崧高维岳,骏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维申及甫,维周之翰。四国于蕃。四方于宣。

  荡荡天神,下民之辟。疾威老天爷,其命多辟。天生烝民,其命匪谌。虎头蛇尾,鲜克有终。

  亹亹申伯,王缵之事。于邑于谢,南国是式。王命召伯:“定申伯之宅;登是南邦,世执其功。”

  文王曰咨,咨汝殷商!曾是彊御,曾是掊克;曾是在位,曾是在服。天降滔德,女兴是力。

  王命申伯:“式是南邦!因是谢人,以作尔庸。”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田。”王命傅御:“迁其私人。”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而秉义类,彊御多怼。蜚言以对。寇攘式内。侯作侯祝,靡届靡究。

  申伯之功,召伯是营。有俶其城,寝庙既成。既成藐藐,王锡申伯:四牡蹻蹻,钩膺濯濯。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女炰烋于中华。敛怨以为德。不明尔德,时无背无侧。尔德不明,以无陪无卿。

  王遣申伯:路车乘马。“笔者图尔居,莫如南土。锡尔介圭,以作尔宝。往近王舅,南土是保!”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天不湎尔以酒,不义从式。既愆尔止。靡明靡晦。式号式呼。闻鸡起舞。

  申伯信迈,王饯于郿.申伯还南,谢于诚归。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疆。以峙其粻,式遄其行。”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如蜩如螗,如沸如羹。小大近丧,人尚乎由行。内奰于中夏族民共和国,覃及鬼方。

  申伯番番,既入于谢。徒御啴啴。周邦咸喜:戎有良翰!不显申伯,王之元舅,文武是宪。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匪上天不时,殷不用旧。虽无老中年人,尚有典刑。曾是莫听,大命以倾!

  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万邦,闻于四国。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其风肆好,以赠申伯。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人亦有言:颠沛之揭,枝叶未侵凌,本实先拨。引以为鉴,在夏后之世!

  [题解]

  [题解]

  申伯封于谢,周匡王大加表彰。尹吉甫写诗表示赞许,并为申伯送行。

  哀伤厉王无道,周室将亡。设为文王申斥殷纣之词,意在以史为鉴。

  [注释]

  [注释]

  1、崧(松sōng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山高大貌。峨眉山,五岳之后生可畏。《尔雅o释山》:“三清山为东岳,洛迦山为西岳,霍山(五台山卡塔尔国为南岳,终南山为北岳,九华山为中岳。”

  1、荡荡:《郑笺》:“荡荡,法度废坏之貌。”

  2、申:《郑笺》:“申,申侯也。甫,甫侯也。都以贤知入为周之桢干之臣。”

  2、辟:《毛传》:“辟,君也。”

  3、宣:垣(原yuán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郑笺》:“四国有难,则往扞(捍hàn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御之,为之蕃屏;四方恩典不至,则往宣畅之。”

  3、疾威:《集传》:“疾威,犹残忍也。”

  4、缵(纂zuǎn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世襲。《郑笺》:“亹亹(伟wěi卡塔尔,勉也。缵,继也。”《集传》:“使之继其祖先之事也。”

  4、命:本性,品质。

  5、谢:今山西桐柏县南。《正义》:“申伯先封于申,国内近谢;今命为州牧,故改邑于谢。”

  5、谌(陈chén):诚信。《集传》:“烝(蒸zhēng),众。谌,信也。”

  6、式:《集传》:“式,使诸侯认为法也。”

  6、咨(恣zī):《毛传》:“咨,嗟也。”

  7、登:《毛传》:“登,成也。”《郑笺》:“世世执其行政事务传子孙也。”

  7、彊:“强”的异体字。《毛传》:“彊御,强梁御善也。”
《集传》:“彊御,凶恶之臣也。”

  8、庸:《毛传》:“庸,城也。”

  8、掊(抔póu卡塔尔国克:聚敛,搜刮。《集传》:“掊克,聚敛之臣也。”

  9、彻:治,测定。《集传》:“彻,定其经界,正其赋税也。”

  9、曾是在位:《郑笺》:“女曾经担聘用是恶人,使之处位执职事也。”

  10、私人:《集传》:“私人,家人也。”

  10、泰山压顶不弯腰:《毛传》:“服,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政事也。”

  11、有俶:俞樾《群经平议》:“有俶,形容其厚也。”

  11、滔:《毛传》:“滔,慢。”
《郑笺》:“女群臣又相与而力为之,言竞于恶。”

  12、藐藐:《毛传》:“藐藐,美貌。”

  12、义类:善良之人。怼(对duì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埋怨。《集传》:“义,善。怼,怨。”

  13、蹻蹻(绝jué):《毛传》:“蹻蹻,壮貌。”

  13、寇攘式内:吴闿(凯kǎi卡塔尔国生《诗义会通》:“或采浮言以中伤贤人。……如此则寇贼生乎内。”

  14、钩膺:套在马胸部前面和颈上的带饰。《毛传》:“濯濯(拙zhuó卡塔尔,光明也。”

  14、作、祝:《毛传》:“作、祝,诅也。届,极。究,穷也。”

  15、莫如南土:《正义》:“因告之曰:作者谋度汝之所居,无如谢邑之最善。”

  15、炰烋(袍萧páoxiāo):即“咆哮”。《文选o魏都赋》注引作“咆哮”。

  16、近(记jì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表语气,犹“矣”。
《郑笺》:“近,辞也。声如彼记之子之记。”

  16、敛怨:《集传》:“多为可怨之事,而反自以为德也。”

  17、迈:《郑笺》:“迈,往也。”

  17、无侧:《毛传》:“背无臣,侧无人也。”

  18、谢于诚归:《郑笺》:“谢于诚归,诚归属谢。”

  18、无卿:《毛传》:“无陪贰也,无卿士也。”

  19、峙(制zhì):贮备。粻(张zhāng)、遄(穿chuān):粮食。《集传》:“峙,积。粻,粮。遄,速也。”

  19、湎(免miǎn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沉迷。《说文o水部》:“湎,湛于酒也。”

  20、番番(播bō):《毛传》:“番番,勇武貌。”

  20、不义从式:《毛传》:“义,宜也。” 《郑笺》:“式,法也。”

  21、啴啴(滩tān):《毛传》:“啴啴,喜乐也。”

  21、愆(前qián卡塔尔国:《郑笺》:“愆,过也。”
《诗缉》:“尔之风姿既自取衍过,又无明无晦,而饮酒不息,叫号喧呼,使昼作夜,荒乱甚矣。”

  22、周:《郑笺》:“周,遍也。”

  22、蜩(条tiáo)、螗(唐táng):《集传》:“蜩、螗,皆蝉也。”

  23、元舅:《传疏》:“元舅,大舅也。宪,法也。文武是宪,言申伯既有文德,又有胜绩,足为法于天下也。”

  23、小大近丧:《集传》:“小者大者几于丧亡矣,尚且由此而行,不知变也。”

  24、揉:顺,使顺服。《郑笺》:“揉,顺也。”

  24、奰(必bì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发怒。《毛传》:“不醉而怒曰奰.”

  25、诵:胡承珙(巩gǒng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后笺》:“此章言诵,又言诗,又言风,三者有别,诵者可歌之名。……诗则其本篇之词,风则其词中之意。”

  25、覃(潭tán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延伸。《集传》:“覃,延也。鬼方,远夷之国也。”

  [参照译文]

  26、典刑:《郑笺》:“犹有常事故法可案用也。”

  衡山硬汉是中岳,巍峨耸立入云层。中岳武夷山降神灵,申伯甫侯叁位生。是那申伯和甫侯,周家栋梁最盛名,保卫四方封国,宣扬教诲天下宁。

  27、颠沛之揭:《集传》:“颠沛,仆拔也。揭,本根蹶起之貌。”

  申伯做事最勤敏,周王委他继重任。建设城市在谢地,南国奉他作规范。周王命令召伯虎,去为申伯建新城。建产生国家在南部,天荒地老掌国政。

  28、拔:《郑笺》:“拔,犹绝也。”

  周王下令给申伯,要为南国做表率。依据谢地普通百姓,新的城郭快建筑。周王又命召伯虎,去为申伯治田土。王命里正和侍御,家臣迁去一齐住。

  [参考译文]

  申伯迁谢大工程,召伯奉命来经营。城阙高大又方便,宗庙寝殿都建形成。寝庙已成多优良,王对申伯行赐赏。四匹马儿多豪壮,胸的前面带饰闪金光。

  苍天败法乱纷纭,却是天下百姓君。老天爷行为太残酷,政令邪僻真烦人。天神生下众百姓,他的一声令下离谱赖。大家开端都对的,比少之甚少能有好结果。

  王送申伯去谢城,路车四马真美好。留心思虑你住处,天下莫比南土墙。赐你大圭尺二长,作为国宝永收藏。我的舅舅放心去,确认保障南方万里疆。

  文王长叹开口说:叹你殷商殷受德辛。如此残暴太强梁,如此聚敛乱贪污。如此居官在高位,如此执政太荒谬。天生这么些傲岸人,你们助他兴风波。

  申伯决定要起身,王在郿地来饯行。申伯要回南方去,决心回去住谢城。天皇命令召伯虎,申伯疆土要划清。路上干粮准备好,日夜兼程马不停。

  文王长叹开口说:叹你殷商殷殷辛。任用忠贞善良士,强暴之徒多怨望。飞短流长相继来,寇盗抢夺生内堂。小人每一日诅咒你,用之不竭遭不幸。

  申伯勇武貌堂堂,已进谢邑那地点。随从战士喜洋洋。全国全体公民都喜爱,你是国家好栋梁。申伯高尚显荣光,周王舅父不平日,文德武术作轨范。

  文王长叹开口说:叹你殷商殷子受德。你在国中乱咆哮,啧有烦言仍逞强。不明本身品德坏,前后左右无贤良。你的品性不精通,未有辅佐无卿相。

  申伯具备好道德,温和仁爱又正直。慰劳诸侯服万国,天下四方传美名。吉甫作了那首诗,篇幅宏大语言精。它的意思非常好,赠给申伯表欢乐。

  文王长叹开口说:叹你殷商殷子受德。老天爷叫你别无节制地喝酒,进而效法不应该。仪容举止反常态,白天黑夜贪酒浆。大喝一声瞎嚷嚷,日夜颠倒太荒谬。

  文王长叹开口说:叹你殷商殷商纣王。人言啧啧如蝉噪,又似热水和滚汤。一资半级快消亡,大家还是老主持。国内肉眼凡胎都气愤,怒火延伸到国外。

  文王长叹开口说:叹你殷商殷商纣王。不是上天不善良。殷商不用旧条例,尽管还没老中年人,尚有成法作表率。那个你都不肯听,国家将灭命将亡。

  文王长叹开口说:叹你殷商殷帝辛。古代人早已那样讲:树木倒下根朝上,枝叶未有受杀害,根儿断绝已遭殃。殷商借鉴不太远,用脑筋想夏桀如何亡。

相关文章