场在国内流通,严格艺术品文物出口管制!杜绝文物流失海外!激活市场流动性,允许藏宝于民!古玩市场反欺诈不打假是特色。拍卖行就不可以了,保真拍卖才让收藏界有个标杆!还市场活力!换收藏家公道!简单粗暴的条条框框应该打破!国内市场活跃了,走私文物出镜也就没有意义了。

  在大型拍卖企业牢牢控制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形势之下,中小型拍卖企业无疑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北京东正拍卖就悄然退出秋拍序列。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中小型拍行打出“特色牌”,北京银座就推出了主打京剧用品的“声闻振雅——梅兰芳暨师友故物”专场,并斩获白手套。北京荣宝则推出包括“石蕴山辉·巴林石集珍专场”在内的16个专场,取得7.58亿元的成绩。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面对市场的阵阵“寒意”,不同拍卖公司都各出奇招:或以新中国红色经典“艺术大咖”打响头炮,或深挖本地藏家,从关注度较低的画家群体中寻找“价格洼地”。广东精诚所至拍卖董事总经理陈绮雯表示,目前艺术品市场价格已经进入“谷底”,今秋成交总量或许还将有所压缩,但作品单幅价格下调的可能性不大,是适宜买家收藏的最佳时机。

任何人无法说得出拍卖业春天到来的确切时间。

  梳理今年的秋拍不难发现,高价拍品的成绩情况似乎未能尽如人意,仅有4件拍品进入“亿元俱乐部”,不及春拍所产生的6件过亿元拍品,多件有望破亿元的拍品未能高价成交。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分析称:“拍卖行业是一个信心行业,市场并非是缺乏资金而是藏家对艺术品市场的信心不足,在经济整体并不乐观的态势下,许多藏家都表现得非常谨慎。”

  1 新中国美术“大咖”托起市场?

在早年的拍卖中,由于信息还没有今天的传播速度,很多参与竞买的老板在价格上吃了亏,买到手的藏品可能是最后一棒,加之当前的经济不尽人意,参与竞买的积极性受损,拍卖业的春天有待时日。

  “减量提质”,艺术品市场的爆发期不会在短期内出现

  说起今年春拍,相信行家们对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不会感到陌生。这幅潘氏“鹰石图”题材的巅峰之作,在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拍出2.79亿元天价,打破了画家个人拍卖纪录,备受各界关注。当晚,李可染山水巨制《井冈山》以1.265亿元成交,获得近年市场罕见的高价。

如今网络发达,买家的水提高很快,随着新的资源不断出现,部分玩家把注意力转移到网络上,他们长时间关注喜欢的藏品,一有机会便出手,而且比在拍买会上省钱。

  然而,早在在2018香港第一轮秋拍中,已能感觉到市场的降温,保利的香港秋拍总成交额从去年的18.08亿港元大幅下跌至今年的9亿港元。而在将近年末的第二轮,降温之势更加明显。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成交率仅73%,朱德群重要作品流拍,被寄予厚望的苏轼《木石图》成交价仅与估价持平。

  这对“潘李组合”将继续在今年嘉德秋拍的“大观之夜”以经典作亮相。其中,被誉为新中国美术史上里程碑意义的创作,李可染的《万山红遍》在深圳巡展中登场。该作以毛泽东《沁园春·长沙》词意为母题创作是李可染中国画改造进程中极为成功的探索。

元青花四爱玉壶春瓶

  在接受媒体采访中,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也提到了“要做好过冬的准备”,甚至考虑到了“接下来半年的征货会比较艰难”。

  至于潘天寿上拍的作品则有两幅,分别是他在上世纪60年代创作的《劲松》和《朝霞》:《劲松》以一棵苍松撑起整个画面,凸显出画家对画面结构的高超掌控力;《朝霞》描绘晨曦中立于磐石之上一只桀骜不驯的秃鹫,是画家对当时流行的中国画“虚无主义”倾向的有力回应。

我还看不到春天的迹象……

  市场真的没钱了吗?魏蔚显然不这样认为。她举例道,11月中旬的佳士得纽约拍卖上,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以9031万美元刷新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威廉·德·库宁、爱德华·霍普都创下个人拍卖纪录,同期的日内瓦佳士得,被命名为“粉色遗产”的18.95克拉粉钻也以5037.5万美元的成交价打破粉钻成交纪录。这些数据证明了,“整体来讲,市场还是有钱的”。

  作为中国画市场的“风向标”,除了潘天寿和李可染外,本季“大观之夜”还将推出傅抱石、黄胄、齐白石等大师“扛鼎之作”:傅抱石的《郑庄公见母》极为罕见,是市场苦寻多年的画作成稿,也是傅抱石“上古衣冠”的典范;黄胄的《听琴图》是其在上世纪80年代多人物、大场面的重要创作;齐白石的《吉寿永昌》尺幅硕大,气势撼人,为齐白石晚年极为少见的大尺幅创作。

不想了……爱咋地咋地……

  如魏蔚所言,朱德群画作流拍的一大原因是估价高于市场预期,这是个委婉的说法,实际上就是对于现在的市场而言,还不能承受以这个价格去买朱德群的作品。估价上的失误也曾经让苏富比受伤,2018上半年苏富比净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23%,苏富比方面认为两幅重要作品表现不佳是净利润下降的主因,后据多家媒体报道,这两幅作品分别是1.39亿美元落槌、但远未达拍卖行预期的莫迪里阿尼《裸女》,以及估价4500万美元,但落槌价仅3600万美元的毕加索《写作的女人》。这些案例表明,未来拍卖行需要对市场有更冷静的判断,对作品有更谨慎的估值。

  无独有偶,从今年春拍开始,不少拍卖行都在市场投放共和国美术史具影响力的“重磅炸弹”。在6月举行的广东崇正春拍的“九藤书屋藏书画专场”上,就有黄胄的《日夜想念毛主席》、石鲁的《铁打江山》等代表作亮相。该专场最终以100%成交圆满收官,而在过千万的四件作品中,就有三件出自黄胄的手笔。

只要是真品……就不怕等……

  今年秋拍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将“减量提质”这一老生常谈的策略落到了实处,从京城几家拍行的拍品数量来看都比往年下降明显。比如北京保利拍品规模缩减了30%,同时现当代部分只保留了夜场拍卖。而在刚结束的广东崇正秋拍上,此前持续多年、叫好叫座的“九藤书屋”系列专场也暂告一段落。

  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何向民表示,目前收藏群体以40-60岁的人群为主,他们大多对红色题材印象深刻:“这批红色题材创作的持续时间不长,却汇集了当时最顶尖的艺术家或创作团队,不少艺术家都对同一题材留下多幅画稿,可见他们创作之用心。”以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为例,画家在上世纪60年代创作的同名画稿多达7幅。“这些作品背后的故事性强,除个人藏家外,也将受到博物馆与私人机构的追捧。”他分析道。

当然,精品……更好……

  实际上,艺术品市场在经历了2010年的爆发期之后开始进入调整阶段,以往认为的“周期理论”似乎早已不再适用于今天的艺术品市场,究竟何时才能完成这一轮的调整尚未可知。“在买家需求量不断增长的形势之下,艺术精品在供不应求下上涨似乎不言而喻。而那些普货艺术品只会在与精品价格拉得过大后才有可能实现补涨,虽然这也许需要滞后较长时间,但也意味着艺术品市场的爆发期不会在短期内出现。”季涛说道。

  “杨之光也是新中国现代人物画的代表人物,他与黄胄的地位不相伯仲。”10月15日,由中国美术馆、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州美术学院、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扬时代之光——杨之光艺术研究展”在广州举行。何向民进一步透露,崇正秋拍也将跟随这股潮流推出杨之光专场。他表示,由于大部分红色题材已捐赠博物馆,目前市场流传的杨之光作品主要是晚年的没骨人物画:“尽管题材不一样,但技法水平不低,相信未来仍有不少升值空间。”

如果真喜欢……是否能出手倒也无所谓……每天自己看看,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明年春天,又将迎来新一季考验,期待到那时拍卖行们已做好充足的准备。

  2 岭南民国书画价格“洼地”未填

等到呜呼的时候也没关系……给孩子们留下个念想……真正的精品……什么时候也是硬通货……而且升值速度是这个世界上最快速的……

  美术史“大咖”的“重磅炸弹”毕竟可遇不可求。面向区域市场,拍卖行更多采用切面较小的“深耕”战略,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精力投放在知名鉴藏家的藏品里做文章。广东崇正春拍取得“白手套”佳绩的“九藤书屋”专场,拍品就来自前副总理谷牧的书斋。何向民透露,今年崇正秋拍还将有“九藤书屋”藏品继续与藏家见面。

不要着急……鉴定水平肯定是越来越高……只要是真品……就用不着着急……总有一天会被确凿的证据证明其……不菲的价值……

  今年精诚所至秋拍推出了“古溪书屋”藏画专场。“古溪书屋”是晚清民国时期南海著名鉴藏家梁效钧的书斋,梁氏曾任职南洋烟草专卖局上海总代办。梁氏喜收藏,王翚、刘墉、梁启超等明清书画家作品无不尽收囊底。“古溪书屋”本次上拍作品共有338件。据拍卖行介绍,这次拍卖是梁氏积数十年收藏首次向公众展示。

并且由于鉴定技术的进步……真品必然被社会广泛接受……好东西肯定是人见人爱……其象硬通货一样的便捷流通……是谁也限制不住的……

  “现在市场都比较看重藏品的来源清晰。不过,在广东要成系列地征集旧藏家的藏品并不容易。由于年代久远,许多藏家的藏品已经散佚,甚至卖到了境外,真正整理出来的并不多。”广东精诚所至拍卖董事总经理陈绮雯说。

综上所述……我预测……打破民间文物流通限制的关键……就是权威的,普遍的,便捷的,能够被广大群众掌握的……鉴定技术……

  尽管书画市场处于调整期,但在市场人士看来,广东藏家一向情有独钟的“岭南四大家”的作品价格却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部分关山月、黎雄才的作品价格更是逆市而上。而随着艺术品市场的深度调整,拍卖行也开始对其他知名度相对低的画派群体进行梳理。广东崇正在今春首次推出“广东国画研究会名家书画”专场,现场成交活跃。

一旦能够证明真伪……则真品的价值是谁也无法阻挡的……而且,考虑其稀缺性……升值空间巨大……必然成为抢手货

  “我们将这些画家作为一个群体去梳理,有助于藏家形成良好收藏习惯,过去有很多藏家甚至连这个画派的名称也不知道。”何向民表示,不少广东国画研究会的画家作品价格比岭南画派第三代、第四代画家的还要低,但他们的艺术技巧不俗,而且传世数量少。陈绮雯也认为,目前广东还有很多的书画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四季花开黄龙玉,总有墨香入梦来。

  “当我们谈到胡适、鲁迅、老舍的作品时,不能单以艺术水平来衡量。他们的作品价格现在比过去也有十多倍的增长。”陈绮雯认为,广东在近代积累下丰富的书画家、政治家、文化名人资源,他们在学术上颇有建树,社会价值却被严重低估:“比方说,郑锦、胡根天、容庚、商承祚、秦咢生、麦华三、吴子复这些大家,作品如今却仍徘徊在一幅一万多元,甚至几千元的水平。”

, “ultra”: , “normal”: }, “md5”: “64715b8b0e1b28f6158e2d97a788856c”,
“duration”: 10.01, “file_sign”: “64715b8b0e1b28f6158e2d97a788856c”,
“thumb_uri”: “243f500003ec052581fe9”, “vu”:
“v020163d0000bk79t1iiv576ok0enmag”} –}

  “他们的真正价值要得到社会的认可,乐观的话,需时不会超过三五年。”陈绮雯认为,这些书画家的艺术成就素来得到学界公认,有的至今对岭南书画仍有影响力,价格翻倍的预期并不过分,且是最起码的价格体现。“当然,开发这些书画家是需要时间的,也得有足够数量的作品浮出市面。”她补充道。

以下都是我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绝无抄袭,如果觉得可以,大家记得给我点赞啊。谢谢!现在对于拍卖行业我们现在一度感觉不到“春天”会来临,这个是为什么呢?主要是在拍卖行业一直没有权威的存在,对于涉及资金很大的拍卖行业,必须需要一个“权威”的存在。如果能有一个权威的存在或许会有拍卖行业“春天”的来临,就像支付宝没出现之前,对于线上资金链的那一块我们每个人都认为不靠谱不放心,后来支付宝的出现实现了现金和线上的对流,从而实现了现在繁荣的线上经济。对于拍卖行业首先成立就需要以亿而作为单位的资金做担保,这样才会得到大家的第一步认可,第二需要一个鉴定团这样的权威的存在,但对于一般的鉴定团经常会出现贪污以及以假乱真的这样的事存在,所以一直拍卖行业一直发展不起来。对于现在拍卖行业迎来“春天”基本不可能,所以我又一个假想,如果支付宝或马云爸爸能出来做这个拍卖行业的承担人或许会迎来拍卖行业的“春天”。

  何向民还观察到,近年方楚雄、陈永锵的作品在山东、河南、陕西等地都有不俗反响,当代岭南书画作品或将成为未来艺术市场的一个增长点:“由此可见,南方的艺术市场也在不断增长,只要有耐心,我们可以乐观其成。”

🔥🌹🌺🌻🌷🌸💐🌹🌺🌻🌷🌸💐🔥艺术品造假太多,拍卖行又不敢保证真品,不妨先从目前尚无法造假的天然画面艺术宝石作试点开始,这样催春,相信会一花引来万花开的!国内的知名拍卖行们,你们有这个胆识吗❓🔥🌹🌺🌻🌷🌸💐🌹🌺🌻🌷🌸

谢谢!

首先要看是什么春天!古艺术品的范围太广,不好下定论,因为国家有很多规定什么时期的不能上拍,什么时期可以拍!从而导致很多无法交易,有所顾虑!但也有存在着消费环竞有关连的问题,人民的购买力,生活水平都有关联的!再而传承概念也应改变,这也制约古艺术品的成交!比如一件物品我说是爷爷传的,而专家说出土,有盗墓嫌疑,不能流通!好!问题來了,如何确权出处?这是症结所在,如们处置?要多多思考!所以民间有好东西,而有的藏友选择死藏,不让其露面。以免招來麻烦!所以文管部门应关注这一点,给民藏一个好出处!

谢阅!

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财富的不断增长变化,艺术品拍卖市场早已成为文化产业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和促进文化产业的发展与繁荣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作为一个特殊行业的艺术品拍卖虽有独特的商品性质,但同样也是受国家经济大环境变化和政策法律法规变化所影响。在2013年之前的几年可以说一直都是艺术品拍卖行业的连续火爆之年,但自2013年之后的这几年对于艺术品拍卖行业来说总体上都是不温不火,既看不到春天也没有所谓严寒的冬天。用句行业话来说就是:不会大起大落,好也不会好到哪去,差也不会差到触底。

据近期发布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为563.18
亿元,同比2017下滑了12.4%,(这里指的是艺术品拍卖市场而非整个艺术品行业)这也印证了近几年反复出现的稳中有升、升了又降的局面。

展望2019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估计能保持平稳就已经是得不错了,总的来说应该还会有所下滑。因为去年下半年的中美贸易战开打,制造和贸易放缓等恶果都会在今年释放出来,加上世界经济环境持续的不确定性焦虑,一直都与经济环境密切相关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也会必然受到影响。

但事情也都有两面,既是危机也是商机。在受宏观经济下滑和贸易战的影响下,将会促进部份投资不明朗的资金流入一些低风险的避险行业,而艺术品投资无疑也是最佳的选择之一。只要拍卖行业认真格守行业规则、构建诚信守法的经营体系,这也将是艺术品拍卖行业迎来的一个新的机遇,说不定又是一春天的来到!

地球现在全面都变暖还有什么春天?这种牛逼玩意本来就不会那么值钱更不用说一夜暴富
一向靠会员和圈子组织自导自演用高价假买卖有声有色虚张声势高空悬饼引鱼入翁
直到现在被网络共享所有的自导自演藏污纳垢戏剧性等等种种的黑暗全部曝光出来
全部的迹象互利全都被打回原形了” 专家不专 专了也是没走正路”
一件东西没有一致的权威机构认可 ” 还有的是道高一丈魔高一丈
现行最新技术造假横流混乱泛滥成灾………因此古玩现在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是好不了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